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3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无妨”吴王哈哈一笑之后,对着广孝说道:“先生是修道之人,修的十成仙的大道。对兵法不了解也没什么。现在我们七国联军和朝廷的军队胶着,京城内部反而开始空虚。朝廷里面就真有那支军队,也要留着护卫京畿之地。现在这个时候,先生和诸位大修士赶往淮南国都。只要下手快一点,与战事无碍……”
  说到广孝不懂军法,这位昔日的大方士脸上流露出来疑似不以为然的神情。昔年前任大方师徐福都曾经说过广孝如果弃了方士一门,专修兵法诡道之术,必定是当时的战法大家。投靠吴王刘濞的时候。也想着自己在吴王面前兼一个谋士的差事。没有想到刘濞从头至尾都是拿他当做方士保镖来用,广孝向吴王献的计策竟然一条都未能采纳。这个已经让他在心里恼火了,只是广孝的城府太深,旁人没有发觉而已。

  看到广孝没有说话,吴王只当他默认了。当下也不管梁国的战事紧急,安排了以广孝为首的修士十余人。让他们连夜出城赶往淮南国都寿春城,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得到炼丹的丹炉和丹方。得到这样的宝贝之后,他们再去结果了淮南王小刘喜的性命。等到他日刘濞得了天下、长生不老之后,这次所有的修士都要封一个千户侯。
  听的吴王说话无礼,一边的灌无名脸色有些难看起来。眼看着他就要发作的时候,广孝给了自己的徒弟一个眼色,示意他不可造次。当下这一对师徒隐忍着不声不响的熬到了天色将黑的时候,随后趁着大家都在准备奇袭寿春城的时候,这师徒二人利用五行遁术离开了这里。
  按着正常的道理来说,没有了广孝这样级别的大修士,这次偷袭就应该终止。先放弃淮南王这里,等到自己的七国联军一鼓作气攻下梁国,直捣长安城之后。一统天下称帝之后,回来直接让小刘喜将丹方和丹炉送过来便是。
  不过刘濞听到了长生不老药之后,脸色已经开始放光。就算没有了广孝他也要将这件事办好。当下刘濞也算是豁出去了,他几乎召集了自己府中所有的修士,准备去大闹寿春城。

  第三天上午,看守寿春城城门的军士在城门口发现了两大车木炭。寿春城本来就位于南方,现在又是春末夏初的季节。这个时令家家户户都是烧柴的,就算是城里的大户也不会用到这么大量的木炭。
  而且问到这么多的木炭是做什么用的时候,送碳的人又说不上来,只说是城里有人定下了这两车木炭。但是具体是谁定下的有说不明白。当下。守城的兵丁要扣下这两车木炭,让订货之人自己去城中的官衙去申报木炭用途。
  没想到运送木炭的人听到之后,竟然一哄而散,连这两大车木炭都不要了。本来这件事也没有什么,不过这样一来就变的蹊跷了。当下正是七国与朝廷交战的紧要关头,守城门的兵丁不敢大意,直接将这件事报知了淮南王府。
  听到了是两大车木炭被扣下了之后,吴勉和淮南王还没有什么,归不归倒是哈哈的笑了一阵。笑完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学的倒是不慢,不过可惜了,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候。要是冬天的话,差不多这事就成了。”
  对着淮南王说道:“殿下,你再让人去查查这两天是不是还有硝石和硫磺运到寿春城了,如果老人家我没有才猜错的话,那两样东西应该就藏在位于王府不远处的民宅里……”
  事情和归不归猜想的一样,在王府外面的一间民房里,找到了一百多斤的硝石和两百多斤的硫磺。而这间民房的主人竟然是淮南王府中的内侍,不过这内侍的胆子倒是不大,被归不归吓唬了几句之后,将他是吴王刘濞派到淮南王府坐探的事情连盘托出。当下,淮南王小刘喜本来要将这小内侍在王府门前斩首,不过行刑之前却被归不归拦住:“殿下,这个人先留着,正好有件好玩的小玩意儿要给你看看。”

  当下众人回到了王府的院子里,归不归将木炭、硝石和硫磺各取了少许。将他碾压成粉之后搅拌在了一起。满满的倒在一只干燥的青铜酒爵里面。随后用锡板紧扣在酒爵上面,只留出来一个小小的缺口。一切准备做完之后,老家伙去过来一只火烛,笑眯眯对对着淮南王小刘喜说道:“殿下,请退后,下面就是见证上神技的时刻了。那谁,你过来……看谁呐,就你……找根草棍引出火苗来,然后将这火苗顺着这个小洞在里面点一下。别怕。好玩着呐……”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将手里的火烛递给了那个被押过来的小内侍。将他松了绑之后,归不归也捂着耳朵远远的退到了一边。
  小内侍本来自知难逃一死,不过事到如今反倒是豁出去了。当下按着归不归教的那样,在地上捡起来一根小小的草棍,引出来火苗之后,探着头将火苗伸进酒爵上面的小缺口中。就在火苗点到那些粉末的混合物的霎那间,伴随着一声爆响,那支青铜酒爵突然炸开。小内侍的身体正前倾盯着酒爵,这爆炸的威力大半都承受在了他的身上。
  随着一阵惨叫声,这名吴王刘濞的坐探仰面摔倒在了地上。他的上半身鲜血淋漓。两只眼睛都被炸瞎,整张脸都是血肉模糊的一片。胸口被炸出来一个大窟窿,鲜血不停的向外喷涌。看的围观的人都是一阵的心惊胆寒,都不明白刚才只是一点木炭、硫磺和硝石的粉末,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威力。虽然当时吴王炼丹炸炉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不过直到这个时候,这些人才明白当时炸炉时的可怕场景。

  看着坐探断了气之后,归不归这才对着脸色有些发白的淮南王小刘喜说道:“殿下。刚才老人家我的量加起来还不到二两。现在外面运进来的木炭、硝石和硫磺可是有几百斤……”
  这句话点醒了下刘喜,想不到这次吴王玩的这么大。当下淮南王下出王旨,寿春城四门紧闭。开始逐家逐户的抽查可疑的外人。只要不是寿春城的当地百姓,都要关押在官衙当中。然后由当地的百姓、地保作保之后,才能将这些外人放出来。不过一旦发现其中有他国派来的细作,收留细作的人一律连坐。
  说实话,这些后世被成为丨炸丨药的原料并不是用来针对淮南王的。广孝师徒俩走后,吴王几乎已经没有了可以和吴勉、归不归动手的资本。虽然当时广孝曾经说过归不归的术法八成已经空了。不过就算只有那个白头发的吴勉,这件事也是极为的辣手。
  不过吴王已经下了王旨,那些被派出来的修士不动手又不行,这才有当初经历过丹炉炸毁的修士除了这个主意。先想办法炸死吴勉、归不归等人。等到只剩一个淮南王小孩的时候,就是佔板上的鱼肉了。
  知道木炭还没等运进城就被官兵查扣的时候,当场便有一小半的修士无声无息的逃走了。天下这么大不止一个吴王。何苦为了他卖命?等到后面城里的硝石、硫磺也被查获,王府中的接应之人也被发现之后,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吴王死忠还留在这里。
  日期:2016-06-07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