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6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点头。大哥忽然恶狠狠地说道:“就该抓!这种连自己老父亲死活都不管的人,简直畜生不如!您是不知道,没出事之前,这徐大伟就经常在家里打骂他那个老父亲。说来也可怜,这老徐头辛苦了一辈子,老伴在徐大伟出生没多久就过世了,他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地将这徐大伟给拉扯大,这辈子没少吃苦。没想到,到了到了,竟是这么个收场,真是作孽啊!”
  梁健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朝黄校长看了一眼,黄校长会意,带着人就朝着篮球馆去了。没多久,里面那假得让人恶心的哭声就变成了惊惧的尖叫和怒骂。
  梁健没等保安将人带出来,就离开了那里。小五带着车,还在原地等着。走过去的路上,梁健让沈连清打电话给昨天负责安排这些城东居民住宿这件事的人,打听下进度。
  趁着沈连清打电话的时候,广豫元终于逮到了机会跟梁健说正事。
  “梁书记,这次着急找您回来,是因为娄山那边的事情。”广豫元说道。

  梁健愣了一下,皱眉问:“娄山?娄山什么事?难道是娄山煤矿也出问题了?”
  广豫元忙道:“这倒没有。娄山煤矿的老板胡东来虽然不怎么上道,但这矿井的安全工作做得还是不错的。昨天大雨,他那边连个漏水的问题都没有。”
  “那是什么事情?”梁健问。
  广豫元犹豫了一下,道:“您是不是和娄山村一个叫许单的人认识?”
  梁健怔了一下,这个名字确实不陌生。他点点头,道:“见过几次,他怎么了?”
  广豫元道:“怎么也没怎么,就是到市政府门口来找你了!”
  梁健惊讶地看向广豫元,问:“来找我?那现在人呢?”

  “现在人在市政府大楼里,我当时也不在那边,具体情况也不清楚。不过听门口保安说,他当时说有人命关天的事情必须要见你,而且要尽快。门口保安见他说得煞有介事,担心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万一给耽搁了他承担不起,就联系了办公室那边,然后办公室又联系了我。”广豫元简要地说了一遍。
  梁健看着他,皱紧眉头,道:“那你问过是什么事情了吗?”
  广豫元点头:“问过,但是他不肯说,一定要等你回去了再说。”
  “那你为什么让我到这里来?这徐大伟的事情,难道你堂堂一个市委秘书长还处理不了?”梁健的心里,从昨天以来一直闷着一股气,此刻终于没忍住,说话时不自觉地带上了怒气和责问。

  一向有些脾气的广豫元这回倒也没什么反应,只是说道:“我叫您到这里来,是因为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我觉得您应该先知道一下,然后再去见这个许单比较好!”
  梁健一愣之后,立即就冷静了下来,问:“什么事?”
  广豫元看着梁健,沉声而又缓慢地回答:“据说,娄山村的地下都被挖空了!”
  这梁健不惊也不行了。他目瞪口呆地盯着广豫元,好几秒才回过神,不敢置信地问:“这你是听谁说的?这怎么可能?挖空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
  广豫元倒也没急着回答梁健,而是掏出手机,折腾了一会后,将手机递到了梁健面前。梁健一看,傻了眼。
  这回是真傻了眼。

  手机屏幕上,一个巨大的天坑,天坑里,塌陷着房子,道路,树木……
  “这就是娄山村那边现在的情况。”广豫元轻轻说道。
  梁健惊讶了许久,才不得不让自己接受这个现实,他拿过手机,仔细看过之后,一边将手机还给广豫元,一边问:“这照片你是从哪里来的?你不是说许单没告诉你是什么事情吗?”
  广豫元回答:“今天早上下面有人去娄山煤矿那边检查情况,顺路就去那里看了看情况,然后拍到了这张照片。”

  “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没有任何消息?”梁健问。其实,答案梁健心里很清楚。这么大的事情,没有传出任何消息来,那就说明有人在试图捂住这个消息。谁在捂这个消息……
  几个月前的一些事情,逐渐浮上脑海,答案呼之欲出。
  梁健问广豫元:“拍到这张照片的人,现在在哪里?”
  广豫元摇头,道:“不是很清楚,得问下蒋中尉,是他手下的人。”梁健听后,道:“那你回头联系一下他,让他带着这个拍到这张照片的人,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说着,梁健停了停,又补充了一句:“大概四十分钟后!”
  事情清楚后,梁健有些感激广豫元先将他叫来了这里,而不是直接去会见许单。否则,毫无准备的他,还真不知道怎么面对许单的一些接踵而至的问题。

  跟许单的接触也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当时,因为娄山村村民和帮助修路的娄山煤矿的人打了起来,梁健对娄山村的人和这许单也灰了心,再加上,胡东来率先撕毁两人间的约定,梁健就把这娄山村的事情放了下来。这一放,还真就差点忘了。
  回到市政府大楼,许单被办公室的人安排在办公室里坐着。梁健让人带他到自己办公室。他前脚刚进门,许单后脚就来了。
  沈连清泡了茶后,梁健就让他出去了。梁健看着坐在对面的许单,想着之前广豫元跟我说的那件事,心情也不可遏制地沉重。
  许单先开的口,道:“梁书记,这次来找你,是想请求你帮忙。”这一次,许单的姿态放得很低。他曾经身上的傲气,只是一个连村干部都算不上的身份,就敢带着村民跟梁健谈判的勇气,此刻都收敛了起来,只有诚恳。
  梁健将那张从广豫元那里发过来的照片,放到了许单面前,问:“是为了这件事吗?”
  许单看了眼照片,脸上掠过些惊讶,而后神情竟黯淡了下去,淡淡道:“原来你已经知道了。那梁书记是怎么打算呢?”第二句话说出口时,他看着梁健时,曾经的那种桀骜又回到了他的眼睛里。
  梁健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说到:“这照片是刚才市委秘书长发给我的,今天早上,水利局有位同事去你们那边查看水灾情况时,无意中发现的。这么大的事情,发生到现在,你们竟然没有一个人报警,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许单沉默了许久,忽然低下头,叹了一声:“要怪,就怪我不够坚持。当时……”他忽然停了下来,几秒后,蓦地苦笑了一下,道:“总之,人性贪婪!村里的人跟娄山煤矿签了协议,同意他们把娄山村下面给挖了。不过,当时协议里有约定,娄山煤矿在工程的任何时段,都要保证地面上人和物的安危,而作为交换,娄山村必须对这件事保密。”

  梁健听着许单说这些,就好像在听说书一样。他想不明白,在如今这样信息传递发达的时代,竟然还会有这样暗度陈仓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很多,却竟然连一个泄露信息的人都没有。
  娄山煤矿对在娄山村下面动土,肯定会有些动静,为什么,为什么会连一点异样都没人发现过?
  这是梁健最想不明白的一点。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下心中的这些想不明白的地方,随口问许单:“他们在娄山村下面挖什么?挖煤?”
  日期:2016-07-07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