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1039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实上。看得出来,宋亚男对这一次事情确实特别的重视,从接到我们开始,后来干脆找来了飞机专门来护送我们的这些人,送到太原以后,又一次将我们这些人送上了车,为了防止沿途被老百姓看到那些囚徒和我母亲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黑气,甚至干脆用黑布将车都给蒙住了,然后直奔着我家所在的地方去了,等抵达我家所在的那条小巷的时候。这才发现,在我家附近几乎已经没人了,估计全都被宋亚男想方设法的给迁走了,全都是为了我母亲回家做的准备,让我感动。也让我觉得有些害怕。

  要迁走这么多人,塑造一个绝对封闭的环境,这不是一个小工程,肯定提早做准备的,不是说今天脑门子一热,然后一拍额头,立马就能干出来的事情,说明宋亚男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料到会走到这一步了!
  可能这件事情从她得知我在阴间获胜开始就已经着手准备了。
  也可能,她是算准了我母亲的心思,总之不管如何,都得有料敌于先的能耐不是?
  这能耐,比疤脸那阴损玩意更高端,我觉得这女人的以后怕是也属于不可估量那款的,最起码,目前为止她表现出来的一切。让我已经觉得有些害怕了,这些女人的心思一转起来,威力深不可测,我体会过。

  当然,宋亚男倒是也知道进退,她约莫是知道我和我母亲能相见挺不容易的,而且我母亲剩下的时间也不是很多了,所以,在把我们送到家,并且周围安排了一大批士兵来看着以后。她就主动离开了,同时还带走了鬼府散人和那些囚徒、张博文他们,算是把剩下的时间留给了我和我母亲。
  宋亚男和那些囚徒走的很是干净利落,一转眼就全都离开了,整个巷子里,最后就剩下了我和我母亲。
  “终于回家了。”
  这是我母亲的第一句话,她伸出手指轻轻摩挲着小巷子里的墙壁,眼中流露出了欣喜和怀念,轻声说道:“为了这一刻,我足足准备了二十年的时间。我到现在还记得,当年我第一次来葛家的时候,是和我姐姐一起来的,当时是你爸爸和你李叔来接我们的,他们就站在那个位置,当时他们还很年轻,就是两个血气方刚的毛头小子,就和你这么大差不多,被你爷爷关了那么多年,一出来哪里见过漂亮的女孩子呀?一脸的手足无措,不光脸红,还拽衣角呢。”

  说着,我母亲指了指小巷子的一个地方,说那就是我父亲当年迎接她时候站的位置,到现在她都记得,丝毫不差。说起这些的时候,她眉飞色舞,笑的就像一个小女孩儿一样。
  说来也是真的很巧,我爸爸当年站的那个位置,就是三年前我刚刚收到百辟刀的那个晚上,被鬼老太趴在背上时候所站的那个位置!
  我爸爸当年站在那里。演绎了一出爱恨情仇,也注定了他一生的悲剧。
  我以前站在那里,入了这一行,在没有回头的机会!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我心绪复杂,陪在我母亲身边,她说说笑笑,一路走着,能很明确的说出每一个地方都发生过什么,这尺寸大小的地方。竟然是镌刻着她一生所有快乐回忆的地方。
  终于,我们走到了门前。
  门,是虚掩着的。
  李叔就在家里,宋亚男说,我这边出事以后。李叔就关掉了经营的古董店,自己住在了葛家,很消沉,他说葛家完蛋了,他愿意做葛家最后的守墓人。永远的守着葛家的祖宅,直到自己死去的时候。
  所以,李叔肯定是在家的。
  到了门口,我母亲反而沉默了下来,原本伸出去推门的手也一下子停下了。事到临头,她踯躅忐忑了。
  结果就在这时候,院子里忽然传来了一连串的犬吠声,是黑子在叫,我离开以后,黑子一直都跟着李叔,当初它跟着我从秦岭大山回来,之后就再没跟过我了。
  “外面是谁啊?”
  一道有些沙哑的男人声音从院子里传了出来,紧接着,里面传来了一连串悉悉索索的脚步声,紧随其后,门“吱呀”一声被拉开了,一个形容枯槁的沧桑男人的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是李叔。
  他约莫是喝酒了,身上带着浓郁的酒气,醉眼惺忪,看到我和我母亲以后,明显愣了一下。
  一时间,我们三个人全都呆立在了门口。
  李叔在我的心里一直都是个敦厚老实的男人的形象,有些木讷,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像壶老酒,属于岁月越积淀,就越醇厚的那种,和眼前这个胡子拉碴的醉汉实在是有些对不上号的,所以,在看到李叔的瞬间,我愣住了,
  至于李叔,则干脆无视了我,他的眼睛里只有我母亲,
  这么一来,我就有些尴尬了,他们之间的那点故事我是知道的,早在云贵地区避难的时候,老白就已经给我详细的说过了,其实真说起来,也是我们葛家对不起李叔,可我一个晚辈能说什么,难不成说,对不起李叔,我替我爸给您道歉,当年他在感情上吃相太难看了,让您老人家到现在还光棍,这话我特么说出来不得挨干啊,他们这些长辈之间的恩怨情仇我这个后辈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没法掺和,一个是我生母,一个是我继母,一个是我亲爹,还有一个是看着我长大的叔叔,我夹在中间最难受,

  好在,我母亲率先开口缓解了我的尴尬,相比于李叔的痴,我的尴尬,她反而宁静了很多,能感觉得到,在经历了许多苦难以后,她仿佛看透了一切,此时相见,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轻声道:“李长生,二十年前初次见面的时候,你也是这样,呆头呆脑的,”
  李叔这才终于反应了过来,狠狠甩了甩脑袋,似乎身上的醉意这才稍微清醒了一些,不过脸上的惊意仍旧没有消退,目光仍旧盘桓在我母亲脸上:“你……”
  “我什么我,难不成我还不能回家了,”
  我母亲脸上笑容更甚,轻轻一把将李叔扒拉到了一边,然后自顾自的走了进去,穿过大门内的狭长走廊的时候,她的手指从始至终都在摩挲着墙壁,走了几步忽然停下了,扭头看了李叔一眼,忽然问道:“家里还有酒没有,”

  李叔还是没回过魂儿来,直到我母亲又问了一次,才终于听清了,忙不迭的点头说道:“有的,有的,”
  “故人相见,一壶老酒叙叙旧,”
  我母亲扬了扬眉,道:“二十年没沾酒味儿,还真是有些想念呢,反正我们这一代人现在活着的也没几个了,也就只剩下你还能和我对饮了,怎么样,你都成这样了,还能喝酒么,”
  “当然可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