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9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才楚、高二人的对话,好多人都听到了,站在里圈的群众面面相觑,有人已经开始后退了。
  此时,曲刚也挤进人群,紧走几步,拉了一下正要进入楼里的楚天齐衣角。
  楚天齐没有言声,而是看了对方一眼,继续向里面走去。
  迎面不时有群众走出,有的嘟嘟囔囔,有的牢骚不断,有的面无表情,甚至还有人张口骂街。

  这种情形是意料之中的事,人们认为演习打扰了他们的正常生活,肯定要发泄不满,有人不予配合。但如果是告诉了大家实情,人们势必会惊慌不已,很可能会发生踩踏或其它伤亡事故。
  从一楼到顶楼,不时迎面遇上满脸怨气的群众,也能看到面色严肃、紧*作的干警。
  在顶楼的一间小屋,柯晓明向楚天齐、曲刚汇报了群众疏散工作,也汇报了险情排查情况。群众尽管有意见,但已经大部分撤离,预计十分钟之内,连商场工作人员也可以全部撤离完毕。不过到目前为止,也没有找到爆炸物或危险源。
  楚天齐发现,在汇报时,这名刑警队长语气急促,鬓角冒汗。便拍了拍对方肩头:“我相信你们,局里相信你们。”

  柯晓明面现尴尬,但随即镇定表态:“请局长放心,请局领导放心。”
  待商场工作人员和购物群众全部撤出后,楚天齐和曲刚也被“请”了出去。
  楚天齐并没坚持留下,他知道专业事要留给专业人员去做。他在刚才已经利用自己的影响,加快了群众疏散,也给干警们打了气。现在情形下,离开现场,才是对这些处警干警最大的支持。
  在从百货大楼出来不久,接到了指挥中心的报告:打报警电话的隐藏号码来自边境一个省份,机主信息不详。
  下午一点多,又接到现场报告:没有发现任何危险品或爆炸物,也没有发现可疑人,已经认定是有人恶意报假警。

  楚天齐心中一松,和曲刚相视一笑:“看来是虚惊一场呀。”
  在忐忑不安中,旧的一天过去,新的一天来了。
  早上刚一上班,曲刚就到了局长办公室。
  一进屋子,两人就相视一笑,那意思很明确:终于平安无事。

  坐到椅子上,曲刚道:“我刚问了柯晓明,昨天那个隐藏电话号码已经查出来了,机主是一户居民,是一对中年夫妻,没有子女。这对夫妻都在油田上班,油田离家一百多里,平时就住油田,只有每月连休十天时,才回到家中。这几天,两人仍在油田上班,结果房门被撬,不法人员进了屋子,还在电话中做了手脚。这些消息都是当地警方提供的,他们还传过来一份录像,画面显示,前天夜间住宅附近的两个人很可疑。这两人都是中等身材,帽子遮脸,戴着大口罩,穿着长大的厚衣服,具体情况不了解。”

  “看来,这就是某些人特意为之,就是要利用这部电话报假警,找我们的麻烦,也引起民众的慌恐和不满。”楚天齐道。
  曲刚点点头:“是呀,对方就是专门针对我们局的,目的很明确,绝不是恶作剧那么简单。”停了一下,他又说,“以前,类似的情况有,不过不多,而且也略有区别。但只要接到这种报警,我们就要一边出警,一边核实电话来源,核实报警人身份。有时很快就会通过电话号码找到当事人,证明只是当事人的恶作剧。还有时候,危险行动实施者就在现场叫嚣,打电话者实为热心群众。像是这种既打报警电话,又隐藏号码的行为,我在以前只遇到过一次,那次是有人在敲诈政府。”

  “那就是说,打来电话的,往往都不是要搞事的,只是……”话刚说到一半,忽然响起手机铃声,楚天齐停下来,示意对方去接。
  “局指挥中心。”曲刚略一迟疑,接通了电话:“我在局长办……什么?有人在自来水泵房投毒?……我马上去。”说完挂断电话,脸上神色非常难看。
  刚才对方的通话,楚天齐也已听到,顿觉事态严重。他没有问什么事,而是直接道:“你马上安排出警,我来联系自来水公司,让他们立即停水,并进行水质化验。”
  “是。”答过后,曲刚开始拨打柯晓明电话。
  楚天齐也马上联系自来水公司经理。
  和对方交涉完毕,楚天齐又对曲刚道:“你也直接去现场,必须第一时间确认水质有无问题,然后告诉我。我现在先向萧书记做汇报,如果水质一旦有问题,就必须要联系国防部门、武警部队,按处突甚至战争状态来处理。包括商场调用瓶装水也要……”话没说完,楚天齐又强调,“你先去现场。”

  曲刚答了声“是”,急匆匆走了出去。
  楚天齐脑门已经见汗,这可不是小事,这可牵涉到全县城十多万人的生命安全呀。希望这是有人报的假警,希望这是虚惊一场。他拿出手机,直接拨打了萧长海电话,可对方手机通着,却并不接。
  “怎么办?怎么办?”自问两遍,楚天齐拿起手机和外套,向外走去,边走边拨打了指挥中心兼办公室主任杨天明的电话。
  当楚天齐刚到一楼的时候,杨天明和厉剑也到了楼下。
  上了汽车,说了声“县委”后,楚天齐才问杨天明:“电话号码是哪的?打电话人具体是怎么说的?”
  “电话号码还是隐藏的,暂时没有查到来源。我刚才又听了两遍电话录音,对方是这么说的‘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吗?有人在自来水公司泵房投毒’。然后就挂了电话。”稍微停顿一下,又说,“对方的声音做了变声处理。”
  听杨天明这么一说,楚天齐心里反而稍微松了一口气。他在首都特训时,专家专门讲过这种案例,这种情况除了在战争年代有过以外,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因为自来水泵房往往安防手段非常高,不法分子想要下手,难度非常大。另外,那是总泵房,要是下毒药的话,需要的量就太大了,根本不容易做到。
  刚觉得松了口气,楚天齐的心又紧了起来:万一在个别供水水箱或是小区泵房投毒呢?他没有回应杨天明的话,而是在思考着一些应急措施。
  十多分钟后,汽车进了县委大院。
  楚天齐要求杨天明,和自己一起,奔政法委书记办公室而去。
  连着敲了两次门,都没人应声。正要拨打萧长海电话时,秘书从对门出来了。秘书告诉楚天齐:“萧书记在小会议室开会,所有县委常委都在,他们在参加市委召开的视频会议。”
  听到这个消息,楚天齐不禁犹豫了起来:究竟要不要立即汇报?如果汇报的话,那不但所有县委常委都会知道此事,恐怕市委常委们也会知晓。一旦是乌龙事件,自己有可能就会承担一定的责任,最起码市、县两级领导会对自己有意见。可要是不汇报的话,这可是人命关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