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7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连清不知道娄山的事情,听梁健这么一说,似乎待会情况会比较严峻,有些担忧,问:“梁书记,是出了什么事情吗?”梁健点头:“娄山村那边出了点状况,待会可能会有些摩擦。你自己也准备下,待会我们也要一起过去。”
  沈连清一听是娄山村,神色立即就游戏紧张。他可是记忆犹新,娄山村那批人个个都是老油条,个个都出了名的能闹事。
  等沈连清出去,梁健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半响后,他停下来,拿起座机给娄江源打电话。这件事,不是小事,给他知会一声,也让他有所准备。后期如果出什么事,梁健也不至于孤身奋战。
  等梁健将事情在电话里简单地跟娄江源一说后,娄江源惊得声音都提高了好多个分贝:“胡东来吃了豹子胆了?!”
  梁健心想,他何止吃了豹子胆,他估计是吃了一打的恐龙胆了!想归想,嘴上梁健却道:“不管他吃了什么,这件事现在既然我们知道了,就不能任由他这么胡作非为。这不仅是对我们政府的一个藐视,也是对国内法律的一个藐视,而且现在他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当地百姓的安危,我们必须得制止他!”
  这话说得有些冠冕堂皇,梁健清楚,娄江源也清楚。娄江源沉默了一下,道:“那你准备怎么做?”
  梁健道:“我已经在让明德赶回来了,具体怎么做,待会听听他的想法再决定。”
  娄江源到底也是一市之长,这一会功夫,心里就已经想明白,这胡东来之所以胆子这么大,肯定是背后有人撑腰的缘故。他说到:“我觉得,这件事得好好处理,说不定,会有意外之喜!”
  梁健懂他所谓的意外之喜是什么。他想了想,道:“但时间不多,我担心时间一长,胡东来将坑一填,来个死不认账,那我们拿他也没办法。”
  娄江源沉默了片刻后,有些不太肯定地说道:“要不这样,我现在即刻去一趟省里,找一下刁书记?”
  梁健想到倪秀云死前的那份录音中曾提到刁一民的名字,心里便生出些犹豫。刁一民,罗贯中,还有张天一,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一天没弄明白,梁健这心里就一天对刁一民这个人不放心。虽然他基本可以肯定刁一民和罗贯中肯定不是一条船上的,但难保两个人之间不会有什么交易。更何况,现如今省里的情况,刁一民轻易是不会让罗贯中倒台的,否则,罗贯中落马,省里局势一乱,这水一混,到底是他刁一民捞得鱼多,还是其他人捞得鱼多,可就不好说了。

  梁健想到这里,便对娄江源说道:“先不着急。等我先跟明德商量一下再说。”
  娄江源道:“行,那你们先商量。需要用到我的尽管说,我现在还在外面,大概要晚一点才会回来,到时候联系。”
  “好的。”梁健挂断电话后,想着娄江源刚才的话,他忽然脑海中一亮。刁一民或许不是最佳选择,但有一个人肯定是。而且,就像娄江源所想,胡东来的背后肯定是有人的,罗贯中是不是其中之一,百分之九十梁健是可以肯定的,如此一来,如果省里有人能帮忙给罗贯中捣捣乱,给梁健争取一些时间,或许娄江源口中的意外之喜就不会那么意外了。
  梁健想到此处,不再犹豫,立即找出杨秘书的电话,打了过去。

  “梁书记啊,有什么事吗?”小杨在电话那头轻松笑着。
  梁健寒暄了一句后,直奔主题:“霍省长现在有空吗?我有件事,想跟霍省长汇报一下。”
  杨秘书有些犹豫。
  梁健想了想,立即又说道:“是跟罗副省长有关系的事情。”
  杨秘书听完,道:“那你先等等。我五分钟后给你电话。”
  梁健挂断电话,耐心等着。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手机忽然亮了,梁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座机号,便意识到,应该是霍省长的电话,立即接了起来。
  果然,霍家驹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小梁啊,我听小杨说,你有很重要的事情找我?什么事?”
  梁健不知道小杨是真的没有跟霍家驹提这件事是跟罗贯中有关,还是霍家驹不想再梁健表现出他对罗贯中很感兴趣,但总之霍家驹打电话来了,这就说明,梁健还是有机会的。
  梁健立即就说道:“首长,是这样的,我刚才接到消息,娄山煤矿在我这边一个叫娄山村的地方私自开采地质资源,并且一直隐瞒此事,直到这一次大雨,由于娄山煤矿的开采工作不符合标准,娄山村内发现大面积的地面塌陷,形势严重,才被人发现。”梁健说到这里,微微顿了一顿,然后才接着说:“首长,据我所知,娄山煤矿的董事长胡东来,跟我们的罗副省长来往十分密切!”
  梁健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有些话点到即止就可以了。霍家驹沉默了许久后,沉声问梁健:“你有多少把我罗贯中和这件事有关系?”
  梁健回答:“我有十分的把握!”
  霍家驹再次沉默。
  梁健犹豫了一下,又下了一剂猛药:“另外,据目前掌握的消息,胡东来私自开采的,很大可能是什么稀有金属!”

  片刻后,传来霍家驹的声音:“是不是稀有金属这一点,你要尽快地查实!否则,这件事,你跟我说也没什么用!”
  “你放心,我会尽快地查实!”梁健回答:“但,我需要一点时间。”
  霍家驹沉默片刻,开口问:“你想让我怎么做?”
  梁健想了一下,回答:“您只要帮我拖住罗贯中三天时间,让他无暇顾及这边的事情就行了。”
  “三天有点困难。两天吧,我尽量,你尽快!”霍家驹说道。

  梁健心里大喜,连忙应下。
  其实,只要能让梁健派人进入胡东来开采的地方,然后取得样品,到时候就算罗贯中插手也没用了。
  样品一检测,只要测出除了煤矿之外含有其他成分,那么对于胡东来和罗贯中来说,必然就不是那么好解决的麻烦了。如果是煤矿,胡东来和罗贯中虽然有麻烦,但恐怕上面考虑到娄山煤矿创造的经济价值和罗贯中的地位,不会对他们怎么样。
  所以,样品中的成分很重要。

  梁健放下电话后,又打电话联系了很久不联系的江中故友姚松,让他帮忙联系一家可靠的检测机构,最好是民营机构。
  姚松问他要检测什么,梁健犹豫了一下,告诉他要检测矿石成分。姚松显得有些为难,道:“能检测成分的民营机构有,但有资质的恐怕没有。国营的不行?”
  所谓资质,就是检测结果能不能得到承认。梁健想了一下,道:“国营的不安全。资质没有没关系,只要保证检测结果是正确的就行!”
  “好的。我知道了,我等会给你电话。”姚松说。
  正好这时,办公室门笃笃地响了。梁健来不及跟他寒暄两句就匆匆挂了电话。
  明德来了。
  明德进门刚坐下,就问梁健:“梁书记,什么事这么急?”

  梁健没有直接告诉他什么事,而是问他:“现在在不影响其他工作的情况下,最多能调动多少警力?”
  日期:2016-07-08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