《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9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尤春梅提出了疑问:“工作还能有完?当完局长,想当县长,还想当市长,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妈,我现在干的可是公丨安丨工作,有一定的危险性。”楚天齐抛出了一个并不想说的理由。
  “我们想过这点,那你就调到别的部门,领导也不能不让你娶媳妇呀。”尤春梅道,“再说了,县里那么多公丨安丨局的人不是都聚媳妇生孩子了?也没听说谁打光棍。送你来的那个小伙子,孩子可都好几岁了。”
  母亲今天那像是农村家庭妇女,分明就是纪检人员,把自己所有编瞎话的路全给封堵了。自己还有什么可说?可父母要自己成家的要求,自己又如何能实现?自己可是和李卫民有约定,自己也一直等着宁俊琦的。当然,这也没必要说了,说了父母也不信,还得多解释一番。
  “天齐,你也三十岁了。俗话说成家立业,你现在已经事业有成,最该做的就是成家。”父亲楚玉良终于说了话,“你弟弟也老大不小了,你快点成家,他也好找个媳妇。”

  楚礼瑞在一旁接了茬:“爸,我不着急。”
  楚天齐也说:“弟弟要有合适的,可以先成家,不用等我。”
  “那成何体统?哪有哥哥不结婚,弟弟先成家的?”楚玉良直接予以了否决。
  自己不结婚,还会影响到弟弟成家,这可怎么办?那也不能违背承诺,不能违背自己的内心吧?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弟弟先成家呢?楚天齐不禁动起了心思。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这电话来的太及时了,楚天齐长嘘一口气,拿出了手机。
  电话是曲刚来的,问楚天齐到家没有,楚天齐告诉对方,已经平安到达。本来答应对方一到家就去电话,结果被父母这么一通“审问”,把这事也忘了。
  接下来,楚天齐又和何佼佼、高强、厉剑等人通了话,告诉自己平安到达的消息。对于楚天齐不收自己的“心意”,何佼佼一直不痛快,现在又借机数落了楚天齐一番。旁边有家人在场,楚天齐不好说别的,只得不时“嗯”、“啊”的应付着对方。侥是这样,还引来母亲关注的目光,不时审视着自己。
  刚挂断手机,一个声音传了进来:“楚党组,你可回来了,大哥大嫂早就盼上了,我们也想你呀。”话到人到,柳大年走了进来。
  第一次被称“楚党组”,楚天齐很不习惯。但他知道,柳大年别看只是个村书记,但却特别讲究这些称呼,知道称呼别人最大的那个官衔。于是,他没有纠正对方的用词,而是热情的请对方就座,并上了一支烟。
  看到副处级领导给自己点烟,柳大年激动的手都有些抖,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一个劲的夸楚天齐,给楚家人说着拜年话。
  楚天齐平时挺烦柳大年这一套,但今天却不觉得,有这么一个话唠在,正好替自己解围。
  看到有人来家里,楚礼瑞打了声招呼,出去找人玩牌去了。
  柳大年今天特别兴奋,借古喻今,引经据典,把楚天齐简直捧上了天。直到夜里九点多,他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等到柳大年一走,楚天齐借故“瞌睡”,便上床躺下了。

  父亲没说什么,已经去东屋,准备休息了。弟弟楚礼瑞出去玩,到现在还没回来。
  母亲尤春梅没有立刻回到东屋,而是坐在炕沿边,唠叨起来:“狗儿,妈知道,你们现在都有自己的想法,讲究结婚自由、恋爱自由。可是不管怎么自由,总得成家,总得传宗接代不是?要不人都断根了。和你一块小学念书的柱子、二蛋,现在孩子都上好几年级了。你和宁姑娘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妈不知道,也不管你们谁对谁错,不过你俩肯定是发生了问题,这总没错吧?
  强扭的瓜不甜,宁姑娘不行了,就找别的姑娘。你刚才接电话,有个佼佼是吧?听她叫你师兄,那就是同学了。同学好,一块念书,知根知底。她是哪的?家里是做什么的?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咱不挑拣人家家庭,只要姑娘好,对你好就行……”
  听着母亲乱点鸳鸯谱,楚天齐很是无语,只能假装已经睡着。
  忽然,一只干瘦的手掌抚在鬓角,轻轻摸娑着,儿时的温暖瞬时涌上心头。顿时,楚天齐对唠叨的排斥荡然无存,感受到的只是母亲的爱,和浓浓的幸福。很快,他便真正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楚天齐醒了。

  昨晚躺下较早,睡着的也很快,除了弟弟回来时短暂醒过一次外,一直睡的非常踏实。尽管天还不亮,但楚天齐感觉精力充沛,便起来了。
  在西屋炕上睡觉的,就是楚天齐哥俩。昨晚弟弟楚礼瑞回来的时候,好像已经后半夜了,现在睡的正香,呼噜打的也震天响。
  楚天齐没有惊动弟弟,而是穿戴完毕后,直接走出家门,到了后山上。
  树林还是那片树林,但空地已不是那块空地。尽管现在是冬季,但原来那片练功空地上已经满布荒草,显见没人经常来这里,夏季也必是草木茂盛,和其它处空地并无差别。
  本来想在儿时的记忆之所练上一通,但看到眼前的情形,也就没了练武的兴致,便只是在这里闭目调息一番,希望找找以前的感觉。但试着找了找,还是没有那种感觉,只好改为在树林周围转了转,还上到了旁边的小山包。
  野外积雪很厚,小路上也不时出现积雪化成的冰,不太好走,不过这难不倒身手矫健的楚天齐。侥是这样,但还是比平时费力,上到山顶的时候,他身上也感觉热乎乎的,似乎还微微带汗了。

  天光大亮的时候,楚天齐从后山下来,沿途遇到个别乡亲,他也急忙与对方寒暄,及时敬上一支香烟。
  回到家中,父母已经起床,父亲在打扫院子,母亲开始做饭了。楚天齐赶忙和父亲一起收拾院子,并且又劈了一些过年生旺火用的木柴。
  早上九点多的时候,吃完了早饭,母亲收拾餐具、洗锅,楚家爷仨开始享受饭后一支烟。
  一支烟还没抽完,家里来客人了,来的是青牛峪乡乡长陆勇,还有常务副乡长郝晓燕。另有一个不认识的小伙子,应该是乡长的专车司机。
  有客人到来,爷仨赶快从炕上下来。
  楚天齐急忙迎上了手提礼品的陆勇,与对方握手,并与郝晓燕、小伙子打招呼。
  郝晓燕和小伙子还在继续往屋子里拿东西,陆勇则对楚家人挨个问候了一遍,言称是给大叔全家拜年。
  楚天齐把陆勇让到椅子上,递过香烟。看着地上堆着的礼盒、包装袋,对陆勇道:“来就来吧,怎么拿这么多东西?太多了,一会儿再多拿回点。”
  陆勇挡开对方递来的已经打着的火机,自己点着香烟,说道:“楚党组,哪有送出东西再带回的道理?这些东西不值钱,都是家里一些日常用品。再说了,这是看望大叔、大娘的,我做为晚辈孝敬长辈是应该的。”

  楚玉良接了话:“陆乡长,你平时就没少照顾,现在又拿这么多东西,太客气了。”
  日期:2017-06-10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