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9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还是那七次假警后,没有再发生类似的事,否则他也不能离开。楚天齐也表示要留下值班,但遭到了班子成员的一致反对。
  尤其曲刚更是说:“你尽管家人团聚、欢度春节,这里有我们呢,否则也显得我们太无能了。”
  既然同志们都这么说了,楚天齐也只得做罢。当然,他这也就是一个态度,以现在情形看,是不需要他留下的。
  本来赵伯祥和曲刚都让楚天齐带车回去,但考虑到上千公里的路程,不但要花费不少油钱和过路费,而且太费事。楚天齐也觉得张扬,还是坐火车和公共汽车省心。见楚天齐坚持不带车,众人便顺了局长的意。
  做为一局之长,自有下属要表示一点“心意”。但楚天齐除了只收自己学生高强一盒茶叶外,谁的“心意”也不收。当然,在分年货时,曲刚还是把单位“富余”的一份也给局长带上了。
  楚天齐是二十九日凌晨一点钟的火车,是由曲刚开车送的站。司机厉剑已经在楚天齐要求下,提前两天离开了。
  进站时,曲刚还是把另一份“心意”拿了出来,是一塑料壶十斤的白酒和一对钢球。白酒是定野市当地产的,售价是一斤十三块钱,钢球也是定野市的特产,两项合计二百多块钱。
  曲刚说这是送给叔叔的,也就是楚天齐的父亲。让叔叔用散白酒泡药材喝,让叔叔用手转那对钢球,舒筋活血、锻炼身体。
  对方把话说到这份上,楚天齐要是再推辞的话,就太矫情了。于是他谢过对方后,代父亲收下了这份“心意”。

  公丨安丨局人还是有特权,曲刚没用经过任何盘查,就把楚天齐直接送上了火车,帮着把物品全部放到行李架上,才下去。两人互道“过年好”后,列车启动了。
  这次的车票,是由杨天明经办的,是一张下铺的卧铺票,躺在上面要比坐票或上铺票舒服的多。连日劳累,现在躺到回乡舒服的卧铺上,楚天齐心情放松,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楚天齐醒来的时候,车窗外面天际已经发白,手表显示时间是早上六点多。坐起来,拉开窗帘,楚天齐看到了远处广告牌上的字,他知道,已经进入沃原市境了。
  这几天楚天齐一直惦记着回家的事,就在凌晨登上列车的时候,他的回乡之情还是非常急切。现在已经到了沃原市地界,他的那颗因回乡而急切的心,才踏实下来。虽然离自己的家还有很远,但到了沃原市境内,他就有了家乡的感觉,就觉得离真正的家越来越近,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心情踏实过后,楚天齐又忐忑起来,因为离许源县越来越远而忐忑。
  现在离过年只有三天,希望许源县能平安无事,也乞望会平安无事。前几天发生的几件事,虽然有凶险也令人担忧不已,但那时自己在局里,可以亲自指挥整个处置过程,也可以亲临现场。而如果在自己回家期间发生事情,那么他就会感觉鞭长莫及,其实他现在身在列车上,已经有这种感觉了。

  这几天接连*发生事情,让楚天齐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预感对方可能会趁自己离岗期间,再次生事,可能会在节日期间制造紧张与恐慌。虽然县里、局里都做了应急措施,好多处突方案也进行了实际演练,但楚天齐还是不希望有突发事件发生,也希望自己的预感不准。
  可越是担心什么,越是想放下什么,反而越放不下,心中不免更加忐忑。楚天齐明白,他这是为对手做事不择手段而担忧,也是实在放心不下。他并不是对班子成员不放心,不放心他们不能应对突发状况。但他又确实不放心,因为这一段已经有好几件事让他想不通,让他不得不敏感,不得不生疑。
  将近九点的时候,楚天齐到了沃原市火车站。
  没有在火车站耽搁时间,楚天齐直接打车到了汽车站。买上十点钟发往玉赤县的车票后,才到小吃店匆匆吃了点饭,然后正好检票上车。

  十点钟的时候,班车准点出了车站。可又从车站折返到城里,一边慢慢腾腾的走走停停,一边往车上继续收罗着人。直到多半个小时后,班车终于装满了,连过道上都站了人,这才挪向了城边。
  到了城边,售票员已经关上半开的窗户,也停止“上车,走了”这样的喊叫,车速也提了上来。楚天齐知道,班车真正准备上路了。向车外一瞥,准备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一辆小轿车进入视线。
  迎面开来的是一辆黑色奥迪汽车,车牌号码是那样的醒目:00001。再看数字前面的字母,没错,正是沃原市市委书记的专车。看到这辆车,楚天齐立刻想到了车的主人,不禁暗道:李卫民在上面吗?
  不由得向车窗外望去,此时小轿车已经到了班车侧面,只能看到小轿车车顶,还有车后座一个疑似女孩的侧脸。正待细看,汽车早已绝尘而去,留给楚天齐的是,挂着同样车牌号的汽车尾部,很快汽车就变成了黑点。

  收回目光,楚天齐不禁疑惑:后排是坐着女孩吗?女孩是谁?是她吗?想到那三个字,他不禁心头一阵“扑通”,那可是一年多没见的人了。
  曾几何时,楚天齐梦想着见过对方的父母,挑明两人的关系,接受对方父母“同意”的祝福或事实“反对”的沉默。如果进展顺利的话,现在恐怕她都该挺着大肚子,也许用不了几个月,自己就该做父亲了。
  假设就是假设,不是事实。事实是,她按她父亲的要求,再见面时抛出了“分手”两字,之后便被调离了玉赤县。自己也被交流到了千里之外,到了定野市许源县。虽然后来自己见到了李卫民,李卫民也当面提出了和她再见面的条件,但不知那是李卫民的真心话,还只是借时间消磨两人感情的手段。
  班车轻轻一阵颠簸,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注意到周围坐着的人,还有车窗外一排排倒去的杨树,他意识到自己现在应该多想想回家的事了。
  想到“家”这个字眼,他想到了父母,也知道父母必然要问起和她的关系,这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自己又该如何回答呢?只能撒谎了。
  “哎”,轻叹一声,楚天齐不由得又忐忑起来。
  公共汽车到玉赤县的时候,已经将近下午四点,雷鹏早已开车等在车站门口了。
  汽车停下,雷鹏迎上前去,接过楚天齐的东西,放到汽车上,楚天齐也跟着上了车。

  雷鹏笑着道:“哥们,你这副处级大局长当着,竟然背着大包小裹,又是倒火车,又是坐公共汽车的。知道的是你假装低调,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穷的加不起汽油,或是混的太寒酸呢。”
  “想寒碜人就明说,绕这么大弯干嘛?”楚天齐满不在乎,“对了,跟我再去采购点年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