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0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可惜我的对手,总是太过于高端。
  我能够在弱鸡的队伍里所向披靡,但是在顶尖高手的跟前又显得太过于鸡肋。
  这事儿终归到底,还是因为我的底蕴太浅。
  一路波折,奋力赶路,我们终于在五天之后,来到了汉城的外围之地,不过却并没有敢立刻进城。
  这么多天的时间过去,我们不确定这边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
  披着我皮囊的青鹿王是否已经来到了汉城,与夜先生做了些什么事情,而洛小北的报信,是否将陆左他们给带到了这里来。

  这些事情,我统统不知晓。
  前方一团迷雾,我们不可能一头撞进去,所以经过了一番商讨,我们决定小观音带着白狼王在外面的一处地方暂时等待,而由我乔装打扮之后,潜入汉城之中,将当前的局势弄清楚。
  我选用的,是一个记忆中的小部族头目,之前在剿灭临湖一族过后,小香港歃盟之时的人。
  我大概还有一些记忆,而且对于他的背景都很清楚。
  黄昏时间,我施展了大易容术,然后朝着汉城走去,结果刚到了城门口这儿,就给拦住了。
  一个陌生的小头目询问了我一些基本的事情,我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和背景之后,告诉他,说我是过来找寻医馆的坨老看病的。
  那人许是对我这模样有一些印象,倒也没有刁难什么。
  他发给了我一个竹牌,当做是这几天的通行证,并且告诉我,说最近汉城这边正在严查轩辕余孽,让我保管好这竹牌,不要丢了,否则到时候会很麻烦的。
  我拿了竹牌进了城,感觉到城里面的气氛有一些紧张。
  看得出来,我走之后,安开始施展出了铁腕,将曾经属于轩辕野的残余势力,以及河佛、莫离等长老的势力,逐渐清除出去。
  这件事情,对于一个政权来说,是十分必要的。
  只有掌权的人都是自己人,这样的政权方才得以稳固,要不然走到最后,不过就是一个傀儡而已。
  我在城中行走,夜幕降临的时候,来到了医馆这儿。

  就在我琢磨着怎么进去,跟坨鹊二老讲明此事的时候,那医馆的大门打开,走出了两人来。
  这两个人,是我为之熟悉的。
  一个是我,另外一个,则是屈胖三。
  或者换一个说法,其中一个是青鹿王,而另外一个,则是夜先生。
  他们上了一辆车,朝着城中行去。
  那辆车我也认得,正是无忧宫上一次过来接我的座驾,所以这一幕我是十分的熟悉。
  看着那辆车在驭者的驾驶下渐渐远离,我的心不断往下沉去。
  看得出来,夜先生不但回到了汉城,而且还获得了安的信任,我虽然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想要干什么,但总感觉他是那种满肚子坏水的家伙,绝对的老江湖。
  可怜的安,之前给白狼王骗了一回,这下又要给夜先生和青鹿王再一次诱骗。
  不行,我得阻止他。
  不过……
  现如今的情况有点儿特殊,首先一点,我们不确定敌人的实力——虽说我们能够瞧见的人,只有夜先生和青鹿王两个,但我不会幼稚到认为他们就只有这么两个人。
  事实上,对方的势力其实是很大的,在华族这边,除了河佛和莫离之外,必然还有别的帮手。

  如果再加上轩辕野的势力,他们在暗地里的实力,应该会十分恐怖。
  我不确定会不会又蹦出几个如同白狼王一般的凶狠角色来。
  其次就是屈胖三。
  我的兄弟现如今掌握在夜先生的手中,那家伙倘若是拿这个来威胁的话,我真的是束手无策。

  所以我必须潜伏在暗处,然后等待着机会,从夜先生的手中,将那息灵瓶给夺过来。
  只要夺了这个,我就有了足够的底气。
  我沉思了两分钟,最终还是决定进医馆去,找到坨鹊二老,跟他们点明身份,获得他们的帮助。
  这两人是老江湖,看透世事,有了他们的帮助,我才能够游刃有余。
  我没有走正门,而是从后院翻墙而入,却不想我这边刚刚翻进里面去,没有走几步,身后却有人低声喝道:“蹲下,抱头,不许动,否则弄死你!”

  听到这声音,我不但没有惧怕,反而惊喜地转过了身来,开口说道:“闻铭?”
  我欣喜不已,然而对方却毫不客气,直接一记手爪,朝着我的额头抓了过来,来势汹汹,就仿佛九阴白骨爪一般凶狠,吓得我往后退了两步,出言喝止道:“闻铭你疯了,我是陆言!”
  闻铭冷哼一声,说就知道你这个冒牌货会找过来,且等我将你擒下,揭开你的真面目再说……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明白了,一定是夜先生在闻铭这儿下了眼药。
  要不然就是闻铭给人洗了脑。
  我知道光凭语言的力度,并不足以说服对方,便将手往怀里一摸,拔出了止戈剑来,将对方的攻势逼开之后,直接将这剑掷出,插在了他跟前的半米处,开口说道:“你自己看一看,这是不是萧大哥给我做的止戈剑——材料都是王明给的龙骨。”
  我的这一举动,却是将闻铭给镇住了。
  如果我是敌人,绝对不可能将自己的兵器扔在他的面前来,放下所有的防备。
  这诚意也太足了。

  院子的角落处,闻铭眯眼盯着我,脸色阴晴不定。
  好一会儿,他方才问道:“你怎么是这模样?”
  他倒是听出了我的声音,但对于使用了大易容术的我来说,还是有着几分提防,我不确定夜先生之前跟他是否有过洗脑,讲了一堆什么,只是想要赶紧知道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所以当着他的面,使用了大易容术。
  我的相貌与体型一点、一点地变化,变成了我本人的模样。
  而即便如此,也并不足以取信闻铭,他盯着我,开口说道:“你真的是陆言?”

  我苦笑,说你若不信,有什么事情,只管问来。
  闻铭沉思了一会儿,并没有问别的,而是开口说道:“我爸叫什么名字?”
  我忍不住笑了,说你爸叫做闻锡山,村里面的人都叫他闻老二,你妈叫做潘凤妹,我叫她凤婶子,她是从大敦子镇猪场街嫁过来的,我去过你外公家,你表哥家有一台新天利VCD,一个光盘可以玩六十四种游戏,你那个时候特别想要一台,结果你妈不给买,你闹得厉害,她还把你打了一顿……
  我跟闻铭是一个村子里长大的,而且同学十二年,彼此知根知底,虽然后来没怎么见面,但小时候的事情,这是做不了假的。

  然而即便如此,闻铭也还是十分谨慎,又问起了我们初中班主任和高中校长的名字。
  我一一作了回答,分毫不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