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7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仝继续附合:“就是,国庆期间共进晚餐,多亲密?是不是今天有我们在场,反而拘束了?”
  面对二人的逗弄,楚天齐笑而不语。
  何姣姣虽俊脸绯红,甚是不好意思,但还是反击道:“共进晚餐的又不只是我一人,也有人被拍到照片,还被拿到县政府会议上了。我和师兄虽为校友,但在校期间却并未相遇,平时见面也少的很。而有人不但和师弟党校学习三个多月,现在更是朝夕相处,听说还经常短信传情呢。”
  “瞎说。”周仝脸红异常,在何佼佼身上轻轻掐了一把。
  楚晓娅则笑着道:“佼佼,我怎么感觉你的话里满是醋味呀?”
  “哪有?”何佼佼脸色更红,匆匆和楚天齐碰了一下酒杯,干了杯中酒。

  楚天齐“嘿嘿”一笑,也一饮而尽。
  看着楚天齐得意的样子,三女这才意识到,最占便宜的是这小子,便把目光纷纷投向桌上唯一的男性。
  “干什么?想吃了我?”楚天齐打趣道。
  他用的“吃”字,不免让人产生遐想,三女脸色更红。楚天齐也意识到话中有语病,便也老脸一红。看到那小子尴尬的神色,三女忽又“咯咯”大笑起来,笑的花枝乱颤。
  你们笑,我也笑,楚天齐也跟着傻笑起来。一刹时,屋子里笑声一片,好不欢快。还好这处所在清静,众人又身在后院,否则难免会让听到的人们臆想不断,没准明日又会编排出不同的绯闻版本。
  就在楚天齐等人喜迎元旦、举杯同庆的时候,另一处所在也在进行晚宴。但这个晚宴不是宴请,也不是聚会,倒更像是最后的晚餐,气氛很是沉闷。
  这个晚宴,共有两名主角,也仅有两人,正是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常务副局长曲刚、副局长张天彪,是曲刚邀请的张天彪。

  两人已经就位很长时间,热菜都凉了,期间除了曲刚说过几句话,张天彪是一言未发。平时那么爱喝酒的一个人,今天张天彪连杯都没端,而只是对着自己面前的那盒烟发狠,一根接一根。现在屋子里烟雾升腾,呛的曲刚一个劲咳嗽,张天彪自己也不时发出“咳咳”的声音。
  “天彪,我早就想和你坐坐了,只是近些天工作太忙,才在今天抽了这么一个空。”说着,曲刚端起酒杯,“咱哥俩有些日子没在一起喝了。”
  张天彪没有举杯,也没有说话,但脸上却挂上了一抹讥笑,似乎鼻子还“哼”了一声。
  对方的反应在自己意料之中,曲刚并没因此而不快,而是放下酒杯,继续道:“这一年当中发生了很多事,有些事情确实是提前想不到的。去年这个时候,我们还在谋划当局长的事,不但我自己在积极争取,你也跑前跑后、出谋划策。那时候挺累,但我们却乐此不疲,因为大家都是好兄弟,可以说不分彼此。可在短短的时间里,局长梦就碎了,一年下来,连兄弟之间都疏远了。不但平时意见相左,竟然连一杯酒的面子都没有了。”

  张天彪还是没有说话,但却“嗤笑”了一声,脸上表情很是丰富,还玩世不恭的摇着头。
  “天彪,难道真的连杯酒的情谊也没了?”曲刚盯着对方,再次举起了酒杯。
  张天彪继续低头不语,当然更没有端起酒杯,但却用眼角余光偷偷扫着对方。
  见对方不理自己,曲刚便一直举杯看着对方。
  一分钟,
  两分钟,
  足足过了五、六分钟,张天彪终于有了反应。
  只见张天彪忽然抬起头,脸上还堆着笑容,他双手举起酒杯,与对方碰在一起。

  曲刚心中一松,紧绷的神情也慢慢舒展,正要继续说话,可随即又皱了起来。
  张天彪根本不等对方说话,而是抢先道:“感谢曲局长在百忙之中,能够纡尊降贵,赐我这落井之人美酒一杯。张天彪感激涕零,不能言表,必当三生永记。”说完,向前伸酒杯与对方碰了一下,然后迅速收回,一饮而尽。
  这叫什么话,说还不如不说,这不是埋汰人吗?曲刚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但他还是喝了。喝完后,给双方倒满。
  “天彪,你不能这个态度呀,都是好弟兄,有什么不满,就说出来。”曲刚耐着性子说。
  “不敢,曲局长能够请我这个下*贱之人,我怎敢造次?再说了,曲局长是正义化身,我只是个卑鄙的宵小之徒,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我得有自知之明。”说着,张天彪兀自端起面前酒杯,独饮了此杯。
  曲刚叹了口气:“天彪,你变了,直*肠子性格不见了,反倒尖酸刻薄了好多。”

  “是吗?事物都会变的,只有求变才能发展嘛!这是哪个名人讲的?这一下倒想不起来了,还是底蕴不够。”张天彪看似自言其语,其实就是在讥讽对方。
  “天彪,咱俩到了这个地步,确实出乎我的意料,但有些事是不可预见的,你要学会适应。当然,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也做的不够,没有尽到一个老哥的责任。”曲刚语气很诚恳。
  “折杀小人了,不敢,不敢,错误全都是我的。是我不识好歹,是我摆不正位置,是我认不清形势。”张天彪表情很夸张,“我要向曲局长道歉,请曲局原谅我不懂事,并请继续原谅下去。我知道我不配做局领导,就是做丨警丨察也可能不够格,还请您大慈大悲,让我做个小丨警丨察,让我能挣个糊口的钱。”
  “你……你他*娘的能不能好好说话。”曲刚气的一拍桌子。
  张天彪故做害怕神情:“曲局息怒,曲局息怒,看来我的请求让您为难了……”
  “妈的,有完没完。”曲刚再次一拍桌子,打断对方,“我告诉你,少他娘的给老子来这一套。你想干什么?想寒碜我?你还嫩点,老子工作的时候,你他娘还穿开裆裤呢。”
  “是,是,曲局教训的对,就凭我的资历,根本就不配跟您这么说。”张天彪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曲局,我错了,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我这条狗命吧。”说着,他还煞有介事的站起来,鞠了一躬。
  “你他娘……”手指对方骂过后,曲刚长叹了一声,“天彪,咱们兄弟至于这样吗?为什么就不能心平气和的说出来,为什么非要句句带刺呢?”
  “曲局教育的对,新年到了,我应该祝局长大人步步高升,元旦快乐!”说着,张天彪还举起了酒杯。
  看来这小子是不能好好说话了,曲刚叹了口气,也举起了酒杯。
  楚天齐等四人的晚宴还在继续,话题已经换到了假药案上。

  楚晓娅一笑:“楚局长,你可真够厉害的,上医院看人的当口,就发现了收旧药盒的人,然后顺藤摸瓜,搞了那么大的事。不但抓住了这么多造假者,连医院院长和护士长也给拉下去了,好多人也跟着落马。”
  “你这当县领导的,也传谣信谣?”楚天齐反问。
  楚晓娅哼了一声:“少打马虎眼,人们都说是你看到了护士长卖东西。人们还说,要不是你的话,那个护士长恐怕光卖那些盒子、瓶子,一年也得挣个十好几万吧。县领导不是都夸你发现了重要线索吗?”
  日期:2017-06-04 07: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