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1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把两个瓷坛留在屋里,气冲冲的重新去找先前那个刘主任。
  所幸的是,这时候刘主任还没走远,从屋里出来之后,我很快就看到了他,连忙上去拦住,气愤的问他这到底怎么回事。
  刘主任愣了半天之后,这才听明白我的意思,顿时脸上就挂上了嘲讽的笑容,摆摆手,不屑的问道,“这骨灰我们一直有记录有存档,你凭什么说这不是你父母骨灰?说句不好听的,不管啥人。烧了之后不都是一把灰,你还能看出个分别来?”
  我黑着脸,把我用寻祖符的事情大概给他讲了一遍,并跟他强调,我是深圳玄学分会的风水师,绝不是跟他信口开河。

  刘主任却笑的更不屑了,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小伙子,你说的啥玄学会我不懂,但这种事情,谁都知道是封建迷信,当不了真的,就算上了法庭,也没人会相信你。行了行了,你就别自己吓唬自己了,拿着骨灰赶紧回去吧。”
  说完,他摆摆手,不耐烦的就准备离开了,瞧他这样子,根本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我一急。赶紧走上去一把拉住他,着急道,“刘主任,既然你们有记录有存档,我也不要求别的,你再去帮我查查成不?钱不是问题,我只要保证这是我父母的尸骨。”
  刘主任虽然贪婪,但从相貌上就能看出来是个不差钱的主儿,或许是被我拉扯他的动作惹恼了,一张肥脸上双眼一瞪,说话就不客气了起来。
  “你这拉拉扯扯是干啥呢?刚才我跟你解释了半天,你是压根儿就没听进去是不是?我们这里,所有的尸体骨灰,都有记录,有存档,说是你父母的,就是你父母的!你要再继续胡搅蛮缠,信不信我叫保安把你赶出去?”
  说罢,他直接从兜里掏出手机,一副要给保安打电话的样子。

  我脸色彻底黑了下来,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之后,还是松开了手。
  换做往日,遇到这种人,我肯定要给他点苦头吃,但现在,身上道炁全无,行为做事,却是不能像之前那样干脆直接了。
  刘主任看我松了手,冷哼一声,大摇大摆的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压根儿就没回头多看我一眼。瞧这模样,以前类似的事情,怕是没少做过。
  我站在那里思索了一番,最后还是一个人离开了,连那两个瓷坛我也留在了火葬场。那是别人的骨灰。到时说不定也会有人来认领。虽然对火葬场的工作不怎么抱有信心,但留在这里总还有几分希望,比被我抱走强。
  离开火葬场之后,我也没走远,直接在对面的一个旅馆里开了个房间,住了下来。
  接下来两天时间,我都在寻思怎么怎么去火葬场找我父母骨灰的事。要寻找实际上也不难,无非就是让瞳瞳再帮我模拟出来那种寻祖符,然后偷偷摸到火葬厂内,跟着寻祖符找到骨灰拿出来就可以了。

  这要换做之前,对我来说根本就不算个事,估计几分钟就能搞定。可现在我一身功力全失,连身体都还处于虚弱的状态中,别的不说,光是火葬场那拉着警戒电网的院墙我都翻不进去。
  瞳瞳倒是很容易就能摸到火葬场里。但这事光靠瞳瞳也不行,寻祖符只有在一定范围内才能生效,必须还得我自己亲自走一趟。
  万般无奈下,我只好先在这里住了下来,慢慢调理着身子。不敢奢望恢复身上的道炁,但起码等身体康健起来,到时候在瞳瞳的帮助下,偷偷进一趟火葬场,应该也不算太难的事情。
  当然,这些天我也没闲着,没事儿就会去火葬场门口转悠几圈,有价值的线索没发现多少,不过每天买包烟,很快就跟看门的保安混熟了。

  熟悉之后。我有意无意的开始从这保安口中打探消息。
  这保安姓吴,四五十岁模样,人很健谈,听我问起火葬场的尸体骨灰管理之类的事情,立刻就撇撇嘴冲我说。“啥管理啊,这里头水深着呢。”
  我一时没明白过来,老吴却似乎来了谈性,抿了口茶,凑过来神秘兮兮的又冲我说,“你知道为啥这火葬场这么赚钱不?”
  我很配合的摇摇头,老吴立刻就把手往桌子上一拍,感叹说道,“因为赚的是死人钱啊!”
  我给他整糊涂了,这火葬场。不赚死人钱,难道还赚活人钱不成?
  等我再开口一问,老吴沉痛的摇摇头,“我说的不是这种烧人卖坛子的买卖,这买卖虽然也能赚点,但根本不是火葬场的大头,你们外人压根儿就想不到,真正的买卖是……”
  话说了半截,我还是没弄明白,老吴却似乎觉得自己说的有点多了,突兀的闭了嘴,抬手又抿了口茶,“算了,跟你这后生说那么多干啥,咱俩别掰扯这些了,有空陪你大爷我走盘棋吧。”
  我赶紧把手里的烟递了过去,硬拉着让他好好给我说道说道。
  老吴本身就有谈性,被我在这么一拉,最后还是把火葬场里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给讲了出来。
  听他这么一解释,我才明白。原来他所谓的“赚死人钱”,就是真的从死人尸体上赚钱!
  这年头国家推广火葬,乡下死在家里的人,还能趁着天黑偷偷埋了,但凡送进了医院的人。死之后,都是要强行送到火葬场来的。此外,那些车祸死的,涉及刑事案件死亡的等等,最终尸体都送到了火葬场。
  都说人死灯灭,但实际上,人死之后,只是魂魄消失了,留下的肉体,还有很大的作用。老吴只是个保安,但随口就能说出器官买卖、教学尸体等数种用途,而这每一种用途,涉及到的金额都是一个十分恐怖的数字。
  先前他所说的真正赚钱的地方,就是这些!
  当然,火葬场实际上对尸体也没有处理权的,但问题的关键是,他可以瞒天过海。死人进烧炉的时候,按照火葬场的规矩,外人是不能跟着看的,这就给了火葬场的人上下其手的机会。
  一般来说,品相比较完整,生前比较健康的身体,都会被火葬场的人暗中扣留下来,然后妆模作样的烧上一炉,随便找点以前的骨灰往罐子里一装,就给送了出来。就像先前那刘主任说的那样,不管啥人,烧了之后都是一把灰,谁也分辨不出来。
  正是因为这中间的利益盘结,所以老吴对我说的什么尸体骨灰管理之类的东西嗤之以鼻,火葬场最怕的就是管理,越是井井有条,事后追查起来就越是麻烦,而越是混乱,他们就越能肆无忌惮的从中盈利。
  这许多年来,火葬场早就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每一个环节都专门有人负责,外人基本上什么破绽都发现不了,即便发现了,也根本找不到证据,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