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81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博翰说:“而且进一步说:本来就是吗,植物裸露在外的花,用它艳丽的色彩美丽的形态去招蜂引蝶,人和植物不同的是:人的隐藏于不易看见的地方,于是就有了神秘感,它在用身体的形态曲线美丽相貌招蜂引蝶。不管有多神秘有多不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女人的器官也是花。”
  她扯上萧博翰的耳朵,说:“你真是太危险了,亏你想得出来。”
  萧博翰说:“这不是我才想出来的,我以前写过一首晦涩诗,有人叫朦胧诗,就是以花暗喻人的。花的命运,与人的命运有那么多必然的联系,在世俗的眼里,一朵花如果不能繁衍生息长出果实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还有,花朵为谁而美为谁而碎为谁而开为谁而落?对此话题的探讨似乎没有源头也没有尽头。这首诗编辑没看出其中的**,还在学校的报刊上给发表了呢。”
  她低头不语,头轻轻的没有任何征兆地就倚上了萧博翰的肩头。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是男女关系的新跨越。而萧博翰想到花,加之她的亲昵动作,激发了他的渴望,此刻,萧博翰最大的渴望就是想看看苏曼倩身上美丽诱人的花。
  萧博翰顺势把苏曼倩揽进怀里,用自己的大脑袋遮挡她的视线,唇轻轻地游弋在她的脖颈、下巴周围,而手伸进她的宽松衣衫,萧博翰以为她能拽出自己不老实的手,但她没有,而是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似乎有一种看不见心不烦的心态任自己在她胸脯上肆虐。
  当然,萧博翰的手不可能就此游弋在她的一个地方,如果仅流连在一个地方,那就太小看萧博翰的野心了,他的野心就是让她彻底陷入危险中。于是,他的手开始往下探去。

  她转过身子低下头,见萧博翰的衣裤真的撑起一个突兀的小丘陵,萧博翰以为她看一眼便罢了,谁知她毫不犹豫地拉开裤链,看了看突然蹦出来的东西,用手拨动了两下,脸上现出好奇的表情,那表情的含义是:男人的东西原来是这样子。
  好奇过后,望着萧博翰的脸说:“你想好,你能马上和我结婚吗?”
  萧博翰一下怔住了,这是一个很严肃很现实很困难的问题。
  她又接着说:“你不能马上和我结婚,你只能到此为止。我不愿因为一时冲动而给我的未来留下遗患。”
  苏曼倩的确很冷静,在萧博翰箭在弓上,弹在堂上的时刻,她还这么冷静地说出这些话,真的令萧博翰佩服得就想磕头作揖。
  萧博翰看她的眼睛,她的目光同样冷静,时不时还低头看看萧博翰的**的**状态,说:“淘气的家伙!让主人为难了吧?”
  萧博翰差点笑出声,但他把嘴闭上了,他得承认苏曼倩说的一针见血。
  萧博翰想这些,明知自己根本就不能和她很快的结婚,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多不确定的问题要亟待解决,但他的手还固执地赖在她的裤里,贪婪那种触摸的手感而不想缩回来。
  苏曼倩手也在动,她一面在端量它的样子,一面告诉萧博翰,她确实是第一次见到男人这个东西,挺好玩的,因为好奇有想试一试的念头。看见她那样子,萧博翰胆子大了,手进一步下探。
  这时,她脸上飘来一片羞涩的云,想拽出萧博翰的手但萧博翰没让她成功。沉思了片刻,她叹了口气说道:“造物主真不公平,你有一万次还是你,而我有一次就不是我了。”

  说完,她沉默了,不知该怎样抉择。
  萧博瀚也沉默了, 怎么办?谁能告诉萧博翰怎么办?
  这时,萧博翰想起她说的“只要有一次她就不是她了”那句话。同时萧博翰还想起自己的小学同学,自己一个邻居女孩,在她十八岁那年,被一个倒腾药材的已结婚的男人勾引**,结果嫁给了一个大她十几岁的佝偻腰的男人,过着擦眼抹泪的凄苦日子。
  自己当然不至于那样,但自己真的能和苏曼倩结婚吗?这个问题早就萦绕在萧博翰心头很久,很久了,他到现在也一直无法肯定自己的想法,更不知道未来自己和苏曼倩会变成什么样,因为有太多的因为。
  想完,萧博翰立刻把身体缩回来。

  萧博翰的心也变得黯然起来,是的,自己或许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自己了,自己变得残忍起来,也变得无耻起来了,是因为什么呢?或许是因为仇恨吧?
  过后的很多天里,萧博翰在寂寞与**交织的时候,他都会时常想起苏曼倩双腿间那朵花的形状、颜色,触摸那朵花时那种撩人心扉的感觉。
  史正杰和潘飞瑞在商议之后,还是暂时的停止了对萧博翰他们的攻击,或许他们两人算来算去,感觉兵不血刃的获得利益是最好的选择吧。
  这就给了萧博翰一个很好的整合时间,萧博翰要利用这难得的一段和平来完成自己对永鼎公司,恒道集团的整编工作。
  对于企业的整合是比较容易,但难度最后就落实在外勤这一块的权利分配上,不管从名气,还是在柳林市道口上的经历来讲,颜永无疑是超过雷刚很多了。
  纵观整个公司,可能也只有全叔能够在资历上压过颜永,所以萧博翰就准备把新公司的对外行动大权交给颜永来掌控,萧博翰认为这样最为合适。
  但在会议上,雷刚却发出了不同的声音,他摁熄了手中的烟,在萧博翰还没有谈完自己对整个公司的人事安排意见之前,雷刚就打断了萧博翰的话,说:“萧总,我有一个提议,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萧博翰眉头一杨,他从雷刚的语气中已经听出了不少的火药味,但萧博翰还是宽容的点点头,说:“那行吧,既然你连我讲话都能打断,肯定是有重要的话要说了,你说吧。”
  萧博翰刻意的提及到雷刚的失礼,也不过是暗示一下,让他注意一点,这里是新合并的两家骨干人员第一次参加的重要人事会议,不要因为你的鲁莽就破坏了。
  雷刚在得到了萧博翰的同意后,板着脸说:“萧总,我建议我们外勤这一块还是分成两个队好点,我可不想在前面拼杀的时候,背后有人给我撂黑砖。”说完,雷刚就瞥了颜永一眼,眼中是老大的不以为然。
  颜永当然听得出雷刚的意思了,他就呼的一下,站了起来说:“萧总,这个建议我也同意,和一些软蛋为伍,我也不大习惯。”
  雷刚一听,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抓起了面前的烟灰缸就准备扔过去,好在他的旁边是鬼手和秦寒水两人,这两人也都是眼明手快的主,一把就各自拉住了他的一支胳膊,烟灰缸才没有飞出去,但里面的烟灰还是乱纷纷的洒了出来,在会议室弥漫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