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7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看了他们一眼,稚嫩的脸,一看就知应该是警校的学生。他们站在门口,看着院子里的争吵,有些好奇,也有些不安。
  梁健走过去,沈连清亮了亮证件,他们放行了。他们刚走进去,就有人看到了他们,一会儿,明德就从人群里挤出来,站到了梁健面前。
  “情况怎么样?”梁健问。
  明德神情严峻地回答:“我们来的时候,已经有一部分人撤走了,现在这里的,大部分都是对情况不是很清楚的。另外,这娄山村的村民太不懂事了,要不是他们一个劲的搅合,情况会好一点!”
  梁健倒是明白为什么这娄山村的村民要搅合,如果娄山煤矿这事情真被梁健给查实了,那娄山村村民那两百万,估计得吐出来。
  当然,如果娄山村的村民愿意配合,从梁健个人出发,是可以不考虑将这两百万收回来的,但是这件事一旦查实,估计梁健能说上话的地方就不是很多了。所以,听到明德说娄山村的村民搅合,梁健也没说什么。只是问他有没有看到许单。
  明德摇头:“没看到。”
  梁健皱了下眉头,这里这么大的动静,许单竟然没出现,不合他的性格。梁健本想立即给许单打电话,但想到事情的关键,在于能否找到娄山煤矿在这里开采出来的东西。便暂时压下心底的疑惑,问明德:“坑在哪里找到了吗?”
  明德点头:“就在这旁边,我带你过去!”
  跟着梁健来的记者,都一脸迷茫却又无比兴奋地在那边对着被明德人围起来闹腾的那批人咔嚓咔嚓地照个不停,也有人拉住某个丨警丨察,想问个究竟,可没人能说出些什么。
  梁健看了他们一眼,让沈连清去将他们叫过来。
  有些人不情愿,梁健看着他们,道:“你们不是很好奇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吗?待会就知道了!”
  一群人跟着明德,往那个大坑出发。除了大院的铁门,顺着围墙往后走,这学校后面原本是个小山坡,小山坡旁原本有条小路,可如今这小山坡矮了一半,不少泥石滚下来将那条小路给埋了。一群人一脚高一脚低的,慢慢走着,那些扛着摄像机的大哥一个个脸都垮了下来。
  一会儿后,排头的丨警丨察忽然停了下来,后面没准备的几个摄像和记者,没反应过来,撞成了一堆。明德一挥手,啪啪啪地声音连串响起,然后强烈的白光将这里照成了白昼。那些记者和摄像走到前面一看,都傻眼了!

  一个直径有近三四十米的大坑出现在面前,坑内,泥石狼藉,坑底很深,距地面估计有十来米深。
  有记者问:“这是怎么造成的?”
  没人回答他。梁健也被眼前这一幕给震惊了,亲眼看到,和在手机屏幕上看是两种感觉。梁健转头问旁边的明德:“开采的地方是不是就在这个下面?”
  明德有些犹豫地摇头:“我找人下去看过,下面没什么东西,不像是开采过的样子!”

  梁健听后,愣了愣。如果这里不是开采所造成底下的空洞,那么这个空洞是怎么造成的,真正的开采点又在哪里?
  梁健一边想着,一边问:“那开采的入口在哪里找到了吗?”
  明德却出乎梁健意料地摇头:“没找到。村里没人肯带路,那些工作人员也都不肯带路。”梁健皱了眉头,这是他没想到的。他问:“既然你没找到入口,那那些工作人员你是在哪里找到的!”
  “我来的时候,他们都在刚才那个大院里,一部分人已经提前走掉了!”明德回答。
  梁健忽然想到许单那个电话,看来许单打电话来的时候,他们应该就已经在准备撤离了!梁健的心情一下子就沉重起来,如果找不到入口,找不到他们开采的地方,那么就拿不到他们所开采的东西去做检测,那就没办法证明他们是在开采某种稀有物质。如果村里没人肯作证,梁健甚至没办法证明,娄山煤矿在这里进行非法开采。至于这大坑,可以有无数种说法,只要有人撑腰,再离谱的说法,都能成立。

  梁健不由得有些烦躁,他已经在霍家驹那边做了保证,如果这一次失败,那么他以后再想获得霍家驹的帮助,和霍家驹达成合作基本上就是不可能了!所以,梁健的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梁健一咬牙,对明德说道:“既然这里会塌,就说明他肯定在这个下面做过些什么,导致下面空了,所以才会塌。娄山村不大,既然许单说,娄山煤矿是在娄山村开采,那么入口应该不会很远。你带人围绕这里四处找找,我带人到下面再去看看!”
  明德听到这话,立即拉住了他,道:“下面空洞面积比较大,塌陷的只是一部分,现在上层不稳定,很有可能会发生二次塌陷,下去太危险了,我看,还是打电话让消防总队派人过来,先做稳固工程,再进行检查。反正现在这里也被我们控制了,如果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也逃不了,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梁健想了想,也对,就没坚持要下去。趁着明德带人去周围寻找入口的时候,梁健准备去那个大院里看看,看能不能从那些工作人员或者村民身上找到点什么线索。他往回走的时候,有两个记者并没有跟其他记者一样留在那里,而是悄悄地跟了过来。梁健走出一段距离后,他们才追上来,其中一个,凑上前来,小心翼翼地问:“梁书记,您能不能跟我们说一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您把我们叫来让我们报道这件事,总得跟我们稍微提点一下吧!”

  梁健看了他一眼,离那个大坑有段距离后,这光线就弱了下来,昏暗中,梁健也看不清他的面容,便问他:“你是哪个报社的?”
  记者回答:“回梁书记,我是新青年报的!”
  梁健愣了一下,他倒是听说过青年时报,新青年报倒是没听说过。不过,此时也不是好奇这新青年报和这青年时报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的时候,他一边快步往大院走,一边随口回答:“待会到了大院里面,你们自然会就清楚的。”
  记者还想问,沈连清拦住了他。他只好闭了口。到了大院,进去后,刚刚才稍微安静一些的村民和工作人员,一看到人进来,立即又喧哗起来,有不少人往前冲,都被一一地拦了下来。
  梁健让沈连清找来了一个扩音器,试了试音后,看着那群神情焦躁地人,开口问:“大家也不用急,待会我会让人把大家都统一送到安全的地方去,等这里排除风险之后,才能让大家再回来!”
  话音落下,立即有人叫了起来:“你凭什么把我们送走!排除什么风险,你把话说清楚,你凭什么把我们都关在这里!”

  梁健仔细看了看这群情绪躁动的人,发现大多躁动的都是村民,那些穿着统一服装的工作人员,倒是相对比较冷静,也有面露紧张的,但基本都能保持沉默。发现这一点后,梁健将沈连清叫了过来,轻声对他吩咐:“你先去安排两辆大巴车,待会把这些村民和工作人员分批送走。”
  沈连清点头,正要走,梁健又叫住他:“你给许单打个电话看,看能不能联系上!”
  日期:2016-07-09 0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