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66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冷冷一笑,“我觉得,她对我很重要。这事儿虽然不能给我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利益,但至少能让我心安一些。老先生要是不同意,那我们就真的鱼死网破好了。反正小爷我的态度已经摆出来了,我一步不退,也压根没想过要退。”
  半个小时后。
  陆羽带着高长恭和郭破虏,离开了平安神宫。
  而平安神宫苍龙殿内,除了那座倒塌的天照大神像留下的满地狼藉之外,还有一群脸色极为难看的日本修行界大人物。
  “奇耻大辱啊。”
  须佐之男说,声音和身体都在颤抖,本来气色就不好,这下看起来更为虚弱了,甚至还有些可怜。

  这一刻的须佐之男,看起来哪里还像是一名武圣,就是一个不得不服老的、垂暮之年的老者。
  “宗主……”黑袍老者开口道,“保重身体。”
  他说完,也是叹了口气。
  刚才,陆羽提的三个要求,一个比一个过分,一个比一个蛮不讲理。
  偏生他们还没有办法拒绝,全都给应承了下来,还得保证,把每一件都办得漂漂亮亮。
  要知道,在场之人,那个不是现在日本修行界的巨擘、顶梁柱和脸面?
  可今天,在这里,他们不仅丢了自己的脸,丢了整个日本修行界的脸,甚至连列祖列宗的脸面,都给丢完了。
  “我没事。”
  须佐之男摆摆手,“你们放心,在日本诞生新的武圣之前,我就是熬着拖着,也绝不会死。”
  他咬了咬牙,目光逡巡一圈。
  “诸位,记住今天吧,记住这个叫陆羽的男人,记住他带给你们的侮辱,带给日本整个修行界的侮辱。从今而后,此人,就是我全日本武者的生死大敌。”
  他提高了声音,“诸位,我须佐之男以三神器掌管者、以天神宗的宗主、以全日本修行界的领导者的身份宣布三条规矩。”
  他比起了三根手指,“第一,从今日起,全日本所有三十岁以下、又入了先天之境的青年武者,全部纳入我天神宗门下,由我亲自负责教导。《涅盘般若经》虽然被陆羽夺了去,但只要我还活着,这门绝学的传承,就能在我日本继续传承下去。”
  “第二,在座诸位,凡是武道亚圣级别修为的,也全部进入我天神宗,作为长老,协助我教导年轻一代。现在是我日本修行界生死存亡之际,我只希望诸位能抛弃门第之见,先把我们的传承保住吧。”
  “第三,我与陆羽,将有一战。短则半年,长则两年。此战无论我是胜是败、是死是活,在我日本诞生新的武圣扛起气运之前,都不准谁私自去找陆羽报复。”
  “谨遵宗主诰命。”
  “遵宗主法旨。”
  须佐之男话音落下,其余老者全都拱手拜首。
  所谓不破不立。
  魏文长一双铁拳,将整个日本修行界砸碎了。
  而陆羽又近乎斩断了日本修行界的未来。

  算是彻底破了。
  不过日本的武道,也是传承了将近两千年。
  能长盛不衰,自然有他的道理。
  此刻,他们并没有绝望,也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彻底摒弃门户之见,抱成了一个拳头,凝成了一根绳子。
  从今而后,日本再无别的门派。

  只有一个门派存在——天神宗。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无时无刻都在做决定。
  这些决定,有正确的,每个决定,或多或少,都会对这个世界形成一定的影响。
  松田龙平是个普通的名字,普通的名字背后,是个更加普通的男人。
  一个四十多岁,经历了离异、事业失败。沉溺于赌博和酗酒,活得浑浑噩噩,丝毫没有方向感的男人。
  松田龙平这辈子,也做了许多决定。
  其实都没有对这个世界造成多大的影响。
  毕竟他只是个在普通不过的小人物,哪里来的多大的能量?
  他就是个普通人。

  不够好的好人,不够坏的坏人。
  要说他这辈子做的最坏的事,大概就是前不久去找山口组的人高密,那个千叶家的小姑娘,居然敢悄悄收留那个可恶的、搅得满城风雨的华夏男人吧。
  但天地良心,他要是知道池田俊少爷会直接杀了千叶家的小姑娘,他是绝对不会被高密的——即便他很缺钱、已经穷疯了。
  因为……那毕竟是一条人命啊。

  那是个有着这个贫民窟最干净笑脸的小姑娘。
  在所有人都嫌弃他浑身恶臭,是个烂赌棍和烂酒鬼的时候,只有这个小姑娘,每次看到他,都会恭恭敬敬给他鞠躬,露出一个干净的让人心碎的笑脸,叫他一声秋田叔叔。
  他后悔了。
  可是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后悔药卖?

  千叶家的小姑娘,毕竟已经死了。
  连尸体都被俊少爷拖走了,不知道扔到了哪里。
  又是个春阳慵懒的早晨。
  松田龙平走在街道上,手里提着一瓶酒,一边走一边喝。
  他现在有钱了,可以住酒店,每天洗澡,也可以每天换干净衣服,所以也没什么人会用嫌弃的眼神看着他。
  松田龙平本来以为,他会很受用这种感觉。
  但也不知道怎么的,最近,他都有些心神不宁。
  “桔梗啊,杀你的是俊少爷,又不是我,关我什么事呢,我只是……我只是缺钱花罢了。”
  他又灌了一大口酒,低声自言自语着,似乎在找寻着心里安慰。
  阳光越来越灿烂。
  但很快就没有了。

  因为有个人挡在了他面前。
  跟身高只有一米六出头的他比起来,这个个头在一米八往上的年轻男人,可真是高大的。
  他穿着极为修身的黑色风衣,脚上踩着军靴,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和病态外,近乎是个完美的男人。
  这样的人物,松田龙平哪里敢惹。
  所以他打算换一个方向绕着走。
  “你哪儿都去不了了。”

  这个男人突然开口了,声音很平稳,甚至有些温暖,但松田龙平听在耳朵里,却分明感觉到了一股子深入骨髓的冷意。
  “先生,你……您是不是认错人了?”松田龙平有些结巴的说。
  “你叫松田龙平,今年四十岁。你曾经有个妻子,应该叫惠子吧。哦,对了,你还有个儿子,叫松田一郎,今天九岁还是十岁。”年轻男人看着松田龙平的眼睛,不急不缓的说道。
  松田龙平顿时害怕起来,颤声道:“先生……你……您到底是谁?您……您要干什么?”
  “我叫陆羽。千叶桔梗救得那个华夏男人,就是我。”
  年轻男人说道,“松田龙平,跟我走一趟吧。桔梗现在死了,但我还没死。我既然没死,那有些事情,总是要算清楚的。”
  松田龙平转身就想跑。
  跟在陆羽身后的郭破虏突然向前,一掌切在他后颈,松田龙平顿时晕厥了过去,另外有两个炎龙帮的马仔立马向前,拿出一个大麻袋,将松田龙平套着,立马就有辆中巴车开了过来,带着他就绝尘而去。

  京都某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
  池田一夫从一场宿醉中醒来。
  日期:2016-11-05 08: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