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1026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是,我更忧心如焚,连连招呼老白和张博文加速前进,在强烈的担忧的刺激下,原本已经见了疲态的身子骨儿也恍惚之间一下子爆发出了无尽的体力,在溃兵的狂潮中逆行前进,
  此时此景,那些阴兵也都已经狂暴了,逃跑的逃红了眼睛,追杀的也杀红了眼睛,再他们当中逆行,常常莫名其妙的就会触及他们敏感到极点的神经,然后他们就跟疯子一样,倒是朝着我扑了上来,没办法,我只能动刀子,不管是我麾下阴帅神煞的阴兵,还是那些鬼王麾下的溃兵,挡我路,就地诛杀,最后连我都眼睛红了,完全是踏着一条怨气弥漫的道路才终于回到了交战的主战场,
  这里就更加混乱了,很多阴兵还没有撤离,仍旧在厮杀,到处可见阴兵交锋的身影,惨烈的尖叫声贯彻在整个战场里,阴兵溃散时候散出来的怨气四下弥漫,整个盆地的上空都已经出现了?雾,场面犹如末日之时,
  我看见,那六百从?泉水牢中出来的囚徒已经悍然加入了这场混战中,不断有鬼王被降服,或者被斩杀,估计,我这一路过来时候看到的溃兵,就是那些被降服的鬼王麾下的阴兵,
  事实确实如我母亲所预料的一样,这六百囚徒确实是一把锋利的尖刀,无往不利,一出鞘,就立即取得了辉煌的战果,几乎横扫了整个战场,打的对面溃兵如潮,这是我最开始没有想到的威力,实在是太迅猛了,
  不过,现在战局的输赢对我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我最关心的还是我母亲,可是四下环视了一圈,愣是没见到我母亲的影子,最后我也着急了,朝着一个离我不远的囚徒冲了过去,这是一个雄壮的大汉,手段十分歹毒,击杀阴兵无数,这时候正杀得眼睛都红了,我冲上去拉他的时候,掉头就要攻击我,好在我眼疾手快,和白无敌、张博文一起出手,这才制住了他,过了片刻,这疯子才总算是消停了一些,渐渐认出了我,

  “我母亲呢,”
  我很直接的问了他一句,
  “她,好像和那几个圣人一边打一边离开了,”
  这大汉看向了盆地西面,想了想,就说:“太混乱了,当时我们本来是要帮助她的,结果她说不需要,让我们来平定这些阴兵,击杀鬼王,同时四处堵截追杀逃兵,然后她和那个老头子两人与那边四个圣人一边打一边朝着西方走了,”
  西方,
  我抬头朝着西边看了一眼,那里有一个山坳,我观察过那里的地形,外面就是群山,我母亲应该是和那四个圣人朝着那边杀了过去,然后我直接把这大汉丢下,招呼了老白和张博文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按照那大汉指出的方向一路向西,过了山坳,又过了一座矮山,然后在山沟子里面才终于感觉到了我母亲的气息,当时她正在另一座大山上与人激烈的交手,那里能量暴动,山头都快被削平了,我闭上眼睛仔细一感觉,才发现那大山上面只有四股生命气息,显然已经有人阵亡了,拼杀的非常惨烈,

  当下,我连忙就往山上冲,等上去了才看清楚了情况,
  鬼府散人已经受创,看上去伤势挺沉,不过已经击杀了一个圣人,在他脚下就是一具血淋淋的尸体,正疯狂与另一人拼杀,别说,这老头子还真有那么点下山猛虎的意思,把另一个圣人压着打,估摸着用不了多久就能将之击杀,
  再看我母亲,更加凶狠,一手拎着一颗血淋淋的头颅,一手倒提长剑与对方拼杀,从她身上的气息来看,明显是已经用了悍刀决的第四式,气息有点紊乱,但是却没有负什么伤,反倒是与她交手的那老圣人被打惨了,
  “小天,看好了,这是我的悍刀决第五式,”
  我一上来,我母亲就察觉到了我,当时,只听她沉声一喝,然后手中长剑轻轻一挑,整个人直接就朝着那老头子冲杀了过去,
  悍刀决的第五式?!
  这一式之前一直都是一片空白,只是在我母亲见到我的时候,她才终于有了一些思路,似乎是知道了她自己以后的路,于是将自己的第五式命名为希望。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的第五式,也是希望。
  悍刀决只有起手,后续的路,都得自己去摸索,这是杀生刃,也是诛心刀,是凝聚着一个人一生经历的一门强悍的武技,可以说是一千个人里必然会有一千种悍刀决,所以,我母亲的第五式未必是适合我的第五式。
  她因我入道,在绝望中创造悍刀决,见到我以后,自然又有了不一样的心境,只能说这是属于她的悍刀决。
  而我呢?
  我是因何而踏出的悍刀路?不好说,只能说是命运把我一步步的推到了这里吧,现在我看不见希望,也没有退路,只能勇往直前,所以,我母亲的希望,不是我的希望。

  但不可否认,我确实对我母亲的第五式很好奇,心里也是震惊,瞪大了眼睛看着。
  这一路走来,我母亲都与我同行,除了我再追杀青衣的时候有过短暂的分离外,基本上都是在一起的,我深知她是绝对没有时间去实践她的第五式的,这个时候忽然下手,显然是要在生死之战中临场发挥,用一个圣人来磨砺她的悍刀决。
  这是何等的格局?
  生死之战如同儿戏,已有一种睥睨之风,相对比之下,那内门的圣人从级别上就矮了一头,不可同日而语。
  白发疏狂,一剑倾城!
  她是名不虚传,多少世间男子在她面前都要黯然失色!
  此时,我母亲已经悍然动手了,只见,方才还倒提一颗滴血的头颅,气势凌厉的她,这个时候竟然松开了手中的长剑,那颗血淋淋的头颅也被她丢到了一边。
  然后,她的长剑飞到了胸口的位置,沉浮于半空中,嗡嗡颤抖着,绽放出一抹抹淡蓝色的弧光,她自己的嘴角却露出了一丝微笑,很洒脱,也很轻松的微笑,骄傲的扬起了下巴,最后更是默默张开了自己的怀抱。
  这副模样,哪里是一个疆场血战的武人应该露出来的姿态?
  可我母亲偏偏就是这样,此时此刻的她,流露出的是平和。

  她放下了杀戮,弃掉了长剑,微笑慨然的面对着一切,仿佛世间一切都不再她的眼中了,而且,在这个生死搏杀的节骨眼儿上,她竟然还扭头微笑着看了我一眼,嘴角带着的笑容是惊心动魄的,眼中的慈爱更是不加掩饰,她明明有着一张年轻女子的脸,让世间绝大多数女人都自惭形秽,可偏偏眼中却酝酿着老妇人才有的那种被岁月酝酿出来的慈爱与温和,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但在她的身上却完美的糅合在了一起,我想那是因为她爱过、也恨过。

  她身上的能量,也在这一瞬间平息了下来,犹如水波一样环绕着她的身体在荡漾。
  日期:2017-01-15 09: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