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2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归不归呲牙一笑。说道:“是啊,你能看明白,老人家我能看明白。不过最应该看明白的人却在装糊涂。这个太有意思了。”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感觉寝室门前凭空多了一个陌生人的气息。这个人先是一动不动的守在淮南王寝室的门口,侧耳倾听了一会。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他掏出来一柄细长的短刀。将短刀慢慢的插进门缝里面,随后手腕一点一点摆动,将里面已经插好的门栓轻轻的拨开。
  感觉到门栓被拨开以后,这人慢慢的打开了房门,正打算进房门的时候,突然看到面前站着一个二十多岁,却满头白发的年轻人。正是刚刚还在隔壁的吴勉。
  吴勉看了一眼这个几乎都没有术法的男人,有些纠结的对着他说道:“你这样的修为也要在刺杀淮南王吗?还是你们把这里想的太简单了?”
  这人见到了吴勉之后,身体本能的向后退开。这个时候才发觉身后已经有一个老得不像样得老头子站在了自己的身后,这人并不知道淮南王近前还有这样的两个人,愣了一下之后,明白今天这事成不了。马上要使用五行顿法离开之后,不过就在他催动术法得时候,眼前突然一花,那个白头发得年轻人突然到了他的身边,随后就见这个白头发抬起了巴掌,对着自己的嘴巴就是一下子。
  “啪!”的一声之后,这人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归不归走过来在他身上翻找了几下,最后找到了一快淮南王府的腰牌。这个时候,小刘喜也仗着胆子走了出来。看了一眼腰牌之后,说道:“这一块是上一代淮南王府出的腰牌……”
  这次出现在小刘喜门前的就是正经的刺客了,在他身上除了那块腰牌之外,还找到了淬了毒的匕首和两张火符。匕首还没有什么,不过那两张火符倒是稀罕物。这倒不是说火符的威力有多大,只是有道行的修士不屑使用这样这种麻符,没能耐的人使用这种火符又太麻烦。一般配合着火符的还需要火石、火镰和火绒等一干点火之物。要先找到或者制造一个火苗出来。然后将火苗引到火符之上。等到烧起来之后,再运用术法将火符打到目标上。后来火箭发明之后,这种火符便成了一个笑话。

  当下还真的在刺客身上找到了那些取火之物,看的归不归老家伙一点成就感都没有。这样的人还能做刺客,还真是给天下的修士丢脸。归不归甚至都差点起了怜悯之心,都是混口饭,要不然把他放了吧。看这人的术法,连条狗都杀不死,还想行刺一国的诸侯王。这样的人放出去,应该也是人畜无害的那种吧?
  唯一说不清楚的东西,就是那一块过了期的腰牌了。小刘喜主政之后,将整个淮南王府中的腰牌全部换掉。只不过为了纪念死在京城中的老淮南王,小刘喜故意在新腰牌上留了不少老腰牌的印记。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的容易将两块腰牌混淆。
  用凉水将刺客激醒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将腰牌放在他面前晃了一下,说道:“别怕,问你什么都回答的话,你的命就丢不了。这个小玩意儿是谁给你的?”
  刺客缓过来这口气之后,看着归不归哼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小辈,识相的就把我放了。否则我同门的师兄弟杀过来,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刺客的话说的豪横,归不归这样的老油条都开始在心里盘算这是哪家大门派的孩子。现在方士一门几个当家的都失了棕,弄不好就是这样后继大门派的崛起之时。当下他再说话的说话客气了几分:“老人家我也认识几位门派之长,说说看,弄不好都是我老人家的朋友。”
  “站好了,小心说出来吓你们一个跟头。”刺客咬着牙说道:“我师尊是当年渡海替前朝始皇帝寻找海外仙山的大方师徐福。我师兄是现任大方师广仁。记住了我,我是他的师弟广孝……”
  这句话一说完,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的脸上都是纠结的表情。看着两个人没出声,刺客以为有了成效。当下刚想要再搬出来几个大人物撑撑场面的时候,冷不丁挨了归不归一个小嘴巴。饶是老家伙的术法见了底,这一巴掌也打的刺客眼前金星直冒:“广孝我老人家叫过,不长你这样。”
  “我说我叫广孝了吗?”刺客缓过来之后还是一阵的嘴硬,眼睛转了几圈之后,继续说道:“我是广仁和广孝的师弟--广悌……”
  “啪!”这一个小嘴巴是吴勉打的:“广悌是女的……”
  看着刺客还有话要说。吴勉盯着他说道:“想清楚再说,如果敢说你叫广义的话,现在我就弄死你……”
  看着这个白头发的男人竟然比自己还要清楚方士一门当中几位大佬的情况,当下他也不敢再乱说话了。本来以为靠着这几个名字就能保自己的平安,想不到这次撞到了铁板上
  “好吧,刚才几句都是玩笑话,我就喜欢这么游戏人间。”刺客稳了稳心神之后,努力的做出来一个笑脸,对着面前两个人说道:“我叫做席应……”

  没等他说完,吴勉和归不归一左一右的给了他两个嘴巴。打落了几颗牙齿之后,归不归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想说你叫席应真是吧?吓唬我老人家是吧?老人家我现在就弄死你……”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抄起来那柄淬了毒的匕首,准备在刺客的脸上划一下。
  这个时候,刺客是真正的怕了。他知道那柄淬了毒的匕首划破自己的皮肤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就在归不归手中的匕首划破他脸皮之后,刺客扯着嗓子喊道:“别动手,我叫孙小川!我不是广仁广孝席应真……别动手,有话好好说。咱们别动手,你问什么我都说--实话实说……”
  刺客叫做孙小川,几年前曾经到过方士一门的宗门拜师。本来想着靠着最大的修士门派,不求成仙得道、长生不老,起码出师之后也能混碗饭吃。不过也是孙小川的时运不济,他去的时候正赶上广仁带着方士一门的大部分人马去了京城。本来孙小川是想着诚心等着广仁他们回来。没有想到的是,广仁没有等回来。却等回来大批的官军攻方士宗门,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山上的宗门似乎早有准备。大军集结在山门的时候,山上留守的方士使用术法将这些军士打得大败。

  孙小川在山下看的心惊胆颤,有几次如果不是运气好死里逃生,他也会跟着那些士兵一起陪葬。不知道方士一门怎么招惹到了官府。虽然这些大兵败了,谁知道过几天会不会在卷土重来?当下孙小川也没有心思继续留在这里,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之后,便从方士宗门里逃了出来。
  虽然没有入了方士的门墙,不过好歹也在人家的宗门前混了半个多月。术法虽然没有说会,不过却对方士一门几个有名的人物背的滚瓜乱熟。
  从方士山门下来之后,孙小川拜了一个走街串巷变戏法的修士为师。跟着他学了半年多的术法,就是在这个时候,听说了还有一个叫做席应真的大修士存在。这位师傅的术法本来就在二五眼之间。教出来的徒弟自然也不会多高明。
  日期:2016-06-06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