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80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里间的休息室的门没锁,可以清晰的看到开着一条小缝,褚永不去管它,他很快打开了小功率的弱光工作灯,将屋里扫视了一番,黑暗之中只有卧室门旁边的第二个控制板在闪着绿光。 这幢房子是前5年之内建成的,褚永已经查看过它在市政大楼的那些档案记录,这地方太大了,好在建筑规划中并没有什么出人意料的地方。
  他没有费太多的时间就打开了办公桌后面那个保险柜,遗憾的是,里面没有他想要的东西,褚永又详细的检查了好几个抽屉,最后他以职业的敏感,决定在里间装装运气。当褚永跪在里间的那张床边时,目光定在了高处那个六英寸的王冠铸件上面。床旁边是只床头柜,上面放着一只银制小钟、一本当今最时髦的厚黑学小说。
  这地方的所有东西都那么昂贵,屋里有一个大得能藏人的壁橱,里面塞满了服装、鞋子和小包,似及所有那些人在理智之下或一时冲动而花钱买来的各种饰品。
  褚永瞥了一眼床头柜上那个镜框里面的照片,然后冲着那个50多岁丈夫身旁的40多岁的“妇人”做了个鬼脸。 褚永抬头看看那面大穿衣镜,仔细端详它那刻有图案的华丽饰边。他接着又查看了一下镜子两边。

  不过褚永还是感觉到了一点什么不对的地方,他仔细的大量了一会这面镜子,他快步向这个大房间里靠墙的那个液晶电视走去。这地方放着一套有印度印花椅套的椅子和一张矮茶几。
  褚永看着远处的那把椅子。
  几乎可以断定,这一把是看电视用的,他转身又走回房间的另一边,将遥控器对准梳妆镜,按下了在底部的那个唯一的红色按钮。按说这一举动意味着那个电视开始工作了,但是,今晚,在这间屋子里,它却意味着一个隐秘将要对他这个幸运的顾客敞开了大门。
  褚永看着那面镜子无声的打开了,现在他看见了里面装着很多东西,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捆扎整齐的现钞,褚永数了一下,大约有20万的样子,还有两个装有古钱币和另一个装有邮票的盒子,褚永差一点就要动心了,不过最后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出于长期形成的习惯,他将遥控器又原封未动地放回原处,然后用手电光扫进这面镜子后面的箱体时,他看到了他想要找到的东西了。

  这是一盘很小的录像带,好在萧博翰已经提前告知了他形状和大小,褚永就在自己的背包中拿出了很多个相似的录像带,在他最后选定了一个录像带之后,详细的做了比较,看起来品牌,特征都很相符,他就把手中冒牌的录像带放了进去,拿出了自己今天要找的那盒录像带。
  他又一次环顾四周,仔细查看每一个动过的角落。房屋的四壁都很厚——他估计这些墙是防火的,或者防火的时间至少可以让人及时采取点什么措施。
  他环顾四周,竖起两只耳朵捕捉这幢房子里任何动静,一切都很正常,这也就预示着今天的任务基本完成了,褚永复原了所有的一切,这花费了他大约10多分钟时间,最后他从原路退回到了墙头上,轻轻一跃,就融入到了夜色之中......。
  第三百二十一章:一代枭雄

  在柳林市的一幢昂贵的别墅里,一个仪态沉稳的男人正在客厅里坐着,这是个很出色的50多岁的中年人,而在他的旁边有一个女人40岁出头的女人,她有一头飘逸的黑发,美丽而蓬松,还有着一张很可爱的椭圆形的脸,两只深邃的大眼睛此时正妩媚动人地仰视着那男人气质高贵的面庞,他用手抚摸着她那光滑的面颊,而她则用嘴唇去吻他的手掌心。
  这个男人就是柳林市的市委书记许秋祥,女人就是他一直不弃不舍的情人如梦,
  许秋祥今天有点心不在焉,最近柳林市的情况很复杂,自己和华子建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也许很快,两人就注定会有一人离开这个柳林市了,自己也给华子建发出了最后的通牒,但他会不会屈服于自己的威胁之下,现在还不好说,因为他是华子建,他是自己平身仅见的惟一一个让自己不得不佩服的对手。
  在不长的时间里,这个华子建从一个市长秘书,一路走到了市长的宝座,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把自己苦心经营了10多年的柳林市势力,一一击溃,不管是吕副书记,还是葛副市长,他们都败在了华子建的手中,现在轮到自己了,自己的前途未卜,胜算难料啊。
  许秋祥拿出两只平底玻璃杯,从茶几上抓过以瓶酒,把两只杯子倒满,他递给那女人一杯,两只玻璃杯叮当一碰,他们四目相对,看得两眼发直。
  许秋祥一饮而尽,而这个叫如梦的女人只勉强啜了一小口,他们放下杯子,相拥在沙发上,许秋祥的两手顺着她的后背向下滑动,然后又向上回过头来抚摸其光裸的双肩,他爱慕地抓住她的臂膀,然后倾下身子去吻她的脖子。
  接着,心情拉起了如梦,他们开始在屋子里面悠然地翩翩起舞,许秋祥毫无疑问是个舞池高手,他的这个搭档略微逊色一些,但他仍很温柔地带着她跳些简单的舞步,最后他们跳完又回到了沙发边上。许秋祥停下来又倒满了一杯酒,接着很快地喝干了,酒瓶现在空了。
  他用双臂又一次拥绕着她,把她带进了里面的床边,对她说:“我很想要你。”、
  如梦带着一些醉意,看着许秋祥说:“你很烦躁,还在为那件事情忧虑吧?”
  “是啊,我没有一点把握,这个华子建实在是城府深蔽,很难看得懂他。”
  “但他难道就不怕自己的危险吗?”
  “不好说,他和我们认识的所有领导都不一样,他有很强的理想和底线,但我不知道他的底线到底在什么地方。”许秋祥有点气馁的说。
  “他不怕录像带曝光吗?他敢于和你鱼死网破吗?他还很年轻,他还有前途啊。”
  “通常的人肯定会妥协的,但我还没有看到他妥协的迹象。”
  “那你就放宽心吧,现在圣人已经都死了,留下的都是聪明人。”如梦安慰着许秋祥。
  她靠在他怀里,解开他的外套,开始松开他的领带,许秋祥的双手摸索到她裙子后面的拉链并慢慢地往下拉。黑色的衣裙滑落下来,掉在地上。她慢慢地从里面跨出来,浑身只剩下黑色的丨内丨裤和长统袜,但没戴胸~罩。她那种身材是让其他女人一看就会嫉妒的,虽然如梦已经40岁了,但她身上的每一处曲线都是那么恰到好处。
  她的腰细得许秋祥两手一合便能围起来,那两条腿瘦长结实而且轮廓分明,或许是在一位苛刻的私人教练每天数小时的训练之下调教出来的吧。

  许秋祥坐在床边看着那个女人在慢慢脱去亵衣。许秋祥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他的牙齿雪白而且整齐坚实。
  日期:2016-07-07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