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3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处是太行山的东北方向,继续往东北方走,下山肯定能更快一些,但这里的山路我不熟悉,贸然逃窜很有可能迷路,进山之时,我走的就是完全相反的西南方,此时我重新从那里下山才更为妥当。另一方面,燕南天可是刚刚离开这里,说不定会在前方等我,到时候被他贸然偷袭,我根本没有任何再逃命的机会。
  最后还有个原因,尸阴宗的人正是从这个方向来的,所谓“灯下黑”。越往这边走,他们才越可能发现不了,即便是发现了,到时候我也能推说自己是匆匆逃回宗门,继续冒充魏三鹏。
  此外,在前行的过程中,我还特意用那墨绿能量,将我天脉内的几个穴窍都遮掩起来,尽量不让自己的道炁波动显露出去,以此来躲避尸阴宗之人。

  做了万全准备后,我背上我父亲的尸体,用最快速度往选定的方向奔逃,与此同时,我还把瞳瞳也叫了出来人,让她背上我母亲的尸身,一路跟在我后面。
  也不知是选的方向问题,还是那墨绿能量将我的气息完全掩盖了下去,一路狂奔到尸阴宗西南方向的时候,依然没有任何尸阴宗的人找到我。
  饶是如此,我也不敢有丝毫懈怠,一刻也不停,直接从西南方向,匆匆下了山。
  来时的道路我记得清楚,下山之后不需要多久。就到了平定县境内的古长城关隘娘子关,那里不算太出名,但至少也是个景区,附近的人多车多,只要到了那里,就算是正式脱身了。
  事实上,我的运气比我想象的还好,才下了山没多久,我就遇到了一辆运货的那种中型货车,我站在路边伸手拦车,那司机估计是看到了我背上背着的人,根本就不停,想直接冲过去。
  但此时此刻,我哪里还顾忌那么多,抬手就是一道烈阳符丢到那驾驶室内,一瞬间,那中年司机身上直接冒出了火光,然后他在一身尖叫之后,匆忙的停住了车。
  我走上前,硬生生的把后面的车舱门扯开,把里面装着的货物扔了出去,腾出一大片空间,把我父母的尸身装好之后,这才回到驾驶舱内,用一张聚阴符,化解了先前的烈阳符,弄熄了司机身上的火焰。
  刚才用符箓的时候,我手里还是有分寸的,虽然烧毁了司机的衣服,连带着也让他表皮受了些伤,但伤患处很轻微。
  饶是如此,那中年司机依然吓的脸色发白,看我坐到驾驶室之后,更是吓的全身都哆嗦了起来,颤悠悠的对我哀求,求我不要取他性命。
  我没说话。而是拿出一沓钱丢给他,然后跟你说了个地址,让他带我过去。
  司机此时当然没有拒绝的勇气,二话不说,直接就朝着我说的地方去了。

  这一下足足行驶了有三个小时时间,从平定县直接开到了我家所在的小县城里。我才放过了司机,下车将我父母尸身取下来之后,放他回去了。
  走的时候,那司机的情绪倒是调整了过来,也没那么害怕了,反而还不断询问我之前用的符箓究竟是怎么回事。一脸的崇拜模样。
  我自是没有搭理,在县城了找了个棺材铺,给我父母做好了棺材,然后重新找了个车,很快带着父母尸体赶回了家里。
  那天的事情之后,我家就已经成了一片废墟,所以我根本就没往那废墟里去,而是带着我父母,直接到了家里的祖坟。
  家被毁了,祖坟倒还是先前的模样,只能感谢陆振阳报复我的时候,并没有想到祖坟这一茬。
  我去附近的人家顺了两件挖土的工具,然后亲自动手,在我爷爷的坟钱,挖出来了一个夫妻合葬坟,把我父母葬了进去。

  虽然我是风水师,这些年不同的风水看了许多,但回归到自己身上,却觉得一切皆有命数在,跟风水比起来,回到祖坟中,或许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封土之后,我在附近摆了几个小型的守护阵法,保证这里不会让人轻易挖到。
  做完这件事之后,我甚至连墓碑都没有树。
  接下来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无法守护在这里,而经历过早先的劫难之后,在这个村子里,我甚至连亲戚也没有了,若是那周老赖家,或者王泽坤等人再心生报复,很难想象祖坟会不会出问题,所以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当然,事情的根源还在陆家那里,有陆家这座大山压在头上,现在的我,只能苟且偷生,很多事情也只能容忍。

  在父母的坟前坐了一整夜,我没流泪也没说话,只是静静的陪着他们,直到第二天一早,我起身离开。直接买了南下的车票,再度往深圳去了。
  找陆家报仇之类的事情太过遥远,短时间内,我需要做的,还是慢慢提升实力,准备进阶识曜境界。
  还是那句话,修行离不开凡俗世界中金钱的支持,深圳那里我已经有了一些根基在,回到那里,对目前的我来说是最合适了。
  更何况,对玄学会来说,此时我依然还是深圳玄学分会的人。

  识曜境界的提升。虽然不需要真龙脉这么复杂,但绝对也不是简单的事,单单是一个曜石,我都还不知道从哪里寻找。
  思来想去,最终怕还是要跟玄学会前牵连上关系。所以,回到深圳也是一件无法选择的事情。
  一路南下,到车站接我的人还是王永军的司机王坤,甫一见面,一番嘘寒问暖之后,他告诉我说,杨开臣这几天正在四处找我,估计是有什么事情。
  这段时间一路艰险。早先被养鬼派太上长老追杀的时候,我手机就丢掉了,跟深圳这边也失去了联系,这是又出什么事了?
  毕竟有一份情谊在,我心里也不敢怠慢,立刻就借了王坤的电话,给杨开臣打了过去。
  电话刚一接通,杨开臣立刻问我说,“周易,上次养鬼派那个梁开雄是不是你用魁首法器杀的?”
  怎么忽然问起这个问题了?我沉默了一下,才点头道,“是我干的。”
  电话那头的杨开臣倒吸一口冷气,“居然真的是你……那些香港人说的时候。我还不信,你这是何必呢?他父亲可是个天师啊,你你你……”
  我也是忍不住一脸苦笑,当时谁知道他是天师的儿子啊,等知道的时候,木已成舟,为时已晚了。不过话说回来,那梁开雄擅杀数人,手中又有李英的魂魄,实在死有余辜。

  苦笑一番之后。我才听出来杨开臣话里的意思,皱眉问道,“什么香港人?有人找过来了吗?”
  杨开臣这才告诉我说,上个月的时候,香港养鬼派的一个长老,带了南洋道派的十数人,兴师动众的来到深圳分会,说我杀了梁开雄,让深圳分会交人,弄得深圳分会一团鸡毛。
  我心里有些奇怪,梁天心都已经来找过我了,怎么养鬼派的人又来深圳分会这里找?
  问了杨开臣后,他也是一头雾水,疑惑的说,“是啊,按理来说,梁天心肯定要来找你麻烦的,不过我听那些香港人好像隐约抱怨过,这事梁天心好像放任不管。”
  我大概明白了,梁天心是天师境界的太上长老,平时跟下面人多半也没什么接触,找过我之后,并没有对下面人特别交代,这才导致下面人以为梁天心放手不管,然后组团来找我麻烦了。
  我又问杨开臣,“那些香港人呢?现在走没有?还有深圳分会怎么处理这件事的?”

  杨开臣道,“那些香港人还没走,留在这里,说一定要讨个说法。咱们分会起先跟总部报告过这件事,但总部那边也很奇怪,不说追究你的责任,也不派人来调查,只是让咱们分会自己处理,把徐会长气的够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