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1040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叔一下子挺起了胸,快步走上去与我母亲并肩朝内院走去,那模样,倒像是一个在心仪女子面前急于表现的小伙子一样,看得出来,他对我母亲的感情怕是从来都没有磨灭过,只可惜我母亲心里只有我父亲,他也只能按捺着,我也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了,能看得到李叔那双被酒气侵蚀后的浑浊双眼深处闪烁的深情,
  可惜,时光一去不复返,他们也同样是被阴谋权力捉弄的一代人,都已经回不了过去了,
  我看着这两位长辈的背影,亦步亦趋的跟在他们后面,眸光复杂,
  后来,我母亲和李叔进了屋子,我没跟进去,我想时隔二十年,他们大概有许多的话要说,所以我干脆在外面陪着黑子,把时间留给了他们两个人,
  日升月落,他们在屋子里面待了整整一天一夜,透过窗户,我看到他们在客厅里对饮,时不时的会传出爽朗的笑声,时光留给了他们伤痕,也留给了他们豁达,我想很多事情他们谈完以后都应该化解开了,毕竟已经过了二十年了,属于他们的时代都已经落幕了,他们唯一能做的,大概也就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了,到后来,他们喝到尽兴处,甚至唱起了歌,是一首很老很老的歌,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他们一遍一遍的唱,唱的是种情怀,我在外面一遍一遍的听,听的都是辛酸,
  这一天一夜的时间,我一直都在外面等着,逗弄黑子,一直到第二天黄昏的时候,我母亲才终于从屋子里面出来了,她身上的黑气愈发的浓郁了,阴煞之气溃散的速度比从前更快,
  只不过,对于这一切她恍如未觉,与李叔对饮一天一夜后,丝毫不见醉意,大概凭着她现在的身体状况,也就根本没有喝醉的可能性,从屋子里出来以后,脚步特平稳的走到了我身边,然后缓缓在我身旁坐下,黑子和她不熟,还有些畏惧她身上的气息,不过倒是还跟以前一样凶猛勇敢,直接挡在了我面前,满是警惕的看着我母亲,
  “噗嗤,”

  最后,我母亲倒是笑了起来,伸手揉了揉黑子的脑袋:“真是一条好狗,很有灵性,如果有了机缘,不失为一条灵犬,有主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潜质,竟然这么快就闻出了我身上的敌意,”
  敌意,
  我没太听明白,下意识的看了我母亲一眼,有些纳闷的问:“妈,你喝多了,在说什么呢,”
  “没说什么,就是夸一夸你这条狗,如果有机缘的话,或许还不错,”
  我母亲摇了摇头,紧接着说道:“不过,好狗是好狗,可惜,我现在不需要它清醒着,”
  说完,我母亲的食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下子戳在了黑子的脑门子上,我看见一缕黑气一下子钻进了黑子的头里,那毕竟是属于圣人的力量,黑子就算是獒犬也扛不住不是,当场“嗷呜”的惨叫悲鸣了一声,身子一软,直接倒在了我脚下,
  这一切发生的有些突然,我当场也愣住了,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我母亲一眼,张嘴就要问她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忽然会对黑子出手,
  结果,我母亲根本没给我说话的机会,还不等我张嘴呢,直接一记掌刀切在了我脖子上,当场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她出手特别快,而且还狠,打击的位置也挺要命的,属于人体最脆弱的位置之一,如果大力打击的话,人能直接休克,我饶是身体健壮,猝不及防之下挨上这么一下子也是销魂的很,头晕目眩,好悬没直接过去,最后愣是拼着最后一点力气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整个人连连后退,已经到了摇摇欲坠的地步,下意识的握紧了百辟刀,这个时候,也就只有百辟刀能带给我一些安全感了,然后我看着我母亲仍不住怒吼道:“你到底是谁,,你不是我母亲,”

  “呵呵,我是你的母亲,”
  我母亲站在那里,笑眯眯的看着我,轻声道:“身子确实很健壮,难怪一般人和你为敌都会吃大亏,光是这肉身就足以堪比肉身成圣者了,假以时日,怕是还真能走出同修法与肉身的路,”
  这时候,可能是感觉到我在面对着一个圣人,我体内的青龙朱雀的力量开始一点点的苏醒了,
  “没用的,我知道你们之前陷入了沉睡,现在想醒来没那么容易了,”
  我母亲淡淡说道:“如果你们没有陷入沉睡,我还真不敢出手对付我的儿子,现在的话……我想你们没有机会的,现在我需要你们都睡一会儿,”
  说完,我母亲又一次动了,这是她第一次对我出手,我终于体会到了她的可怕,那等速度已经近乎逆天了,一个闪烁就已经站在了我眼前,一拳轰在了我的胸膛上,
  这一瞬间,我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颤抖,干脆被砸飞了,本身就已经摇摇欲坠的身子更挺不住了,落地后,眼前一黑就彻底没反应了,
  最后一刻,我看到李叔正在屋子里透过玻璃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
  到底是为什么,
  这是我最后的念头,

  等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家里的床上了,很熟悉的味道和触感,自从我从天道盟回来以后,就再没有在这张床上休息过了,这里留下了我和花木兰的痕迹,我回不来,也不敢回来,
  身体仍旧有些难受,胸口气血不顺畅,隐隐有些发疼,明显我母亲给我的那一拳头是非常重的,就算是以我的身体状况都有些吃不消,甚至就连墨桀和洛凰都没来得及苏醒,就把我给直接秒了,
  我想不通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心中记挂着我母亲,我自然无心在床上躺着,挣扎着就坐了起来,这才发现我身上已经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卧室里弥漫着一股子浓烈的烟味,在沙发上,一个男人坐在?暗的环境里不断吸烟,烟头明灭不定,这里很安静,每一次他用力吸烟的时候,我甚至能听到烟头燃烧时候发出“滋滋”的声音,借着那一瞬间亮起的光,我能看到他的一个大概的轮廓,
  是李叔,
  “醒了,”
  李叔低沉的声音在室内响起,他别过脸看了我一眼,然后淡淡说道:“行了,别找了,你母亲已经离开了,”
  说完,李叔“啪”的一下打开了卧室的灯,
  突来的明亮搞的我还有些不习惯,微微眯起眼睛过了片刻才终于缓过劲来了,这才发现李叔身上早就没了醉意,换了一身干干净净的道袍,是深灰色的,整个就是一个道士的打扮,
  这打扮来的新奇,我打小就粘着他,还从来没见他穿过这身装束呢,后来了解了他的事情以后,我才知道,他不穿道袍其实是心里头有伤,毕竟他曾经也是一位道门的小天师,在葛家与内门的大战中道行尽失,变成了一个普通人,这种差距太大了,从一个高手变成了一个普通人,换了谁都受不了啊,李叔不愿意再穿道袍也是在正常不过了,换了我恐怕也不愿意再穿道袍了,如今忽然换上了这么一身道袍,我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李叔的内心肯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种变化不用说也是我母亲带给他的,

  日期:2017-01-18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