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664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季远大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便是站了起来,一离身,走了出去,留下一大堆张目结舌的眼睛和嘴巴。
  “我去看看季市长。”看到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常务副市长王端启连忙站起来说道,要出去找一下季远大。
  杨国昌此时才反应过来说道:“不用找了,他走了,你还在,现在我们继续研究这个问题。”
  杨国昌一时有些蒙,没想到季远大会讲出这番话,明显是出格了,但是他此时如果反应过于慌乱,那就显得他没有定力,他必须要主持好这一次的常委会,把事情研究好定下来,至于季远大的事情,等事后再说。

  王端启一看,只好又坐了下来,杨国昌见季远大已走,他就直接针对这个事情做了安排,要求市政府务必要贯彻落实好夏伟仪的批示,让各个污染的企业一律关停,搞好环境治理,必须等到环评达标时才能再开工生产!
  王端启代表市政府作了表态,他表完态之后,杨国昌立刻宣布散会。散完会之后,杨国昌略想了一下,觉得自己必须亲自去省城一趟,把季远大这个事情给说个明白,不然,事后如果省委知道了,必然会造成一定的麻烦,他现在绝对不能再给季远大背书了。
  想到这里,杨国昌立刻前往省城,到了省城之后,去联系夏伟仪,而一联系,却是知道夏伟仪去京城了,不在省城,大概也是因为环境污染的事,去京城向国务院汇报了。
  一看到夏伟仪不在,杨国昌想了一想该怎么办呢,是不是要就此回去不汇报了?要不向省长汇报?但是一想向省长汇报似乎不大合适,而且高家采也有可能与夏伟仪一起去了,环境治理是政府的责任啊!
  仔细盘算半天,他突然想到了叶平宇,叶平宇现在是省委副书记,协助夏伟仪工作的,要不向他汇报一下?这个事情必须要早汇报,如果汇报完了,那便是政治态度问题,季远大的牢骚很是严重,已经超出了牢骚的范畴,已经是一种政治攻击了,如果他不及时汇报,难免会让夏伟仪觉得他包庇,在这个时候,他必须要与季远大划清界限了。
  杨国昌心中一定,便是去找叶平宇。叶平宇现在的办公室搬到了原来冯深所在的房间,纪委书记的办公室那边他也有时过去,但是相对来说比较少了,因为他现在是省委副书记了。
  而他这个省委副书记看来很受夏伟仪的器重,一有什么事便是找他去办,弄得他现在比原来忙多了。本来现在实行的是常委负责制,也就是说各个常委各负责一部分工作,然后直接对常委会负责,不像原来那样,还需要副书记进行分管,现在是专职副书记,只是协助省委书记抓好党务工作,手中不再负责具体的工作了。
  但是再常委负责制,也离不开书记的领导,事情上常委会之前,必须要向书记汇报,书记同意了才能上常委会,因此在上常委会之前,要有一个必经的程序,那就是要向书记汇报情况,征得书记的同意。
  书记虽然不能直接决定某些事情,但是上不上常委会他说了算,这是书记强势的地方。而现在如果有常委来向他汇报问题,夏伟仪总是告诉他们先向叶平宇汇报一下再说,让平宇同志把一把关。
  夏伟仪一下子把叶平宇推向了前台,增加了叶平宇手中的权重,让他这个省委副书记不是有名无实了,各个常委,除省长之外,必须要先向他汇报工作情况,然后才有可能上常委会。
  这也是杨国昌会想到向他汇报工作的原因之一,现在在大家看来向叶平宇汇报工作和向夏伟仪汇报工作是一样的,叶平宇手中的权力顿时膨胀了起来。
  杨国昌来到叶平宇的办公室,称呼了一声叶书记,当然此时这个叶书记与原来那个叶书记含义不一样了。叶平宇抬头一看见他,便连忙起身迎接笑道:“杨书记啊,快进来坐,快进来坐。”
  事先早已经过了通报,但是叶平宇见到杨国昌仍然显得十分的客气,夏伟仪越把这种权力交给他,他越是要谦虚一些,不然会招人人嫉恨的。
  韦高博进来给杨国昌倒了一杯水,然后便带上门走了出去,叶平宇与杨国昌坐到了一起。叶平宇不知道他来找自己什么事,但是他知道江夏受到央视曝光的事情。
  “杨书记,你是稀客,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找我?”叶平宇笑了一下说道。
  听到稀客两个字,杨国昌突然感到一阵惭愧,之前与叶平宇的交往不多啊,而以后看来要多交往了。
  “叶书记,我过来向你汇报一个事,事情很紧急,也没有提前联系,就直接过来找你了。”杨国昌沉了一口气向叶平宇说道。
  叶平宇一听,笑着说道:“说什么汇报,杨书记你有什么话就讲吧!”
  杨国昌这才向叶平宇汇报起季远大在市委常委会上的表现来,表示觉得这个事情很严重,必须要向省委作出汇报。
  “叶书记,季远大政治素养不高,讲出了这样的话,我作为市委书记深感惭愧啊,平时没能带好班子和队伍,导致个别领导干部作风不谨,讲话随便,直至出现了这种事情,我感到很内疚,等夏书记回来了,我还要向他作出检讨!”杨国昌在讲完之后表态道。

  叶平宇坐在那里默默地听着,当他知道季远大居然在常委会上公然讲出这番话以后,心里面也是感到震惊,心想这个季远大失去心智了,如果没有失去心智了,那就是胆大妄为了,什么针对李步刚,针对江夏市,这不是意气用事吗?在政治上最忌讳的事就是意气用事,谁意气用事就说明谁的政治寿命要终结了,用一句迷信的话来说那就是气数已尽了,如果没到这种地步,一般不会讲出这种蠢话的,现在季远大绝对是在犯糊涂了,气数要尽了,别人就是想保也是保不住的。

  而杨国昌此时专门过来向省委汇报此事,说明他没有与季远大站在一条线上,而是选择了与省委站在一起,说明他今后的政治态度要变,要转变立场了!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季帅回国
  听完杨国昌的汇报,叶平宇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从表情上看不出任何的内容来,虽然杨国昌讲的这个事情让他感到很是吃惊,但是他始终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的内心外露,这是成为一名高级领导干部的必然修炼。
  即使是再亲和的领导人,也不会把自己的喜怒哀乐暴露在脸上,这是不成熟的表现,这样的人可以当明星,但是当不了政治家,政治家必须要有那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猛虎趋于后而魂不惊的那种气魄,显然一个喜欢把喜怒哀乐挂在脸上,让人猜出你的心里是什么想法的人是做不到这种境界,如果做到这个境界了,那么他必然就会喜怒不形于色了。
  叶平宇当然也希望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只有能达到这样的境界,才能气吞万里如虎,掌握更大的权柄。
  杨国昌把事情汇报完了之后,便是坐在那里看了叶平宇一眼,想听一听叶平宇的意见,但是叶平宇在他讲完之后,只是平淡地讲了一下道:“杨书记,这个事情,等我见到夏书记,会把这个情况向他转达一下,你看可以吧?”
  日期:2017-01-16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