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猎艳记》
第610节

作者: 江南一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是实在无语了。”刘艳觉得简直头都疼了,“行了行了我答应你,这个锅我来背。”她一脸悲愤地指着聂倩:“我可是被你坑死了。”
  “谢谢谢谢,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聂倩满脸堆笑地把刘艳往房间里推,“好刘艳,回头我请你吃大餐,你赶紧睡吧明天还要忙。拜拜晚安。”说完迅速地把门关上,留下刘艳在屋里张牙舞爪地大叫:“聂倩!我跟你没完!”
  聂倩捂着嘴偷笑,赶紧去卫生间洗漱。那一瞬间,她跟刘艳两个,都又找回了大学时候每天玩笑打闹的感觉。
  如果时光能停在那时候,那该有多好。
  方志强这一晚上十分的辛苦,不停地做梦,他梦见了亚欣,梦里现实一再重演,那些甜蜜的幸福,和最终的伤心,一幕幕又在梦境里回放。梦里他是那么的悔恨,为什么会和亚欣渐行渐远。而这一次他终于赶上了亚欣的飞机。在机场两个人再一次面临分别时候的场景,亚欣泪流满面,不停地叫着:“强子,强子……”对他挥手说道:“我走了,不再见,永远都不要再见……”
  方志强当时就觉得,心哗啦一声碎了一地,他疯了一样朝亚欣的方向跑去,拼命地伸手抓住她:“你别走!”当时他满心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不能让亚欣离开,只要她还在上海,哪怕不能在一起,哪怕只能每天开车到小区里,远远地望一眼那曾经熟悉的屋子里温馨的灯光,他都心满意足了,但是绝对绝对不能从此天各一方,甚至再也不见。他拼命地伸出手去,终于抓住了亚欣:“老婆,求求你,不要走!”

  而这一次,亚欣流着泪扑到他怀里,哭着说:“我不走,我再也不会走了。”梦里的感觉和现实一模一样,他清晰地感觉自己握着亚欣的手,非常柔软温暖的感觉,让他终于安下心来,再一次陷入沉沉的睡梦。
  而这一次,他居然又梦见了李潇潇,这个梦也让他彻底无语了。
  他梦见李潇潇穿着婚纱,含着泪站在他面前,质问他:“我为了你私奔,为了你不顾一切,今天你就给我一句话,到底爱不爱我,要不要娶我?甚至于只要你说一句爱我,哪怕什么都没有,就让我这样在你身边,我粉身碎骨都愿意。”
  看着李潇潇美丽动人的脸庞上,那清澈的泪滴,方志强的心再一次痛了。他可以骗亚欣,骗潇潇甚至于骗自己,说自己只爱亚欣一个,对李潇潇完全没有半点感情,对她的付出完全无动于衷,可是人怎么可能骗得了自己的心,所以在这个喝醉了以后的梦里,他再一次感受到心碎,是面对着李潇潇的眼泪。但是人的心一次只能给一个人,他已经给了亚欣,就不能再给潇潇,否则对谁都是一种伤害,所以他只能慌乱无措地说着:“对不起,潇潇……对不起……”除此之外,他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

  而李潇潇只是痛苦地摇头,泪水一再地布满她美丽的脸庞……
  天亮的时候,方志强终于挣扎着醒来,感觉头痛得像是被人扔进去一整吨丨炸丨药。他艰难地爬起来,感觉渴的嗓子冒烟,迷迷糊糊睁眼起来,看见面前的桌上恰好摆了一杯水,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灌下去,这才感觉稍微好了一些。
  梦里的情景,已经模糊不清了,方志强只记得,他梦见了亚欣,还拉着亚欣的手求她不要离开,好像还梦到了潇潇,梦见潇潇一身白纱,可惜却是伤心欲绝。
  “汗,我这是什么毛病,做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梦。而且做梦也不能梦到点好的,这都什么啊。看来以后果然不能在这么喝酒了。”方志强自嘲地摇头说道。随即他看看时间,也该起来准备洗漱上班了,所以他从被窝里面爬起来,准备穿衣服起床。
  然后他的头脑轰一声,像是彻底炸了,也让他彻底呆住了。因为他发现,被窝下面的自己,是直接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

  方志强很了解自己喝完酒是什么德行,尤其是昨天醉成那样的情况下,绝对是倒在床上就睡,绝对不可能还把自己收拾这么干净。
  而且,最直接的是,就算他还能自己把衣服脱了再躺床上,可是他的衣服呢,难道自己长腿跑了不成?他还记得自己昨天吐了几次,还吐在了屋里,可是眼下屋里干干净净明显被打扫过,丝毫没有吐过的痕迹。
  还有床头那杯水,方志强是打死都不可能喝醉了还想到自己给自己烧开水冷上半夜喝的。那么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方志强脑海里闪电一样划过一个念头,他想到了昨晚那些迷离的梦境:难道真的是亚欣回来了,她没有走?
  方志强当时就蹦了起来,刚要脱口而出“亚欣”,随即反应过来:怎么可能呢?亚欣是那么决绝理智的人,她一旦下定决心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更改,此时的她,应该再澳大利亚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还怎么可能回来照顾自己?
  方志强不死心,套上衣服以后火急火燎满屋子转悠半天,但是不光没有发现亚欣的人影,而且连他的衣服也没有找见。他沮丧地应该坐下来,这才意识到这只不过是自己的痴心妄想,亚欣终究还是走了,不可能回来的。
  那么问题又来了,昨晚睡给他脱的衣服把他送到床上的?想到这方志强顿时像被踩了尾巴一样,又腾地从床上弹起来。因为这一点他记得清清楚楚,昨天晚上他是带着聂倩去应酬然后喝多了,最后应该是聂倩跟司机把他送回来的,司机应该大老爷们,明显不可能这么细心。

  那么就只有聂倩默默地为他做这些事,帮他脱了衣服然后打扫卫生还有准备喝的水。
  然而方志强的第一反应,也的确不出聂倩的意料,他不是感激,而是顿时紧张起来:天啊,为什么是聂倩?昨晚上除了脱衣服,还有没有发生别的什么?
  方志强是绝对没有心思再去跟聂倩发生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可是他也绝对不是那种乱来的人,如果不是喝多了,他绝对是随时随地拒聂倩于千里之外的。可是眼下这个情形,到底算是什么?
  方志强的头又开始痛了,他呻吟一声,抱住头用力地锤了下墙:“这特么的,叫什么事啊。”他可算是郁闷坏了,如果真的跟聂倩发生什么,那可真的,怎么也说不清楚了,这个时候他根本没有谈感情的心思,要谈也绝对不会是跟聂倩。
  可是他实在喝断片了,断的非常彻底,根本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发生什么没有。方志强抱着头,痛苦地发誓,这辈子都不要再喝成昨晚上那个德行了。

  可是这个事情不搞清楚,他估计能憋死。所以他洗漱完以后,蹬蹬下了楼,去敲刘艳跟聂倩的门。
  刘艳睡眼惺忪地开了门,看见是他,一脸不耐烦:“这才几点,能不能让人多睡十分钟?累都累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