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412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康律打着哈欠走出来,猛抽着香烟,“天快亮了,我说嘛,中国人怎么可能会派丨警丨察过来。没有泰国政府的允许,他们不可能单独执行任务。泰国政府有所行动,我会第一时间收到消息。”
  “可能真的是我太过紧张了。”黎春明用力搓了把脸,呼出一口浊气说道。
  康律哈哈大笑,“我说老弟,我这营地不敢说固若金汤,但放眼金三角,有比得上我的吗?你啊,是真的没必要那么紧张,还别说,之前我真给你吓到了。”
  “将军,我也是有我自己的判断,小心驶得万年船。”黎春明说道。
  康律看着黎春明,颇有些不解,“我发现你很喜欢说中国的名言。如果不是我清楚你的底细,我还真怀疑你是中国人。”
  “我本来就是华裔。”黎春明笑着说。
  两人呵呵笑起来,康律抓起茶杯喝了口茶,说,“我得睡觉了,折腾了一晚上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黎春明看了他一眼,注意到了他眼睛在微微冒火,心里是明白了个七八分的。这座高脚屋是有另一个出入口的,黎春明基本上可以肯定,管家已经把女人从另一个出入口带了进去。
  “你先休息吧,我再盯一会儿,天色放亮之后开始换班。换完班之后我检查一遍再睡。”黎春明又用力搓了把脸,提了提神,他将近二十四个小时没睡觉了,这会儿精神一放松,困得不行。
  “行,那我先去休息了。”
  看见康律急不可耐的样子,黎春明一阵失望。如果说之前他想要离开这里重新寻找东家或者干脆自己干,只是停留在想法这一层,那么现在他是去意已决了的。跟着康律固然收入不菲,但这样的老板实在是太过……愚蠢了点。

  最关键的是,康律得罪了中国人,逃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泰国人是绝对不会公开承认有军人参与了袭击,他们顶多会对外通报说有几名士兵收受钱财参与其中,大事化小,一方面验证军队将领给中国人交代,另一方面把所有的线索都引向康律,让中国人把气都撒在他身上。
  最疲惫的时候头脑反而越清醒,黎春明如此想着,不由暗暗出了一身冷汗,康律基本上算是完蛋了。自己要想办法搞到康律存款的下落,然后伺机离开这里。
  实在不行也还是要走的,毕竟活命要紧。
  这么想着,黎春明就打定了主意,他起身招手叫过来一名卫兵,吩咐说道,“去检查一下我的车,加满油,中午我要出去一趟。”
  “是!参谋长!”卫兵敬礼离开。
  在这黎明前的黑暗中,黎春明心生去意,却没有意识到,中国人的报复来得那么快!

  陈韬和杜晓帆已经和李牧、赵一云完成了会合,四人分成了两个战斗小组,分别从两侧潜入。
  陈韬和杜晓帆是抓捕小组,而李牧和赵一云是掩护组。
  掩护组的首要任务是控制右侧的塔楼,那里有一挺重机枪,射界最好,可以无死角地封锁己方撤退的路线,因此是第一威胁。
  赵一云在原先李牧作为观察点的大树上找到了良好的射击位置,他架起了********步枪,为队友提供观察报告。
  他看到李牧已经潜入了营地,从东南角进入。零零散散散落在各个高脚屋边上的士兵没有发现有人潜了进去。
  李牧物色好了路线,借着树木的掩护来到了河流边,随即停下来,背靠着土坎,仔细观察起来。

  建在河流两侧的建筑物有三座,中间那座最大,而且有临河的平台——八成是在那里了。
  “猎头,你应该能看见你的前面有一条河流,右侧居中的建筑物八成是康律的住所。”李牧提醒说道。
  “看到了。”陈韬说道。
  “注意,我准备拿下塔楼。”李牧抬眼望了望就修在河边的塔楼。说是塔楼,其实是用树木搭建起来的梯形架子,上面是小平台,从粗壮的树木可以判断出来,这塔楼很坚固。能够架设12.7毫米重机枪的塔楼又怎么会不坚固。
  “收到。”赵一云瞄准了塔楼平台上的目标,“两名目标,相对坐着,无论你从那一侧上去,都必将要与其中一名面对面。”
  李牧沉着说道,“收到,完毕。我上去了。”
  打量四周一圈,再三和赵一云确认安全指挥,李牧开始仍由95式突击步枪挂在右肋下,拔出军刀咬在嘴巴里,双手擒住楼梯两侧扶手,开始飞快地攀登上去!
  尽管此时仍然是黑夜,但攀登的时间越短越好,保不齐会从哪个角落冒出其他士兵来而又无意地扫了一眼塔楼,李牧就会无所遁形。
  赵一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瞄准镜的十字线缓缓地以塔楼为中心,观察着几个有可能出现其余敌人的位置。如果李牧被发现,他会第一时间开枪,那同时也意味着偷袭要转换成强攻。任务成功的几率就会大大降低。
  一定程度上,风险越大的特种作战行动同时也是影响最大的军事行动。
  陈韬和杜晓帆也在等待着李牧传来成功的消息,因为他们要通过前面的开阔地,就势必要先解决塔楼的瞭望哨。

  一名士兵似乎是睡了个自然醒,从塔楼边上的兵舍里走出来,一边揉着朦胧的双眼,一边朝兵舍边上走去。这让赵一云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距离塔楼仅有不到十米的距离,只要一抬头,绝对能发现像蜘蛛人一样向上攀爬的李牧!
  赵一云没有犹豫,十字线压在了那名士兵的脑袋上。却看见那名士兵站在那里——哦撒尿。
  “牧羊人,稍等一下,有个家伙在撒尿。”赵一云低声说。
  李牧马上停止动作,低头往下看过去,果然看到那名在撒尿的士兵。

  约莫有一分钟,那名士兵总算是完事了,摇摇晃晃的走进了兵舍,大家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李牧紧了紧心绪,爬到最后一格楼梯,慢慢地直起身子露出两只眼睛观察平台……
  “听说将军上次出去,是劫了两艘中国商船,是真的吗?”士兵A问道,掏出烟来分贝同伴一支。
  士兵B声音有些沙哑,他说,“据说是,杀了十三个人,真他-妈-操-蛋!”
  “黑子,咱们还是走吧,这工作不能干了。干啥我都觉得无所谓,但祸害自己同胞,这事儿心里总是过不去那个坎。”士兵A说。
  沉默一阵,士兵B叹口气说,“想走谈何容易。再说,咱们除了扛枪打仗,会做啥,卖苦力吗?这边给的钱不少,再干两年,就够房子钱了。”
  “唉……”
  长长的叹息。
  李牧果断地犯难了,他准备发起攻击的时候,却听到了这样一番对话,带有口音的普通话。
  中国人。
  怎么办?

  李牧从来没有这么犹豫过。
  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两个人不是退役军人。军人之间总有感应,更别说李牧这样的资深军人。但,就算不是,李牧也无法说服自己下手。此时他又不能向猎头报告,距离如此之近,只要说话就会暴露。
  此时的时间就是生命,待得时间越长暴露的可能性就越大,要知道,李牧此时几乎是没有遮挡的挂在塔楼那里。
  日期:2016-07-10 10: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