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8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次举目四顾,楚天齐暗道“好险”。刚才只顾救人心切,没曾想这些男女竟是一伙的。刚才左胸那危险一刀,就是躺地粉衣女子刺来的,背后那一刀是先前女子刺的。想到这里,楚天齐急忙去摸左胸,触手之处是一个长条破洞,向里一摸没有碰到肌肤,手上也没有湿的黏稠液体。他心中大定,知道自己没有受伤。
  不用说,今天这帮人的所作所为,一定是有预谋的。正是因为想透了这一点,楚天齐刚才才没有去追对方,而是按原路退了出来,他不知道对方在巷子另一端是否有埋伏。
  两道光柱亮起,一辆汽车迎面驶来。
  向旁边一闪,略一辨认,正是自己的专车。楚天齐赶忙又来到路中,向对面汽车招手。

  汽车停在楚天齐身旁,两人从车上跳下,直奔楚天齐而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司机厉剑和学生高强。
  两人没有先打招呼,而是径直来到近前,扯住楚天齐左胸口的破洞察看。当他们确认局长没有受伤时,才长嘘了一口气。
  不等两人发问,楚天齐已经拉开车门:“上车再说。”说完,坐了上去。
  厉、高二人也迅速上了汽车。

  楚天齐先要求汽车绕路驶向后面那条街,然后向二人简略讲了刚才的事情。
  “可恶。”高强一拳砸在椅背上,“增加警力、调用监控录像吧。”
  楚天齐摇了摇头。
  厉剑则脚下狠踩油门,就好像踩着那几个可恶的人似的。

  围着两条街转了两圈,中途还下车几次,但都没有发现那些人的身影,也没有看到可疑的车辆或场景。
  把楚天齐和高强放到巷子北口,厉剑独自开车到了巷子的南口。
  打开手电,师徒二人开始搜寻着。他们发现,巷子北出口有轮胎的痕迹。根据轴距及轮胎纹路,高强判断,这是两辆二一二汽车。
  继续向巷子里走去,发现地上有七个装着白色粉沫的塑封袋,有两个袋子已经破裂,白色粉沫散落在地上。通过颜色和味道看,肯定是石灰。高强戴着专用手套,把这些小粉沫袋子装进了自带的袋子中。
  穿过巷子,再没有其它发现,楚、高二人与厉剑会合,三人上了汽车。
  “现在该调用监控录像了吧。”高强再次征求意见。

  “我估计,不会有什么收获。”停了一下,楚天齐又说,“这么的,不要大张旗鼓。你去一下交警指挥中心,就以帮朋友查找丢失车辆为由,调一下录像。”
  高强回复:“好的。”
  回到单位,高强立刻开车出去了,厉剑随楚天齐到了局长办公室。
  进了屋子,楚天齐第一件事,就是查看衣服上的刀口。他发现,外套左胸被匕首划开的口子足有十多厘米,里面的V领毛衫也有被划断的线码。衬衫和背心倒是没有被划到,不过肌肤上却有一条浅色的红痕。

  “唉呀,好险。”道过危险,厉剑埋怨道,“局长,你今天就不该坐大巴车。要是咱们自己带车,他们肯定不敢对你下手。更不会利用你的善良,来这么一出了。以后遇到这种事,可得离的远远的。”
  “你说什么呢?身为公丨安丨局长,能见死不救?”楚天齐笑着道,“当然了,再遇到这种事,我一定多加小心就是。”
  厉剑尴尬一笑:“做好事也得先保护好自己,没危险再伸手也不迟。其实要我看,今天那些煤块就很蹊跷,刚才咱们到那察看的时候,我就发现那些煤块掉落的很特别,小煤堆之间最大宽度在两米二、三之间。如果是小轿车、越野车的话,正好可以通行,但大巴车却从中间过不去。看现场的轮胎印,应该是用拖拉机或三轮车拉的煤。本身拉的煤就不多,掉了那么多,车主能不收拾起来?这分明就是专门针对大巴车设计的,专门针对的你。”

  “当时没想那么多,后来又只顾着救人,事后当然我也觉出了不正常。”楚天齐说,“不只是煤堆,那几个受害人就值得怀疑。当我救下第一个人的时候,她就好像瘫软的一点劲也没有,其实她那时故意拽着我的胳膊,给那个胖子留出下手机会。等我甩开她,追那些人的时候,却听到身后有快速跑动的声音,那根本就不像被吓瘫者应有的表现。当时脑中刚一闪念,便又去救第二个人,眨眼间,两个女人就都出了手。

  其实他们所有人的装束都值得怀疑,男的全是戴着线织的帽子,衣领很高,不只遮住了嘴,都快挡住鼻子了。女人则是都留着长头发,在和我打照面时,又故意低着头,挡住了整个脸。另外,他们的匕首也专门做过伪装处理,本来大部分匕首都有寒光,即使在黑夜也很明显。可那些匕首根本就看不到光,要不是我眼神好的话,怕是都看不出来是什么。”
  “这些人真够歹毒的,竟然用塑料袋装石灰,这分明就是想让你打破石灰,伤到你的眼睛,他们才好对你下毒手。”说到这里,厉剑问,“局长,你当时看出里面是什么了?要不为什么没用皮带去打?”
  “我当时已经意识到上当,自然要多加小心了。”楚天齐这个回答半真半假。他当时意识到被骗,这确实不假,不过他也想到了周仝对他的警告。因为楚天齐在对阵辛长龙时,冒险用牙叼过飞刀,周仝曾两次对他进行警示。一次是用手机短消息,一次是以汇报工作为由,专门在局长办公室给他敲过警钟。所以他今天才没有去硬接,既担心那些“暗器”从墙上反弹后,对他造成二次伤害,也担心万一是毒液什么的。

  “局长,不是我要唠叨。你现在身份不同,不能只顾着行小善,去救什么身份可疑的人,而是要认清自己肩负着全县人民的安危,你的亲人和朋友都牵挂着你。”厉剑说到这里,轻叹一声,“还好对方没有开枪,要是在那个小巷里开枪的话,危险性可就太大了,看来以后你得枪不离身了。”
  “没那么邪乎吧?”虽然对方的话有些不符合身份,但现在只有自己和对方在场,对方是拿自己当亲人。所以,楚天齐调侃道,“厉主任教训的对,我以后一定分清好赖人,再决定帮不帮。”
  被楚天齐这么一开玩笑,厉剑反而不好意思了,马上换了一个话题:“局长,你觉得这是什么人干的?”
  想了想,楚天齐道:“八成是造假药那些人,不过也说不定。”
  “从今天他们的一系列动作看,显然是掌握了你今天的整个行程,甚至精细到了中巴车的行驶时间,时间已经精确到了分钟。”厉剑不无忧虑,“局长,没有家贼招不来外客呀。”
  楚天齐点点头:“这也正是我担心的地方。”
  零晨的时候,高强打电话过来,汇报了调阅录相的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