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606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煤老板们不是要赔死了呀!”胖子撇了撇嘴,都说煤老板财大气粗,但就这么看,煤炭生意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他们赔?开什么玩笑啊,谁赔他们也赔不了……”
  胖子的话引来了周围的一阵哄笑,一个正往嘴里扒拉着面条的司机说道:“小兄弟,就你这样的也来贩煤,不怕把你老爹赚的家底给赔光掉吗?要我说,你还是赶紧回去找点别的生意做算了……”
  “我说错了吗?”胖子被众人笑得一脸的莫名其妙,整天被人这么往外偷煤,怎么能不赔钱呢。
  “小伙子,这里面的水可是深着呢……”
  和胖子坐在一桌的那个老司机比划了个抽烟的动作,胖子这点还是很有眼色的,连忙一根烟递了过去,想了想干脆又把剩下的大半包烟塞在了那个老司机的上衣口袋里。
  “小伙子,听过无奸不商这句话吗?”
  那个中年司机用一副语重心长的神态对胖子说道:“你要记住,商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奸诈的人,他们永远都不会做赔本的买卖……”
  “无奸不商,其实最早是夸商人的……”胖子弱弱的回了一句,他也是做生意的,中年司机怎么说,自己岂不是也被归类到奸诈那一类人中了嘛。
  “嗯?什么意思?”听到胖子的话,中年司机显然愣了一下,谁不知道无奸不商是个贬义词啊,这年轻人怎么反过来说话呢。
  “大哥,无奸不商这句词,其实最早的那个奸字,是顶尖的尖……”
  胖子原本就是个喜欢显摆的性子,看到自己的话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之后,不由得意的说道:“古代的米商做生意的时候,除了要将斗装满之外,还要再多舀上一些,让斗里的米冒尖儿。
  因此那会形容商人,用的是无“尖”不商这个词,只是后来随着时代的发展,逐渐演变成了“无奸不商”,大哥,这商人也是有好人的……”
  无尖不商的来历,胖子以前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在古玩市场厮混了半年多,这一类的知识倒是增长了不少,难得有机会卖弄一下,胖子说的是眉飞色舞。
  “没看出来,你这娃子倒是挺有学问的啊?”中年司机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胖子,说道:“那你知道煤老板们为什么每天都损耗那么多煤还能赚钱吗?”
  “这个真不知道,来,大哥您喝茶……”
  听到中年司机的话,胖子顿时变得低眉顺眼起来,很狗腿的给那司机倒上了杯水,俗话说隔行如隔山,虽然身在晋省,但胖子连煤炭是怎么开采出来的都搞不明白。

  “哎,这就对了……”
  司机笑着喝了口水,说道:“这煤老板也分为几种的,一种是有煤矿的煤老板,实力大的投资几百上千万或者承包一处好的煤矿,实力小的就花个几十万建个小煤窑,他们是咱们这里最牛逼的人物……
  还有一种煤老板,是专门贩卖煤炭的人,甭管是国营企业用煤还是私人企业用煤,基本上都要通过这些煤贩子,我们被偷的那些煤,也都是属于这些煤贩子的,和煤老板们的关系不大……”
  “每天被偷那么多煤,煤贩子还不要急眼啊?”胖子开口插了一句,反正这事儿要是换做在他身上,胖子那是要和偷煤的人拼命的。
  “奶奶的,他们急什么眼,这就是一**商!”
  听到胖子的话,那个司机反倒是有点急眼了,没好气的说道:“这些煤贩子就没个好东西,你知道他们买来的煤,有多大的利润吗?”
  “不知道!”胖子很老实的摇着脑袋。

  “这矿里出的煤,到他们手上一倒腾,能翻个上百倍的利润,妈的,就这样,这些人还拖欠我们的运输款……”司机的情绪有点激动,说话的时候已然是骂骂咧咧的了。
  “没错,煤贩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是啊,我上次去要运输款,还差点被他们给打了……”
  中年司机的话,显然引起了饭店那些司机们的共鸣,一个个均是没好声的嚷嚷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在开什么审判大会呢。
  “大哥,您还是说说,他们怎么赚上百倍的利润吧?”
  胖子对司机的话很是动心,话说他在古玩市场倒腾文玩,最多也就是十几倍的利润,和中年司机所说的煤贩子一比,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啊。
  “掺水掺煤矸石呗……”司机一言就道出了这其中的猫腻。
  原来,煤贩子从煤矿或者是从个体运输商手里买来的煤,都是需要经过“加工”之后,再以市场价出售出去的,而这个“加工”才是利润来源的主要部分。
  说白了,“加工”就是掺假,而掺假的方式通常分为两种,一种是掺水,而另外一种就是掺煤矸石了,而这两种行为可以同时进行,加工后的煤炭,利润会高的惊人。

  以掺水为例,工业用水的价格比较高,以平均每吨10元计算,10吨煤差不多可以掺入2吨水。
  目前6000大卡的市场煤价为900元左右,也就是说10元的成本卖出了900元的高价,中间的利润率达到了近90倍。
  既然能在这一行干,就说明那些煤贩子会和一些水泥厂电厂等需要煤炭作为燃料的厂子关系不错,这样一来,免费获得煤矸石和炉渣就非常容易了,因为煤矸石即使需要买也是非常便宜,每吨超不出20元。
  这样一来,在原煤或者是精煤之中掺入煤矸石和炉渣的利润率就相当高了,甚至可以达到了900多倍。
  并且煤矸石和炉渣都是经过多次燃烧才能变成灰状体的,所以一次烧过后产生的炉渣在煤贩子的“加工”下,会重新回到煤炭中,再次以煤炭的价格出售,如此循环,那利润会高得让人无法想象。

  有一些实力雄厚的煤老板或者是煤贩子,干脆就自己开个洗煤厂,说是洗煤厂,其实却是干的配煤厂的活,他们用洗练精煤的名义,往煤炭里面掺入水和煤矸石,这在行内几乎已经是人人皆知的事情了。
  而对于厂家来说,长期烧掺了黑石头的煤炭对锅炉的磨损是非常大的,会极大地缩短锅炉的使用寿命,掺的越多,磨损程度越大。
  所以这掺假也是需要看人下菜的,能给卖出掺假煤,基本上都是关系户,掺假比例多少是要看和客户关系远近的,与买家领导关系好的就多掺点,关系一般的就少掺点。
  “年轻人,你说说,他们那么高的利润,一车丢个几百斤煤,这还叫事吗?”中年司机最后下了个总结,他们只是单纯的运输商,并不是那种自己到煤矿买了煤拉出去赚差价的个体户,所以就更不在乎车上的煤被人偷掉一些了。
  “奶奶的,这……这还真他娘个的是奸商啊……”
  中年司机的一番话,让胖子和方逸等人听的是目瞪口呆,原本胖子以为自己二三十元进货价买来的珠子一两百块卖出去,就已经够黑心的了,但要是和煤贩子的手段比,却是直接就被甩出了几条街去。
  “小伙子,你要是想卖煤,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些人啊?保证拿到的都是没掺假的煤……”
  日期:2016-11-07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