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8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曲刚心中暗道:看来张天彪这种做法,正合对方心意。他不禁暗骂张天彪“不成器”,纯属一介武夫,长着猪脑子的武夫,真好比人家楚天齐正瞌睡,张天彪就送上了枕头。这两个部门一直在自己手里抓着,从自己当队长算起,少说也有十五、六年了,竟然要被这小子轻而易举、意气用事的断送出去。这怎么行?只是对方问的这么直接,又该如何回答呢?
  正这时,楚天齐又追问了:“老曲,你看谁合适?”
  “我看……我,你看我怎么样?”曲刚脸色发红,说的有些结巴。虽然他这么多年也几次毛遂自荐过,但都是在年长的老上级面前,从来没当面向一个小年轻说出这样的话,他觉得老脸有些发烧。
  “哦,呵呵,好,好。”楚天齐干笑两声,用手一指烟盒,“抽烟,抽烟。”
  什么意思?能有什么意思?曲刚当然能看的出来,也明白自己的提法有些不合适。他抽*出两支香烟,一人点上一支,正想继续争取。
  楚天齐却适时说了话:“老曲,收到那些会议通知没?准备的怎么样了?”

  “收到了,每年两节前后都这样,说的一个比一个重要,其实都是务虚会。不参加不行,参加又没个正经内容,还得准备那些废话稿。不过我加了几个夜班,也弄的差不多了。”曲刚回答的很谨慎。
  “我也是,也准备好了几个。虽说有些会议内容差不多,但发言还得略有区别,还得改改,尤其不能把会议主题弄混,否则就要出大笑话了。”说着,楚天齐话题一转,“喜子有消息吗?那个吴万利有线索没?”
  节前都没有线索,又连着三天休假,今天能有消息?曲刚先是略有不解,旋即马上明白对方真正意思,便简短的回答了两个字:“没有。”
  “哦。”楚天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说:“近几个月事情不少,个别部门又不太得力,老曲辛苦了。”
  “不辛苦,职责所在。”曲刚尽量说的简短。
  楚天齐缓缓道:“老曲,据我了解,你当刑警队长那会儿,可是啃下不少硬骨头,忙起来就没白天没黑夜。这一晃十多年都过去了,不能太劳累,毕竟年岁不饶人。张天彪可比你小十来岁呢,不是都血糖不正常,不得不长时间休息吗?”
  越来越听出味来了,但曲刚却不得不表态:“谢谢局长关心,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好汉不提当年勇,再说我也不是好汉,也并不勇。”说到这里,他话题一转,“虽然现在比那时长了几岁,体力肯定没法跟那时比,但现在积累了一些经验,做同样的事能省不少气力,好多时候也可以事半功倍,这些工作完全吃的消。反而倒是年轻那会,仗着岁数小,什么都不在乎,身体往往容易出状况,就像张天彪现在似的。不过毕竟年轻,身体底子好,调整一段时间,立马又会恢复如常。”

  真是说的滴水不漏啊,既说自己身体没问题,也暗示张天彪很快能恢复。对方的意思,楚天齐岂能不知?但他还是故做糊涂:“有一定道理,有一定道理。”
  这个楚天齐怎么不接茬呢?曲刚心中起急,只得又说:“班子这些人呢,赵政委多年主抓政工,而且确实年纪大了。常亮虽说年轻,可他一直辅助政委,多是分管一些内勤部门,第一线工作经验严重欠缺。孟克这个人党性强、觉悟高,只是他现在分管纪检,确实不适合再兼事务性工作,这个好像也会影响纪检的独立性原则。”
  “哦,也是,也是。”楚天齐连连点头,“那有没有人可以顶上来呢?”
  顶上来?仇志慷吗?曲刚不禁再次想起张天彪曾说过的话,他狐疑的看着楚天齐,却见对方面色平静,根本看不出任何倾向。越是外表平静,可能事情并不简单。怎么办?怎么办?对方就是不接自己的话呀?事关重要,也顾不得害臊了,脸皮厚吃个够嘛!想到这里,曲刚一咬牙,再次直接说道:“局长,我觉得还是我最合适。”说完,眼睛紧盯对方,还有一丝莫名的紧张。
  静了一会儿,楚天齐只吐出了一个字:“你?”

  “我比赵政委年轻,比常亮经验丰富,又不似孟克分工有限制。而且多年分管刑警、交警等部门,就是现在做常务工作了,这些部门工作也一直在我的领导下。由我暂时分管,不存在任何衔接、磨合的问题。”曲刚说的非常直白,“张天彪虽说请假半年,也可能两、三个月就能调理好身体,重回工作岗位,我也只是代管而已。”
  “你既要做常务工作,又要分管这么多具体业务,尤其还要全力领导抓捕喜子和找到吴万利等工作,你身体吃的消?”楚天齐反问。
  “没问题,绝对没问题。”曲刚回答的很干脆。
  楚天齐轻轻一拍桌子:“好,太好了。我本来就想这么安排,又担心你体能和精力,既然你这么自信,那你就能者多劳吧。”
  啊?闹了半天是这么回事?曲刚不禁狐疑,是自己一开始理解错了,还是对方动了什么心眼。
  楚天齐确实动心眼了,也顺势来了招欲擒故纵,但两人理解的“心眼”却未必就是同一回事。
  节后上班第二天,在班子成员会上,众人一致同意,由曲刚暂时代管张天彪原分管工作。
  曲刚是担心失去掌控多年的权利,所以宁可多受累,也不能把这些工作拱手让人。其他人则觉得这是代管,是替张天彪擦屁*股,完全没有必要去抢,当然孟克根本就没这种想法。如果是张天彪已经去职,那原分管工作就肯定有人惦记了,不仅惦记工作,恐怕还想着顺势推自己的人上*位呢。
  总算没有失去这块阵地,曲刚长嘘了一口气,他没敢懈怠,而是迅速介入了相关的工作。前些年一直直接分管这些部门,就是近两年虽由张天彪分管,但也几乎是完全听命于自己,上手并不难。只是现在既要做常务工作,又要分管具体事情,确实也忙的不可开交,不过总体来说,还是忙并快乐的。
  现在接手这摊工作,既是为自己一系掌控这部分的势力范围,也是为张天彪守住这些权力,只是张天彪买不买帐却很难说。
  张天彪是曲刚一手提拔的,可以说是曲刚看着成长起来的。曲刚也有意无意的把张天彪当做晚辈,进行关心和呵护。这么些年下来,两人很自然的适应了这种关系,谁也没有感到不习惯。但从今年后半年开始,这种关系出现了变化。
  从楚天齐到任那天开始,自认对方抢了自己位置,曲刚就把楚天齐划入了对立面,张天彪自是坚定的和曲刚站在一起。两人不但在赴任大会上,给楚天齐来了个下马威,之后更是多次找茬挑衅。但怎耐时运不及,几乎总是偷鸡不成撒把米,让曲刚不得不反思。
  经过反思,曲刚并没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但方式欠妥,再加上靠山牛斌态度模糊,他便采用和缓方式争取利益。几次牛刀小试,他吃到了小甜头,慢慢的思想也有了些许变化,决定以合作来图一把手的位置。
  日期:2017-06-05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