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81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博翰最先明白自己是在这个地方是因为那种房间里特有的香味,一种淡淡的犹如是兰花的香味,白天他就对这股香味有点恋恋不舍了。
  接下来,萧博翰就看到了一双眼睛,夜色中的一双明亮的眼睛,那是苏曼倩正在他的面前看着他,她就坐在床头,斜靠在床靠上,一眨一眨不看着萧博翰,也不知道她已经看了多长时间。
  他们四目相对,竟一时无语,她乌黑的头发飘落下来,有一小锍扫到了萧博翰的面颊,她脸色红润,眼神羞涩而兴奋,她的身段曲线苗条优美,玲珑有致,青春的气息从她的身上洋溢出来。她是典型的东方美女,没有任何修饰,一切都显出自然、纯朴的女性美。
  萧博翰的心莫名奇妙地“砰砰”直跳,把手按着胸口上,但心仍然抑制不住的狂跳不止,这个夜晚,这样的香味,这样的目光,让萧博翰仅仅打量了她两秒,这两秒钟她给萧博翰的视觉冲击一生难忘,成为抹不去的印记而铭刻在骨子里。
  萧博翰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接着像是感觉到那里不对,他又摸索着穿上了鞋,站了起来,萧博翰还是不太熟悉她家的房间结构,正想掏出打火机照亮,她也站了起来,伸出手,拉着萧博翰,她伸手划拉一下,找到床头的开关,打开灯。

  在灯亮的一瞬间,萧博翰看到在她忧郁的脸上隐藏几丝甜甜的微笑。
  萧博翰站着那儿,开始仔细的打量她的房间了,一个小小的书柜和一个衣柜靠在墙边,还有一张休闲的茶桌,上面摞放着几本小说,其中一本是飘扬的《第一秘书》,是自己早些时候送给她的。
  在这摞书旁边,搁置一本舒婷的诗集,还应该有《泰戈尔诗选》,她很喜欢这本诗集,但不知为什么没在其中。此外还有类似读者文摘、散文选刊以及爱情婚姻方面的杂志。
  萧博翰犹豫了一会,在这个漆黑的夜晚,自己和苏曼倩呆在一间屋子里,他相信他们一定会发生什么,但萧博翰又理智的告诉自己,自己不能那样做,但理智到底有多少分量,特别是对自己这样一个人呢?萧博翰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一个人,他知道自己的理智在很多特定的情况下是毫无约束力。
  这样想着,萧博翰决定离开这里。苏曼倩看萧博翰在房间中央站着,脸上阴晴不定的样子,忙说:“坐呀,是在担心什么?”
  萧博翰说:“不是。我该走了!”
  苏曼倩说:“今天是周末,明天不是不上班吗?不回去是不是会有人说你?”
  “那到不是,你是知道的,我怕给你带来不好的影响,毕竟这是公司。”
  苏曼倩松了一口气似的,说:“那就没什么了不起了。你要是一定要走,那就等我睡着了你再走,行吗?”
  萧博翰一时无语,稍后才说:“好吧,那我就等你睡着再走吧。”
  苏曼倩高兴了,“嗯,谢谢你!我想,你不会把我一个人扔在屋里。你的心没那么狠。”她这么一说,萧博翰反倒不好意思了,心想:“苍天大地,还有满天繁星,你们睁开眼睛为我作证。”
  其实,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在苏曼倩脱去毛衣时,两只手背后拽下衣服的那一刻,她饱满的胸脯撑起她的衣衫,萧博翰犹如遭受了雷击,苏曼倩的毛衣带起了里面的衬衣,露出了一抹酥胸,萧博翰看看她,心立刻跳动起来,略一低头,她的肌肤白皙娇嫩,毛细血管隐约可见。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柳苏曼倩的乳,玲珑而丰满,挺拔又白皙,但萧博翰没有丝毫的邪念,在萧博翰的眼里,她的乳如同她的脸颊,她小巧的鼻子,她清澈的双眸一样,只是她身体一部分而已,萧博翰看到的,只有苏曼倩那种纯真羞涩的表情,只有她的眼神中流露出的妩媚和灵动,她眼神中流露出落寞与忧伤。
  苏曼倩的脸一下就红了,她赶忙拉了拉衬衣,遮住了那不小心露出了春光,她的身材与相貌是如此的美丽动人,萧博翰真的替她担心:如果自己的**铺天盖地地来了,翻腾得飞沙走石天昏地暗,自己那一点道德感就是一枚干枯的叶子,只能随之飘飞翻转、无影无踪。
  于是,萧博翰提醒她,是发自内心的提醒她:“曼倩,你这样很危险! ”
  “危险?什么危险?”她一本正经地询问萧博翰。

  萧博翰一本正经的告诉她:“你的危险来自我!”
  “你敢!”苏曼倩歪着脖颈,佯装发怒的样子更加动人。
  就在那一刻萧博翰就想把她搂进怀里,吻上她的娇嫩脖颈与白皙的胸脯。有了这个不可告人的想法,就止不住看看她的胸,苏曼倩发觉了萧博翰不怀好意地看她,低头看看自己的露出沟,脸红了,命令他:“流氓,眼睛挪开地方!”
  萧博翰立刻按照她的命令移开目光,但思维还在她的胸上流连移动。也许他移开目光给她造成了自己是正经男人的假象,也许她不怕或者喜欢来自萧博翰的危险,这两种可能都有,使得她毅然决然地迈动了脚步。
  第三百二十四章:一代枭雄
  她上床了,萧博翰乘机牵上她的细嫩柔软的小手把她扶了一把,本来萧博翰想松开,但他实在太贪婪、流连那细腻柔软的手感,不肯松手,她觉察到萧博翰的不良企图,突然用力狠劲地甩掉了萧博翰的手,萧博翰再次厚着脸皮抓住她的手,可怜巴巴地看着她,脸色有些绯红地看着她。

  苏曼倩顿生怜悯之心,说了一句:“没皮没脸!”之后,就任由他放肆了。
  在萧博翰理由充分的提议下,他们相挨着坐在床上,身体有一拳头的距离,可攻可守,不远不近正好,萧博翰刚坐下,心底欲~望就开始如这杂草葳蕤而生,谋划着怎样才能让她立刻进入危险。她似乎没注意到萧博翰的表情或者无法洞察他的龌龊心思,抚弄着盖在身上的被子,忘情地看着那被面上的图案,若有所思。
  半天,苏曼倩突然问:“博翰,这图案上的花儿为什么生得这么好看?”
  萧博翰知道她可能希望自己说出“花如人人如花,花与美人相媲美,人与山花相映红”之类的讨好语言,但这种回答过于平庸,萧博翰向来拒绝平庸,于是萧博翰从另一个角度回答:“花儿的漂亮往往是为了招蜂引蝶、受精授粉、传宗接代、繁衍生息,花,就是植物的器官,换一个方式说,生物的繁殖器官是花,包括人。”
  她听了,歪着头看萧博翰,好长时间才弄明白萧博翰换个方式的回答。
  她随手轻轻地拍打他一巴掌,打在萧博翰的头上,相当于定点抚摸的那种——“打是亲骂是爱”,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打完后她说:“你想歪了。 ”
  日期:2016-07-08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