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9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用了吧,后备箱那些东西都是你的,有用的,有吃的,还有穿的。”雷鹏说着话,发动了汽车。
  “都是你买的,多少钱?”楚天齐可是见了,刚才后备箱全是满的,自己带回的东西只得放到了后排座椅上。
  “提钱就俗了,咱俩谁跟谁?”雷鹏左手打方向,右手挥了挥,“再说了,你现在可是大官,以后前途更是不可限量,现在要是不巴结的话,恐怕以后就没机会了。当然了,这些东西你也未必看不上,不过也是我这个下属的一片心意。”
  “去你的吧,不寒碜我是不是不舒服?”楚天齐不再提钱的事,因为以前雷鹏家庭条件好,对自己就大方,自己要是太矫情的话,反而伤了哥们感情。但他已经决定,年后的时候,给雷鹏家多送点东西,也给他闺女塞点压岁钱。
  雷鹏脚下一踩油门,问道:“怎么样?”

  楚天齐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见对方一个劲的拍方向盘,这才注意到,对方换车了。便以一种羡慕的口吻道:“雷局就是厉害,新车就是好。香车有了,局里就没给你配个美女?”
  “有,有,配了好几个,我还给你留一个呢。”雷鹏“哈哈”大笑,猛的一踩油门,“坐好了。”
  汽车猛的一加速,楚天齐没注意,向前一栽歪,差点磕到玻璃上。
  “你这家伙,注意点。”说着话,楚天齐抓住了车窗顶部的把手。
  说笑间,不知不觉进了柳林堡,到了家门口。
  听到汽车声音的母亲和弟弟,都迎了出来。
  等到卸完车上的货,雷鹏婉拒了楚家人的热情挽留,开车走了。
  进得屋去,见到父亲,一家人自是其乐融融,亲情浓厚。

  见儿子坐下,母亲笑咪*咪的坐到了儿子身旁。
  看到母亲的表情,楚天齐知道母亲要问什么,忙道:“饿死了,饿死了。”
  父亲楚玉良看着母亲尤春梅道:“先开饭,吃完再问不迟。”
  啊?楚天齐心中暗道:看来二老已经达成共识,非得让自己有个交待了。可自己怎么说呀,他不由得就是一阵忐忑。
  该来的总要来。
  吃过饭后,撤下碗筷,父母把楚天齐围堵在了坑上。连弟弟楚礼瑞也笑嘻嘻的,和父母一起坐到了炕沿边。
  楚天齐本想以“方便”为由溜之大吉,可却被父亲明确警告“快去快回,有事谈”。既然已经点明“有事谈”,楚天齐自然不能再走了,干脆就没有去“方便”。
  母亲尤春梅扫了众人一圈,俨然会议主持人的口吻说了话:“今个儿大伙都在,狗儿你就说说自己的婚姻大事。什么时候成家?和谁成家?女孩儿现在在哪?和宁姑娘到底行不行了?”
  听这语气,看这架势,显然是早有准备,提前打下了腹稿,很可能已经开过了不止一次的统一意见会。问的这么直接,躲是躲不开了,楚天齐只能硬着头皮抛出了假话:“我和俊琦商量过了,现在我俩岁数还不算大,工作也都正好到了节骨眼上,忙过一头半年再结婚。”
  “过个一半年?”尤春梅反问。
  楚天齐点点头:“嗯。”
  “那两人离着上千里,该怎么结呀,婚后怎么生活?”尤春梅又抛出了疑问。

  楚天齐接着编:“到时我就调回来了,应该也是在沃原市工作,或者是她和我到许源县来。根据工作地点,再考虑……”
  尤春梅打断了楚天齐:“狗儿,我和你爸心里不踏实。要不这么的,你现在就给宁姑娘打电话,只要她跟我们说出一个具体的结婚时间,我们就信,也就不催你了。”
  “那……那不太好吧?还是我私下问她,更……更好一些。”楚天齐支吾着。
  “怪不得人们都说当官的能说瞎话,连我家狗儿都学会了,还是跟爹妈说瞎话。”尤春梅面色一沉,“怕是她根本不会给这个承诺,也许连你电话都不接吧?”
  楚天齐硬着头皮道:“妈,她……你……怎么这么说?”

  “狗儿,妈是农村妇女不假,更没见过世面,可妈不傻,你俩好不好我还能看出来。”尤春梅说的很自信,“宁姑娘调走一年多了,在调走前就没来过我家,调走的时候也没来,这一年多连个电话也没有。这不正常,太不正常。宁姑娘是个好女孩,是个懂事的姑娘,要不是你俩吹了,他指定会来电话,肯定还会抽空来看我们。”说到这里,尤春梅停下来,看着面前的大儿子。
  “妈,怎么会?”楚天齐打着马虎眼,“她那不是忙吗?”
  “还不说实话?我给她打过电话,根本就打不通。”尤春梅道,“后来我就去乡里打听,正好碰到那个新的女书记,她说你们俩吹了,说宁姑娘嫌咱是农村人,甩了你。”
  新女书记?那不是王晓英吗?楚天齐想到那个娘们,马上道:“妈,那个女的不是好人,和我合不来,她的话能信?”
  “我看出来了,那个女的真不咋地,说话根本靠不上。”说到这里,尤春梅话题一转,“不过,她说的你俩吹了这事,我信。后来我还到了县里开发区,那个冯乡长也说你俩吹了。”

  你看我妈碰到的都是什么人?一个王晓英,一个冯俊飞,都和自己不对眼,他们能说自己什么好话?可关于自己和宁俊琦的关系,自己又没有能反驳的理由。楚天齐只好低下头,不再说话。
  “狗儿,后来有个要主任还请我和你弟吃了饭,看样子和你关系不错。他没少说你的好话,也说乡里那个新的女书记和冯乡长跟你不对付。他说的话,挺受听,我相信。”尤春梅接着话题一转,“不过,在说到你和宁姑娘的关系时,他也说话支支吾吾的,又说他不太清楚。”
  这倒好,母亲就像组织部人员一样,早搞了一系列的外调,找不同的人群了解了这件事。自己还怎么抵赖?既然无话可说,那就不说好了。楚天齐便继续低头不语。
  看着哥哥的窘相,楚礼瑞在一旁不停的偷笑。
  “狗儿,现在都讲究自由恋爱,我和你爸也不限制你的婚姻自由,更不会包办。你和宁姑娘现在这样,肯定也有不得以的苦衷,我们都理解。如果你们俩真能好,能结婚生孩子,我和你爸双手赞成,我也确实喜欢那个姑娘。可现在这种情况,哎。”停了一下,尤春梅又说,“你也老大不小,该成家了。你现在有没有处新对象,处到什么样了,姑娘是哪的,说过什么时候结婚没?”
  感受到父母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就这样一直闷着,显然也不像话。楚天齐只得说道:“我现在还不大,我的好多同事都没结婚呢。再说了,我刚到许源县,基础不牢,还是先把工作干好,站稳脚跟再成家也不迟。”
  日期:2017-06-10 07: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