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1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之前我在叶翩翩床上醒来的时候,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求死。当时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我已经没有人了任何亲人,也没有了任何亲情,活着跟死掉,没有任何区别。
  但现在我不这么想了,不管是瞳瞳,还是给我留下纸条并且不计较真龙脉的李爷爷,甚至还有叶翩翩,他们都是关心我的人,都能让我感到温暖。
  我吸了吸鼻子,笑着跟瞳瞳说,“你放心吧,其实哥哥还是可以修炼的,有位爷爷告诉我说,只要用真龙脉多温养一些时日,就能让我的经脉恢复如初了。”
  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来李老爷子说的真龙涎,这一路上我仔细思索过了,当初我在真龙脉那个山洞里面,曾经见过真龙脉嘴巴下方,悬空着一滴小小的乳白色液体,当时我虽然心里惊叹,但因为真龙脉整体的神异,我并没有太在意,甚至后面收走真龙脉的时候,我也没注意那滴液体的去向。
  后来真龙脉一直在玉环里面,我虽然可以从中吸收龙气,但却无法把真龙脉取出来,至于那滴液体最后有没有跟着真龙脉进到玉环里面,我更是一头雾水。
  好在瞳瞳平素就呆在玉环里面,这个问题她应该知道。
  我连忙给瞳瞳描述了一下那滴液体的大概情况,然后问她有没有见过。本以为她还要思索一番,谁知道她马上就点头,很肯定的说她见过。
  我心里瞬间兴奋起来。按照叶翩翩当时转述的话,吞食真龙涎之后,我的经脉能立刻恢复如初!
  这么一想,我赶紧问瞳瞳能不能把那滴液体给弄出来,结果瞳瞳这时候却很委屈的说,那滴液体上阳气极重,即便她的天阴之气,靠近那滴液体之后,都会立刻被腐蚀干净,平时她在玉环里面,都是躲着那滴液体走的,现在根本没办法弄出来。
  天阴之力我听瞳瞳说过。大概就是她这种天胎鬼婴特有的一种阴气,论威力和质量比普通的阴气强出太多,这也是天胎鬼婴厉害的地方,只是我没想到,即便以瞳瞳的天阴之气都没办法接近那滴液体,这可怎么办?
  如此一想,我难免有些沮丧起来,瞳瞳很明显感觉到了我的情绪,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一样,居然给我道歉起来,弄得我心疼的不行,赶紧又劝了她半天。
  结果瞳瞳情绪还是有点失落。也不跟我聊了,说是要回去继续修炼,接着就没了声音。

  这时候车子正好也到了我们县城,我从高速路口下来,直接打了辆车,朝我们县里的火葬场去了。据叶翩翩所说,我父母当时就送到火葬场了,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天,但没人认领的话,骨灰大概还是会留在这里的吧。
  到地方之后,我跟门口的保安打听了一下,确定一些没人认领的骨灰都会留在火葬场统一管理之后,我这才连忙进了火葬场,在保安的指引下,找到了火葬场专门负责这块事情的一个刘主任。
  刘主任是个中年胖子,从外面就能看出来富得流油的那种人,以前一直听说火葬场的福利好,连清洁工年底奖金都有十几万,现在看看这个刘主任的模样,似乎传言不虚。
  见到我之后,刘主任笑盈盈的让我坐下,然后就满是推诿的语气对我说,火葬场每天收到的无主尸骨多了去了,想回头查找不容易,更别说还是几个月前的,光翻档案都得很长时间。
  说完他又说了一些人手不足啊之类的话,我大概一听就明白了,这是要钱的意思。我也没功夫跟他说那么多,直截了当的告诉他多少钱都没问题。只要尽快帮我查出来。

  刘主任一听,脸上的胖褶子都熠熠生辉起来,伸手冲我一比划,说这事儿得五万,一下午时间就能给我查出来。
  火葬场果然是个生财的好地方,不过这时候我也没功夫跟他计较,当即就刷卡给了他五万。
  先前虽然把大部分钱给了陈宣德,但我身上还是留了几十万备用的,早先李老爷子把我东西送过来的时候,银行卡也在身上,倒也不缺钱。
  刘主任收了钱,立刻就去给办事了。他的效率还真不是吹的。甚至都没用一下午,我只等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他就抱着两个坛子笑呵呵的给我送了回来。
  看到他手中两个平淡无奇的瓷坛,我心里忍不住又是猛地一疼。或许是看我脸色不对,刘主任也很识趣,自己说是有事去忙,就笑呵呵的走了,把这里留给了我。

  本来我以为自己会很伤心,但经过这一打岔,心里倒是也没那么难受了,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两个月,这时候那种难受劲并不算太厉害。
  怪不都说时间是磨平伤口最好的灵药。现在看来,还真是如此啊。
  我走上前,抱住两个瓷坛,嘴里喃喃说道,“爸,妈。三娃对不起你们,我这就带你们回家。三娃以后会给你们报仇,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三娃报仇的时候一定会好好的保全自己,以后也会好好的活下去。”
  说完,我擦了一把泪。就准备离开了。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我莫名的想到一个问题,骨灰不是尸体,刘主任这么快给我拿过来了,会不会拿错?
  这么一想,我赶紧又把两个瓷坛放了下来。
  想要鉴别这是不是我爹娘的骨灰,其实很容易,用我之前给周老赖家祖坟用过的那个寻祖符就行。不过现在我一身道炁都消失了,连符箓也制作不出来,这怎么办?
  略微思索之后,我把瞳瞳叫了出来,她似乎有些疲累的样子,不过这时候我也没注意到,只是把寻祖符的样子告诉了她,然后让她用自己的阴气,帮我模拟出来了一张寻祖符。
  寻祖符本就是问阴的一种,用阴气来模拟,效果也差不多,很快瞳瞳就给弄好了,接下来我把那寻祖符往我自己身上一拍,紧接着,一道灰气就从我身上飘散出去,远远的飞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这下我脸色阴沉了下来,那道灰气就是寻祖的,如果眼前这两个瓷坛里装的是我父母的骨灰,那道阴气就应该往这上面扑过去才对,可现在这情况,只能证明,这两个瓷坛里装的,根本不是我父母的骨灰!
  一瞬间,我心里的愤怒忍不住升腾起来。都说火葬场这种地方富得流油,赚死人钱,这我没什么意见,可一边赚钱,一边还这么糊弄人,就实在有些太过分了!
  这不是别的东西,而是父母的尸骨啊!收了人家大把的钱,最后让人抱回去一个陌生人的尸骨,年年祭祀。岁岁供奉,这算什么事?
  更何况,在风水学上,父母尸骨就象征这祖先气运,拿错了尸骨,怎么可能还有祖先气运保佑?
  火葬场的人可能不当回事,觉得他们一天经手那么多尸体,这只是自己工作的小小失误而已,可对当事人来说,爹娘只有一个。火葬场的一个小小失误,造成的是一个家庭的悲剧。
  日期:2016-07-06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