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0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她气鼓鼓的直接转身走了。
  等她走了老半天之后,我才有些迷迷糊糊的把衣服和那个木盒子拿过来,心里还琢磨着真龙脉的事。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发现木盒子上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小字。
  “三娃子,报仇的事情慢慢来,不管怎么样,生活还要继续,你先去把你父母的尸骨收起来葬进祖坟里吧。”
  看到这个熟悉的称呼,久违的泪水一下子涌进了我的眼眶中,瞬间让我泣不成声,趴在那里哭成了泪人儿。

  过了许久之后,我的情绪才平复了一点,有些犹疑的看着这张小纸条。
  这是谁写的?是叶翩翩口中的李爷爷吗?他为什么会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虽然十分想不明白,但莫名的。我心里却涌出大片大片的暖意,眼里虽然还有泪水,可这泪水却不是伤心,反倒是带着几分委屈,就像小时候在外面受了欺负。回家看到父母时候那种委屈一样。
  等心情平复了之后,我把疑问暂时抛诸脑后,慢慢把那个小盒子打开了。
  里面放着我的玉环、方天扇、墨绿珠子,甚至还有这些年一直被我带在身上的《死人经》布帛。
  更奇怪的是,早先从徐会长那里讨回来的那个法器罗盘。居然也在这里。而且原本破碎成几瓣的罗盘,此刻居然被重新修复好了,虽然已经失去了法器的效用,但当普通的罗盘用,完全绰绰有余。
  我皱眉思索了一下,却根本回忆不起来,之前我到底是把这破碎的罗盘扔了,还是继续留在身上了。
  身上这些东西,不管是《死人经》,还是玉环和墨绿珠子。每一件都能称之为奇珍异宝。不是我自己妄自尊大,这些东西,即便是一个天师,看到之后也会动心,可现在,这些东西居然被完整了送了回来。
  没有贪图我身上的任何东西,甚至连真龙脉的事情都不计较,这个李老会长,究竟为什么这么做啊?
  难道就像当初那个宋星理事把方天扇送过来时候说的,李老会长是欣赏我在夺龙赛上答出来那道阴宅风水题?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单纯的欣赏,绝对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想了半天我也想不明白,最后我只好把这些疑问先放到了一边。那张纸条不管是谁写的,但上面那句话说的没错,不管怎么说。我也得先去把父母的尸骨收回来。
  我掀开被子,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结果才刚才在地面上,两腿膝盖就是一软,直接摔倒在地上。
  太久时间没动弹了,虽然叶翩翩偶尔回来帮我活动一下身体,但我身上的肌肉早就萎缩了下来,关节神经更是被压迫的太久,甚至已经暂时失去了行走的能力。
  扶着床边慢慢站起来,我努力了很久。才让身上肌肉重新活泛起来,慢慢适应了走路的节奏。
  这之后,我又在房间里休息调整了一天,等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我身上才算终于恢复了正常。穿好衣服,带上玉环等物,一个多月以来的第一次,走出了这个房间。

  出门之后,我才发现自己身在一个乡间的普通的民房之中,四周一片空荡荡的,隔着老远才能看见其他民房建筑。
  我试着去院子里其他房间看了看,但所有房间都挂着锁,显然这里除我之外,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我这才作罢。给自己房间也落了锁,然后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这里显然是一处荒芜村落,大概是叶翩翩平时住的地方,至于李老会长,他们之间的关系我不清楚,但大约老会长平时也是在这里住的。
  我走到路边的公路旁,静静等了半个多小时之后,终于搭上了一辆进城的中巴车。
  因为喉咙还不太方便,上车之后我也没问这是什么地方,只是交了钱,等车子又晃悠了半个多小时,进到一片繁华市区之后,我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京城的一处郊县。
  玄学总会就距离这个郊县不远,想必李老爷子他们住的地方,就在玄学总会附近。
  下车之后,我抬眼往京城市区方向看了看。

  陆家,应该就在那个方向吧?
  报仇,对此时的我来说,根本就是一种奢望。
  但跟先前不一样的是,我心里不再是一片死寂,反而有了一点点希望,尽管这份希望来的毫无缘由。
  或许是因为李老爷子说我能够恢复修炼吧,尽管此时我还看不到经脉恢复的希望,但对这个李爷爷,我有种莫名的信赖,连信心都恢复了许多。
  接下来,我往陆家方向看了最后一眼,然后压抑住心里的所有念头。匆匆赶去了长途车站,往家里赶了回去。

  这一路上,我都在闭着眼,默默调动着道炁,只是以往如臂使指的道炁,此时根本无法感应到,一瞬间,我似乎又恢复到大学刚感应道炁时候的状态,不过我心里没有急躁,依然一点一点的摸索着。过去的一个多月,早就把我的性子磨了下来。
  等车子到达山西境内的时候,依然还在感应道炁的我,突兀从脑海里听到了瞳瞳的声音。
  她似乎很是喜悦,娇憨的对我说道,“哥哥,我醒啦!这么长时间,你又没有想我?”
  我微微一愣,自从上次我俩联手对付那个井鬼之后。瞳瞳说她耗尽了什么天阴之气,要昏睡一段时间,谁料一直睡到了现在。
  这么说来,她根本连之前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我刚皱起的眉头又舒展开来,瞳瞳不知道,那也是件好事,单纯如她,跟着我的这些年来,虽然已经见过许多卑劣恶毒的事情,但那些事,加起来也比不上陆振阳做的孽。瞳瞳当时没有看到,也是一种幸福。
  不过很快瞳瞳就发现了我身上的不对,匆匆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自然没跟她多提,只是说被一个天师境界的人打伤了,这才落到今天这幅光景。
  瞳瞳听了很愤怒,扬言说要替我报仇,不过很快她就又气馁下来,娇憨说道,“我的天阴之力才恢复了一点点,想修炼到能打败一个天师的程度,恐怕还要四五年呢。”
  这话却是把我吓的一愣,修炼到天师程度,只需要四五年?这话要是传出去,玄学会那些人不得吓死,别人别说四五年了,就是四五十年也没把握啊。可瞳瞳居然还不满意。
  我有些无奈告诉瞳瞳,她要是真能四五年到达天师境界,这个速度已经足够吓人了,一点也不需要气馁。
  但瞳瞳马上就回答说,“可是还不够啊,我能看到你的经脉,哥哥你好像以后都不能修炼了……打伤你的人实在是太可恶了,不过哥哥你放心,瞳瞳以后一定会加快修炼,保护哥哥。”
  也不知道最近我太矫情了还是怎么回事,听到瞳瞳的话。我鼻子又是一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