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0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观音笑了,说若是如此,我倒是有了一个小计划。
  我刚想问计划是什么,这个时候,前方突然间冲出了几条猛犬来,每一头都有小牛犊子那般大,充满了一种极为野性的暴戾之气。
  而在它们的身后,则有三个人,在后面匆匆而行。
  小观音并未出手,而是看着我。
  我知道,她这是在考验我的能力,想知道我到底有多强,是否能够撑得起那场子来。
  毕竟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我的惨状,她也是有了解过的。
  事实上,我也不会让她来动手,做这种粗活。
  我憋了那么久的火气,也是时候洒出来了,而这边的几个人,则将是白狼王的代罪羔羊。

  在我与小观音目光对视的一刹那,我开始动了。
  我身子一动,便消失不见了去。
  下一秒,我出现的时候,已经在了那三人之中落在最后的那人身边,那家伙似乎感觉到了,扭过头去,然而还没有等他瞧见我,我的双手就已经摸住了那人的头颅,随手一扭,这人便脖子被扭断,直接跌落倒地。
  随后我拔出了剑来,正好与其中一个反应过来的家伙对拼了一记。

  那人用的是刀。
  刀口锋利,宛如极点,然而在刀剑相撞的一瞬间,对方的尖刀断成了两截,而我的止戈剑,则一下子挑破了那人的脖子。
  一剑封喉。
  我在一瞬间,连着斩杀了两人之后,开始对第三人开展了连绵不断的攻势来,仅仅几秒钟,就对拼了十几个回合,随后那人被我一剑挑飞弯刀,然后一脚踹翻倒地了去。
  跑在前方的那三头猛犬终于弄清楚了情况,返身扑了上来。
  我这回没有用刀剑和拳脚,而是恶狠狠地瞪了一下这帮畜生,聚血蛊的气息在一瞬间充斥着前方。

  呜呜……
  原本无比凶猛的恶犬,在这一瞬间,立刻就变得温柔起来,摇着尾巴,全部都趴在了地上,伸着舌头,宛如哈巴狗一般。
  它们到底是畜生,对于强者,有着一种天然的臣服。
  我走到了唯一的生者跟前,一脚踩着他的头,冷冷地说道:“干什么的?”
  那人倒也蛮横,嚷嚷道:“小子你死定了,我是冤越一族的礼越,我的头儿是白狼王,你敢杀我同伴,就不怕白狼王的报复么?”
  我俯身下去,将止戈剑缓缓地抵住他的脖子,然后又问了一句:“干什么的?”
  在透着杀气的止戈剑之前,那人的硬气终于不再。

  他的脸贴着泥土,看不到我的脸,郁闷地说道:“我是冤越一族的礼越,我奉我家主人白狼王的命令,来搜寻一个叫做陆言的男人,那个男人浑身的皮被剥了下来,血肉模糊,油尽灯枯,按理说逃不了多远——阁下若是能够帮忙找寻,你会得到冤越一族的友谊,我们……”
  我没有等他说完,平静地说道:“别说了,你们要找的陆言,便是我。”
  啊?
  那人浑身一震,愣了好一会儿,顾不得被我抵住脖子的情况,回头过来,打量了我一眼。
  黑夜之中,天空的繁星点点,借助着星光,他打量了我一下,脸上顿时就露出了极为惊恐的表情,大声说道:“这、这怎么可能?你不是被白狼王剥了皮么,怎么会如此完整?不、对了,你是青鹿王对不对?你是青鹿王——青鹿王,你这样太过分了,居然暗地里伏击我们,这事儿若是传到了夜先生那里去,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解释的理由,而我也懒得跟他解释,而是回过头来,看向了小观音。
  她微微一笑,冲我说道:“身手利落,还算不错——你怎么会落到那帮人的手里去呢?”
  我简单解释了一下被偷袭的事情,小观音点了点头,然后说道:“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好好审一审他,然后我们去找白狼王,可以么?”
  我点头,说足够了。
  说罢,我蹲下身子来,冲着那人微微一笑,说你家主人的确是一个有能力的人,我从他的身上,学到了许多的东西呢,我们不妨来试一试?
  啊……
  一刻钟之后,我得到了我想要的所有东西,然后带着一头獒犬,朝着二十里路的一处营地走去。
  白狼王就在那里坐镇,主持搜寻我的工作。
  因为我的逃脱,他被夜先生骂得狗头喷血,此刻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一门心思找到我,然后施展更多灭绝人性的手段,然而他却不知道,这个时候,我也正朝着他的方向进发。

  不过这个时候的我,不再是猎物了。
  我是一个复仇者。
  几处草棚子,外面加上十来个人,这就是白狼王的临时营地。
  而我们这边,却只有我和小观音。
  另外还有一头被我降服得妥妥帖帖的獒犬,至于我此刻的外貌,与刚才被我审过的家伙几乎是一模一样。
  这是我的新手段。
  我将冒充这个叫做礼越的男子,潜入敌人内部,然后将白狼王生擒而下。
  小观音并没有跟着我进入营地,而是在外围潜伏,随时准备给予我提供支援——事实上,她说如果我没有休息妥当的话,这事儿由她来完成,也是可以的。
  我没有答应,这并不仅仅只是处于男人的自尊,而且还是来自于我的报复心理。
  白狼王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心理上面的一个坎儿了。
  我曾经对他求过饶,也对他感到过恐惧。
  尽管那种恐惧是在我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情况之下,但不管如何,他都已经成为了我的一个心魔。
  事实上,直到出发之前,我还能够感觉得到白狼王那股阴霾不定的眼神,宛如刀子一般尖锐,让我忍不住地哆嗦,甚至下意识地产生想要逃离的冲动。
  我怕他。
  这种惧怕是在不断的折磨和痛苦之中产生的,仿佛已经植入了我的潜意识里面去,而我倘若想要跨越这个坎,打败心魔,就需要勇敢地面对他。
  我要亲手打败他,方才能够让自己恢复足够的自信,要不然,我永远都是那个怯弱的自己。

  而那样的我,也就废了。
  所以在经过好一阵的心理调节,我将呼吸调匀之后,然后开始昂首往前走。
  我缓步走到了营地这边来,獒犬在前,我在后。
  有人走上了前来,拦住了我,说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的人呢?
  我没有理会他,而是低声说道:“我有要紧的事情跟白狼王汇报……”
  之所以是“白狼王”,而不是“王”,这是他们内部本身的规矩,而所有的细节部分,我在来之前,都跟礼越有对过了。
  包括口音语气,我都学得有模有样。
  日期:2016-11-06 07: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