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72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师兄,这不符合江湖道义。”陆羽正色道。
  “阿瞒,你要是抽身不管。你前脚离开日本,炎龙帮后脚就会被山口组灭掉,这才叫不讲江湖道义。送佛就要送到西,你丫懂不?”王玄策没好气道。
  “我呸。师兄,你有这么好心?你就是看上了炎龙帮的人马和地盘。”陆羽又翻了个白眼,更加没好气道。
  “阿瞒,不要说的这么直白,各取所需罢了……”王玄策凛然道。

  “师兄,我总觉得这样不妥……”陆羽为难道。
  “屁的不妥。我是你师兄,你就要听我的。这事儿,就这么定了。”王玄策大手一挥,不容置喙的语气。
  “屁,我令死不从。”
  “哪儿用得着你死,你同意不同意有个屁用。你现在就是个战斗力只有五的废材,你不同意怎么的,我叫小郭把你打晕了,然后送你回国,反正大家都知道我是你师兄,我代表你接下炎龙帮大龙首的位置,那也是一样的。”王玄策很是淡定的说道。
  “你……”
  陆羽鼓着眼睛看着王玄策。
  “用那种受委屈小媳妇儿的眼神看着我干嘛?谁叫你现在是战五渣?反正这事儿吧,就这么定下来了。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不服气啊,那你叫呗,看你叫破喉咙有没有理你。”
  王玄策嘿嘿奸笑。
  脸上表情跟胁迫小娘子的糙汉子有个屁区别。
  陆羽看着高长恭。
  “高哥,我觉得这事儿,真不能依着王师兄。”
  高长恭想了想,说道:“长青,我觉得状元爷说的很有道理。”
  陆羽翻了翻白眼,又看着郭破虏。
  “小郭,这事儿怎么的你也得帮我吧?”
  郭破虏嘴角扯动,正色道:“陆哥,状元爷是你师兄,他说的话肯定很有道理,你就照做了吧,他又不可能害你。再说了,高哥是站在状元爷这一边的,我就是帮你也没什么用啊。我又打不过高哥。”
  “我懂了。”

  陆羽咬牙切齿。
  “感情你们早就达成了共识?”
  “我们是为你好。”
  三人异口同声道。
  陆羽绝倒。
  “行,那我从还不成么?”
  陆羽白了三人一眼,“不过先说好,具体什么职位交接,我就不参与了。就说我身上有伤,不便出席吧。所有繁文缛节的事情,就由王玄策你这家伙代劳。以后炎龙帮大小事务,也别拿来烦我。”

  “这个没问题。”王玄策嘿嘿一笑,“就是交给你处理,你也处理不好不是。说白了,你阿瞒除了长得比我好看那么一丢丢,哪点比得上老子啊?”
  “师兄,你错了。”陆羽正色道。
  “放屁,老子哪里错了?”王玄策没好气道。
  “就是比脸,我也不如你。”陆羽说。

  “嘿嘿,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王玄策嘿嘿大笑。
  “我是说厚度。”陆羽补充道。
  这下,换王玄策嗔目结舌、寂寞如雪了。
  京都区最繁华的一条街道上,一家五星级酒店前。
  “陆哥,就是这里了,桔梗姑娘以前的那个男朋友,叫山崎龙二,今天就是他的婚礼。女方的父亲,是京都区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员,钱和地位都有一些,他就是看上了这些,才抛弃桔梗姑娘的。”
  陆羽跟赵香奴两人站在酒店大门前,赵香奴跟陆羽说道。
  “这孙子今天结婚?”
  陆羽眯起了眼睛,“得勒,算这孙子倒霉,这么巧的事儿都被小爷赶上了,那不把他婚礼搅黄,都有些对不起太上老君如来佛祖耶稣基督啊。”
  “额……”赵香奴擦了擦额头冷汗。
  “怎么了?”陆羽疑惑道。
  “陆哥……我说实话,你别生气。”赵香奴说。
  “说。”
  “我觉得您……您笑得,实在是……实在是……”赵香奴结巴。
  “阴险,狡诈,腹黑?”陆羽补充道。
  赵香奴点点头。
  “那就对了啊。”陆羽按了按眉心,“小姑娘,谁跟你说你陆哥我是个好人啊,讲道理嘛,小爷我本来就是个为所欲为坏得流脓的大魔王!”
  这一刻,某人蛰伏在体内的大反派大魔王之心,开始熊熊燃烧。
  他曾答应过桔梗要满足她三个愿望。

  前面两个已经完成,剩下的这个,就是帮她教训这个叫山崎龙二的家伙。
  他正在去做。
  这是一个富人愈富,穷人愈穷,有钱就是大爷,没钱就可以去死的操-蛋时代。
  这个话,放在任何国家,任何城市,其实都是一样的。
  京都区某五星级酒店,已经云集了无数达官贵人,这是一个比较私人性质的宴会,宴会的主题是有一对年轻男女将在这里结婚。
  作为今天宴会的男主角,山崎龙二一身修身西服,笑得温暖又不是含蓄。

  他是典型意义上的凤凰男,农村出身,走得是学而优则仕的道路,明年才满三十,已经在京都区教育系统呆了八年,爬的也足够快,不久之后,估计就能到本州岛或者北海道某个偏远县挂一个副县长的职,再过个三五年,再调回京都,或许就能进入真正的权力中枢了。
  可以说得上前途无量。
  宴会的女主角,也就是他的未婚妻,今后的妻子,其实长得并不漂亮,而且性子泼辣娇蛮,和他的审美估计差了十个地球到月球的距离,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未来的老丈人是他顶头上司的上司,丈母娘是京都区知名的企业家,入赘后,无论在仕途还是在人脉、金钱方面,都能给他莫大的支持。
  对方看上了他这个人,而他看上了对方背后的势力,双方各取所需,仅此而已。
  至于爱情……这玩意儿,从他把某个姑娘甩了之后,就已经被他吃掉了。
  相比于个人的前程,山崎龙二觉得这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大不了,等自己功成名就之后,再想办法回报她一二就好,当然,以她的性格,想必也不会想要吧?
  或许是喝多了酒,婚礼仪式还有半个小时才开始,山崎龙二看了看手表,拐去了厕所。

  站在便池前,面无表情地低头看着白瓷上反射的身影,山崎龙二皱了皱眉头。
  这个酒店,在他还是学生的时候,曾经来过一次。
  是寝室里一个富二代过生日,他很清晰地记得,当时那个家伙是这么跟他说的,山崎君,别看你成绩好院里的领导都看好你,但要不是我,只怕你这辈子都进不了这么好的厕所。
  那个人指着尿池里面的瓷砖,眼里俱是嘲笑意味,山崎君,你可能不知道,你以后一个月的工资,或许也就能买这么一块瓷砖。
  这就是你跟我的差距,那个人笑得十分灿烂,拍着他的肩膀,其实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种凤凰男,好像全世界的欠你们一样,拼了命的想上位,你以为我为什么过生日要请你,因为我想羞辱你,想告诉你一个道理,你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比得上我投了一个好胎。

  恍惚中,当年那个家伙的话语似乎还在耳边回响。
  “比不上么?”山崎龙二自嘲一笑,“我看未必吧?”
  日期:2016-11-08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