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8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据高强讲,事发路段的摄像头没有工作,既看不到岔口处拉煤车情况,也看不到巷口两端的录像。只是从相邻摄像头录像中,发现了两辆无牌照的二一二汽车,现在警犬中队队员已经在城边找到了那两辆汽车。两辆二一二就停在路边,上面空无一人,没有任何工作,车上只散落着一些石灰粉,应该就是嫌疑人故意丢弃的。而且两辆二一二的车主已经找到,是一个驾校在前天晚上刚刚丢失的。这真应了替人找车一说。

  高强还说,停放车辆的地点,已经出了监控头覆盖范围。因此,这些人下车后的去向,目前不得而知。而且在两辆车经过路段的监控中,并没有嫌疑人中途下车的录像。
  高强的汇报结果,在楚天齐的意料之中。毋庸置疑,这就是一起有预谋的刺杀行动。只是这究竟出自何人之手,却暂时没有有力的证据支持。
  天快亮的时候,楚天齐才睡下。
  还没睡着多长时间,一阵“叮呤呤”的铃声响起,把楚天齐从睡梦中惊醒了。
  睁开朦胧睡眼,拿过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老曲,大周末不休息,有……”
  曲刚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楚天齐的话:“局长,你在哪?”
  楚天齐回了三个字:“办公室。”
  “哦,我就在楼道里。你给我开门,我进去再说。”曲刚声音很急。
  “好,那我马上起。”楚天齐说完,挂掉了电话。

  曲刚来干什么?莫非是昨晚的事?带着一丝狐疑,楚天齐起床、穿衣、洗漱,然后从套间出来,打开了外面的屋门。
  曲刚没有进门,而是盯着楚天齐上下打量一番,疑惑道:“局长,你没事吧?”
  “没事呀。就是正睡懒睡,被你惊醒了。”楚天齐笑着说。
  “你……我进去再说。”说着,曲刚走进屋子,随手关上屋门,再次打量着楚天齐。
  “老曲,怎么啦?有话直说。”说着话,楚天齐走到办公桌后,坐了下来。
  曲刚就那样一直盯着楚天齐,只到对方坐下,才走上前去,说道:“今天我老婆早上出去锻炼,听人说你晚上让人袭击了,好多人围攻你。就回去告诉了我,我马上就赶过来了。”
  对方的回答,在楚天齐意料之中,但他还很是疑惑:“具体是谁说的,怎么说的?”
  “她也说不清,那些老娘们都这么说,反正她到的时候,先到的人都已经知道了。”曲刚回复,“说……说什么的都有。”
  看到对方说话有些吞吐,楚天齐道:“老曲,听到什么就直说,咱俩还有什么避讳的?”
  听到对方真诚的话,曲刚脸上闪过一丝激动,坐到了椅子上:“说你做事太绝,得罪了好多人,让别人没活路,所以才被人报复。有人说是你以前的仇人,还有人说是你的情敌,也有说是你的政敌,甚至还有人指名道姓。”
  “不管哪种说法,好像都在强调一点:恶有恶报。”楚天齐调侃一句,又反问道,“你怎么看?”

  “政敌报复一说,根本站不住脚,这是有违官场潜规则的,官场恩怨就要用官场的规矩办。再说了,你也没有把什么人得罪到这种地步呀。”说到这里,曲刚略一停顿,又道,“你知道吗?竟然还有人把我也列了进去,当然说张天彪的更多,张天彪虽然混蛋,但绝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哦,是吗?”楚天齐笑着问,“还有谁呀?”
  “那就多了,几乎把许源县太半个官场人都说了,反正昨天晚上去参加婚宴的领导,几乎都被列到了你的对立面。”曲刚也不禁好笑,“简直把你树成了人们的公敌。这纯属就是扯淡。”
  “我想我还没那么恶,不过被这么一描,好像我又恶了好多。这个传言的出台,本来就是为了恶心我,也是给大家添堵。”楚天齐摇摇头,“好不容易消停几天,又非得把我推到风口浪尖上去。”

  “应该没人相信这个说法,尤其官场中人更不会相信,人们只不过传几天,就会过去的。”曲刚又换了下一个话题,“至于情敌说,我觉得和政敌说的目的一样,就是为了恶心你。”
  “你怎么这么肯定?”楚天齐反问。
  曲刚一笑:“从和你合作以来,我发现你这个人好多时候都没有得理不饶人。即使真有情敌一说,也肯定不会把对方逼到绝地,从而让对方如此忌恨。”说到这里,他话题一转,“局长,你没有遇到袭击吧?谁敢到公丨安丨局撒野?”
  “当然没人敢到公丨安丨局撒野。”说到此,楚天齐也话题一转,“关于我被袭击,人们又是怎么说的?”
  “人们说的很笼统,也没说在哪。就说好多人在晚上围住你,有男有女,那些人都拿着大砍刀,还说把你砍伤了。这不是瞎编吗?”曲刚显然不相信。
  楚天齐缓缓的说:“我真被袭击了。”
  “什么?”曲刚从椅子上跳起来,绕到楚天齐近前,“受伤了没?在哪?真有人这么大胆?”
  楚天齐道:“就在公丨安丨局门口往东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就是从南边那个岔口过来不远,就在昨天……”
  曲刚抢了话:“昨天?昨晚咱们还一桌喝酒呢。怎么没听你说起过?你到底受伤没?”
  “老曲,别一惊一乍的,我没受伤,听我慢慢说。”说着,楚天齐示意曲刚坐下,然后接着说,“昨天坐大巴车,到那个岔口的时候……”楚天齐简单说了昨晚的事,但没提到高强的名字,只说是厉剑给自己解了围。
  听到对方的讲述,曲刚骂道:“妈的,一定是有预谋的。”骂过后,曲刚急问,“你真没受伤?”
  “没受伤,不过也差一点。”说着,楚天齐走进里屋,拿了昨晚那件外套出来,“还赖自己手头功夫差。”
  曲刚接过衣服,来回端祥一番,又盯着楚天齐左胸看了看,才道:“好险呀,好险。以后再出去,必须带车,让厉剑跟在你身边,我一会就跟厉剑做强制要求。”
  “没这么邪乎吧?”楚天齐不以为然。
  “局长,你也得重视起来,你不只是代表自己,身上还担着全县人民的安危呢。”曲刚神情很严肃。
  楚天齐笑了起来:“本来我也是受害者,你们都应该安慰我才对。这倒好,昨天让厉剑批评一通,今天你又训我。”
  曲刚“嘿嘿”一笑,马上面色一整:“我马上让人去查。”

  楚天齐摆了摆手:“老曲,这分明就是有预谋的,查也白查,还是想想究竟是什么人出手的吧。”
  曲刚收住脚步,怔了怔,又坐到了椅子上,想了一会儿,他说:“假药案涉案者嫌疑最大,八成就是那个什么喜子。”
  日期:2017-06-07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