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9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可能认为,这样就可以让我们首尾难顾,就可以混淆视听。但我要说,他们太天真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是至理名言,也是不争的事实。而且他们出手越频繁,露出的马脚越多,我们早晚会抓住他们的狐狸尾巴,会给他们迎头一击。他们这么做,最终目的就是想让我们顾此失彼,想以此来逃脱我们的打击。
  我要说,我们不会被他们的伎俩所左右,而且我们会加大对现有案件的侦办力度,会加紧对他们的打击。这就需要同志们,继续发扬不怕苦累、不怕流血、不怕牺牲、连续作战的精神,早日打掉这些毒瘤,早日把不法分子捉拿归案。不妨向大家透露一点,我们已经发现了对手的一些蛛丝马迹,我们不希望他们制造混乱,但却不怕他们多出手。
  同志们,这七次报警被证实为假警,这既是他们的挑衅、试探,也不排除他们想要以虚掩实、麻痹我们。但我们一定要提高警惕、严阵以待,防止对手出其不意、突施袭击。春节马上就要到来,我们一定要保证全县人民过一个安定、祥和的节日。”
  会议结束后,楚天齐直接回到了办公室。

  坐到椅子上,楚天齐的脑海里还是这几次假警的事。
  从一月十一日晚上遇袭事件后,楚天齐一直都在加倍小心,防止对手针对自己以及身边的人出手,当然也在关注群体*事件。从那之后,一连十来天都平安无事,但楚天齐心中的那根警惕之弦一直绷着。
  发生“假丨炸丨弹”这件事的时候,楚天齐还不确定是否是对手的报复手段之一。等到“投毒”、“坏人进幼儿园”、“女学生失踪”、“*”等假警相继发生后,楚天齐已经肯定,这绝对是报复。这些报复,应该是和夜袭事件是一脉相承的,应该是对方换了报复方式,也可能是要玩声东击西。
  只是这几天,楚天齐一直纳闷,纳闷为什么中间消停了十来天,现在又突然出手?这中间到底有什么联系,又有什么疑点呢?

  忽然,楚天齐想到了两件事,那就是曲刚被评为市局和县里先进的事。这两件事肯定有人动了手脚,但究竟是曲刚背后的人在帮他,还是他的对手在以此整他呢?这一直是楚天齐在思考的。可这两件事又夹杂在夜袭和假警中间,这会不会有某种联系呢?还是这本来只是巧合?
  正自费神,传来敲门声。
  得到允许后,曲刚走了进来。他看了看屋内没有旁人,便直接坐到椅子上,道:“局长,真的发现对手蛛丝马迹了?”
  楚天齐一笑:“老曲,我和你直接说过吗?案子一直由你掌控着,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曲刚微微一楞,然后恍然大悟:“故布疑阵,敲山震虎。”
  楚天齐笑而不答。
  曲刚又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太多了,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怎么说?”楚天齐反问。
  “十一号有人对你下手,袭击未遂。刚过十来天,就接连*发生了这些报假警的事,这中间绝对有联系。”停顿一下,曲刚迟疑着说,“两次给我先进,会不会也和这中间有联系,会不会在给你我之间制造矛盾,他或他们好趁机出手?”

  对方提的这些问题,也是楚天齐疑惑的,但现在经对方这么一问,楚天齐反而不好回答了,而且他也确实没有准确答案。于是,他不置可否,却笑着道:“具体说说。”
  曲刚点点头:“好的。我是这么认为的……”
  在一处隐蔽所在,一个短发、长方脸的男人坐在石凳上,他面前站着一个胖子男人。
  尽管现场温度很低,但胖子额头却布满了汗珠,连脖子上也满是汗液。
  长方脸男人眯着双眼,咬牙道:“这么说,还没调查出来?”
  “没有。”胖子摇摇头,胆怵的回答,“从那事发生以后,我就按您的吩咐去查,可我们的弟兄都说没干过这些事。有几个稍微带嫌疑的人,我已经把他们调了回来,甚至都动用了‘家法’,可他们一口咬定绝不是他们干的。我也觉得不可能,他们肯定不敢背着您干这事,而且他们能应召回来,也说明他们心里没鬼。”
  “他们都没做,那就是你了?”长方脸忽然睁开双眼,瞪着对方。
  胖子吓的“扑通”一声跪到地上,牙齿打颤的说:“就是借我一百个胆,我也不敢。我可是就听您的话,没有您的吩咐,我绝对不会擅自行动的。”

  “哈哈哈,起来,起来。”长方脸大笑,“我最相信你了,刚才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
  胖子脸上肌肉动了几动,陪着笑脸爬将起来,顺势拭了拭额头和脖子上的冷汗。
  “那就奇怪了,查了好几天,怎么就没有一点蛛丝马迹呢?”长方脸既像自语,又像是在对对方说。
  “我怀疑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唯恐天下不乱。”说话时,胖子还不忘谄媚的笑着,“就是要把火引到我们这里,引到您的身上,他好趁机火中取粟,或是达到消灭我们的目的。”
  “嗯……”长方脸男人没有说话,而是若有所思的长嘘了一声。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长方脸男人看到屏幕上的隐藏提示,马上冲着胖子挥了挥手。
  胖子如蒙大赦,弓着腰,陪着笑脸,退了出去。
  只到确认胖子已经走开,长方脸才按下了接听键:“您……”
  手机里传来了一个怪异的声音,打断了长方脸:“说,到底是不是你让人干的?”
  “不是,绝对不是,我如果要是干这事的话,肯定会向您汇报的。”长方脸赶快辩解。
  “放屁,你哄谁呢?”对方的话很不客气,“十一号那天,你不照样私自行动了吗?”
  长方脸抹了一把额头,紧张的说:“只此一次,本来想给您一个惊喜的,我也是好心办了坏事,我保证绝无二回。”听不到对方回音,他又补充道,“如我再次擅自行动,情愿自挖双眼以谢罪。”
  对方不置可否,而是按着自己的思路,说道:“千万不要引火烧身,节外生枝,人家已经严阵以待了,我们不要自投罗网。还有,假如以后有行动,像是这种危害公共安全的事,也要慎之又慎。一旦百货大楼爆炸,或是水里下毒,那后果就不可估量了。到时肯定就不只是县局出手,恐怕要面对整个国家机器了,那是自取灭亡。”

  “明白。”长方脸点头回应。
  “既然不是你,那你认为会是谁?”对方声音再次传来。
  长方脸说:“肯定是有人暗中使坏,也许就是我们的对手,也可能是所谓的朋友,我正派人在查。”
  “好吧,一切小心,我前些天做的努力都白费了。”对方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握着手机,看了看四周的石壁,长方脸长叹一声,坐到了冰冷的石凳上。

  时间到了一月二十九日,农历已经是腊月二十七,到了楚天齐返乡的时刻。
  本来他是准备提前几天回家的,毕竟将近一年没回去,而且周末也少有休息,他想着多在家里待几天,既和父母姐弟多团聚时日,又能帮家里张罗张罗年货。但计划赶不上变化,结果整个腊月都没消停。他做为一局之长,又怎么走的开?
  日期:2017-06-09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