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7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兵贵神速。努力了这么多天,不能让那些不法分子在眼皮底子下溜了,也不能让他们毁了那些证据。”楚天齐道,“在明天天亮前,打掉县里的这些窝点,最起码要完全控制。有问题吗?”
  “没问题。我就是这么想的。”曲刚回答的很干脆。
  楚天齐强调:“注意,行动一定要保密,在人员选择上更要注意这点。”
  “是,一定选择信的过的同志,并且通过技术手段,最大限度防止泄密。不过我仍有担心,担心已经有泄密可能,但愿我这个预感不准吧。”曲刚的话不无忧虑。
  “尽最大努力保密,尽最大能力争取时间。”郑重的说过后,楚天齐再次强调:“在行动的时候,要重点关注那个喜子。这个家伙可是一个关键人物,他的身上有很多秘密,只要逮住他,好多谜团就都迎刃而解了。”
  曲刚点点头:“是,现在好几个案子都牵涉到他,他是这些涉案重点人中的重点。只是目前关于他的信息非常有限,这也增加了难度,不过我们会尽百分之百的努力,去挖这个家伙,直至抓住他。”
  “好的,你去忙吧,我随时等着你的行动方案。”说着,楚天齐站起身,伸出了右手。
  曲刚握住对方右手:“是,局长。我马上去做今晚的行动方案,第一时间向你汇报。”

  “辛苦了。”
  “不辛苦。”
  两只大手又握了握,才松开。曲刚走出了屋子。
  把目光从屋门处收回,楚天齐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零点,可他没有任何睡意,而且也不能睡。于是,便靠在椅背上,继续想着案子的事。
  从现有证据看,这个喜子是造假案的关键人物,同时好几个案子都和此人有关。
  几个月前,在何喜发被打案中,喜子就充当了重要角色。借助原来的交情,邀请看守所长乔晓光吃饭,给乔晓光找女人,让乔晓光在岗期间擅离职守的就是这个喜子。利用曾经在赌场解围这件事,拿到了看守所综合科副科长程绪把柄,并以此为要挟,成功掌控程绪的人,也是这个喜子。正是这个喜子,先让程绪额外照顾嫌疑人,后又让其充当拉闸人,最后直接命其毒杀王兴旺。在何喜发被打案中,喜子既是策划、导演,也是重要演员。

  而在这个造假药案中,喜子不只是策划、导演,还是编剧,更是绝对的领衔主演。
  当初的何喜发案,里面似乎有聚财公司的影子。而辛长龙也刚刚交待,喜子曾经做过聚财何阳公司的保安副经理,那么这个案子跟聚财公司有没有关系?又会是什么关系?现在这些都是假设和推测,只有抓到这个喜子,才可能解开谜团,抓到喜子很关键。
  忽然,楚天齐觉得还有一件事牵涉到喜子,但却一时又想不起来。
  “嗡嗡嗡”、“嗡嗡嗡”,振动音一声接一声,一阵紧似一阵。终于,在不知响过多少遍后,才被床上的男人听到。
  “妈的,谁呀?打扰老子的好事。”男人嘴里嘟囔着,伸手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
  女人一把揽住男人胳膊,发着嗲音:“别管它,继续,我都让你……”
  “滚。”男人一拨拉女人,迅速去拿手机。手机上面的号码是隐藏的,但正因为号码隐藏,他才知道事关重要。
  “人家不嘛!人家……”女人一边嗲音不断,一边还用上身去蹭男人的胳膊。

  “滚。耳朵塞上*毛啦?”男人不耐烦的把女人甩到一边。
  “你……”女人刚发出一个字,就咽下了后面的话,她看到对方眼中有一股杀气。然后乖乖下地,去了外屋,还顺手关上了屋门。
  男人下意识的看了看门口,按下了接听键:“您……”
  “妈的,混蛋,怎么不接电话?”手机里传出一个怪怪的声音,但却透着浓浓的狠意。
  尽管对方看不到,但男人还是满脸陪笑:“我……”
  “在不在许源县?”对方根本不听,而是直接打断。
  男人忙道:“不在。”
  “在不在定野市?”对方紧跟着追问。
  “不在。”男人老实回答。
  “那就好。”对方声音缓了一些,“已经动手了。”

  “动手?莫非……不是说还没交待吗?”男人忙道。
  对方声音很冷:“计划赶不上变化。”
  “是不是省里范围都不保险?”男人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我该怎么办?”
  “你说怎么办?笨蛋,好自为之。”对方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男人握着挂断的手机,怔了一会儿,便迅速跳下床,蹬上衣裤,拿上手包。接着在包中翻出钥匙,打开保险柜,从柜子里拽出一个小密码箱,然后拉开屋门,冲了出去。
  正在外屋的女人马上迎了上来:“你要去哪?我怎……”

  “滚的远远的。”说着,男人从手包里拿出一沓钱,甩到了女人脸上,“千万别再到这来。”说完,打开外屋门,夺门而出。
  早晨,天刚亮。
  晨练的人们发现,不时有鸣着警笛的警车从身边经过,大部分都是从城外开进城里的。有时是两、三辆一拨,有时又是三、四辆一队,而且每拨车辆除了小汽车外,还有中巴车。人们还发现,小车上面都坐的满满的,中巴车上除了人就是货,而且只要是穿警服的人,几乎都全副武装,配带着枪械。
  看到这些情景,许源县城的人们在看热闹之余,不禁疑问:“发生什么事了?”

  “反恐演练?”“看着不像,好多人可没穿警服,再说也没见消防车辆参加,好像也没有手持盾牌。”
  “要打仗?”“不像,没见军队出现。”
  “抓坏人?”“应该是,那么多人都两眼凶光,有的还戴着手铐,看着就不像好人。”
  “到底是什么坏人呢?”“黑社会团伙?贩毒集团?腐败分子?”

  人们互相之间有问有答,不时有新的问题出现,又马上会有旧的答案被否定,可能旧的问题又随时会成为新的话题。“内部消息”、“可靠情报”成为人们常用的词语,用以佐证自己观点的权威性。各说各的理,又有各的解释,人们莫衷一是,没有定论。但有一点,取得了人们的普通认同,那就是:肯定出事了,出大事了。
  从二十三号开始,连着好几晚,人们不时有类似的新发现。有人说在国道上看到了成群的统一制式警车,有人说在定野市看到了头戴钢盔、全副武装的丨警丨察,至少有好几百人。有人说,路上遇到几十辆蒙着绿帆布的军用大卡车,不知里面装的是人还是货。有人说,乡下山旮旯里面去了好多丨警丨察和车辆,出来时车上都满满的。还有人说,市界看到了警、匪对峙场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