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9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拒绝了她的帮助,咬着牙,将那人身上的衣服、鞋子给剥下来,然后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随后我跟着她,走出了这片空地的法阵。
  刚刚走出来,那女人扔了一个小香包给我,告诉我戴上,说这个东西能够掩藏住我身上的血腥气,不至于太早的暴露。
  我按照她说的去做,然后咬着牙,凭借着坚定的意志力,跟上了她的脚步。
  说句实话,这个时候的我,每一步都感觉难如登天。

  我的身体早就已经垮掉了。
  但是我却知晓,这是我唯一逃离这地狱的机会,倘若我没有足够的勇气和意志,恐怕就会被人发现,并且留下来,而那个时候的我,所要面对的,只能是死亡。
  我不愿,所以需要搏命。
  女子往前走,头也不回,她对于这儿似乎很熟悉,每一个转弯,都能够避开村子里的耳目。
  我们一直走到了村子的边缘处,这时左前方突然间冲出了一个黑影来。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却听到那女子开口说道:“找到了么?”
  那黑影一扬手,开口说道:“找到了。”
  我听声音,才知道这黑影就是之前跟我传递消息的小姑娘维子,而她手中挥舞的那玩意儿,却是我的乾坤囊。
  原来她是去帮我偷这个东西。

  女子接过了维子手中的乾坤囊,翻看了一下,然后丢给了我,说这是你的么?
  我接过来,点头,说对。
  女子说你看一下,东西有没有少?
  我心中充满感激,手往里面一摸,大概查看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丢失什么东西,连止戈剑也在里面。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乾坤囊这东西,打开时需要一定的法诀,没有这法诀,在别人的手里就是一个空布袋,根本无法从中获得什么。
  夜先生自然知道这东西的宝贵,不过他此刻一门心思,是谋夺我的聚血蛊,对于乾坤囊,并不重视。
  他或许觉得有的是机会弄这玩意儿,却不知道,我居然还能够从他的手掌心里逃离。
  事实上,就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过。
  那个仙女一般的女子,不知道是怎么蹦出来的,为什么要救我,我也有点儿迷茫。

  不过这个时候并不是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得先逃离此处,方才有时间和兴致,慢慢地问清楚后面的一切。
  维子对于冤越一族十分熟悉,对于这涅罗谷也是如此。
  此刻夜色正黑,她带着我们离开了这村子,随后从村东边的一条小道,走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终于离开了那涅罗谷。
  一路上虽然也有许多惊险之事,但所幸没有暴露什么。
  一直到我们快要离开涅罗谷的时候,我方才听到一声又一声的钟声,在山谷之中突然间就响了起来。
  随后很远的山谷里,灯火陡然明亮。
  显然,我逃离的事情,已经败露了。

  这个时候,那女子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在我的身上嗅了嗅。
  此刻的我一身污秽,心中有些自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而她却笑了,手中一晃,那把折扇再一次地出现,随后她往我的身上扇了扇。
  一共三下,我感觉浑身轻松许多,火辣辣的体表也是一阵清凉。
  女子跟我解释,说别担心,我只是怕那帮家伙在你身上种了一些定位的邪法,所以给你祛除一下,免得到时候又给逮回去。
  我们继续走,而这个时候我的心情终于轻松了一些,长躬到地,说多谢姑娘相救之恩,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女子笑了,露出一口白牙来,在夜里都十分明显。
  她笑着说道:“我只是路过的时候,感觉有一些于心不忍而已,倒没有太过于刻意,举手之劳罢了,你不要太多负担。”
  我说倘若不是您,我真的就死定了。

  她显得很平静,对于我的感谢,也轻描淡写地讲了两句,便不再多言。
  身后的威胁还在,我们更多的时候,是在埋头赶路。
  如此又走了半个多时辰,她在一处悬崖山壁之前停下,然后攀着绳索,将我和维子带上了离地七八米高的一悬洞之中去。
  她显然在这儿住过,里面曲折,也有布置,在最里面的地方,还铺垫了一些干草。
  女子将我们引进了洞子里,然后吩咐道:“你们两个先在这儿待一下,我去将痕迹清除一下,会晚一些过来。”
  我和维子点头,说好。

  女子离开之后,我抱膝而坐,感觉到自己的屁股已经跟那粗麻裤子黏在了一块儿,十分难受,不过却又无可奈何。
  维子似乎并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她缩在角落里,睁着一对大眼睛,打量着我。
  这洞子里并没有光线,黑乎乎的,只能通过呼吸声感应到对方。
  我虽然油尽灯枯,不过却还是能够模模糊糊地瞧见一些,在沉寂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你、你们是谁?”
  维子屈膝抱胸,看着我,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我只是冤越一族的一个小角色而已。”

  我说为什么要帮我?
  她摇头,说帮你的不是我,是音姐姐。
  音姐姐?
  这是刚才那个青衣女子的名字么?
  我说那她是谁?
  维子摇头,说我不知道,只知道她愿意带我离开冤越一族,永远地离开,所以她叫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啊?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问道:“为什么?”
  黑暗中,维子的双眼眯了起来,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因为我恨白狼王。”

  这回我没有再傻乎乎地问为什么。
  她恨白狼王,我可以理解,事实上,我觉得冤越一族的大部分人,对这个疯狂而变态的家伙,都爱不起来。
  他们只是处于那家伙的高压之下,敢怒不敢言而已。
  那天夜先生作法的时候,我就瞧见了冤越一族不少人在爱犬被杀之后,低头一瞬间流露出来的恨意,不但如此,那天人头滚落的十八个人里面,未必个个都是外族之人,其中也有一些冤越一族的人,被当做了祭品。
  白狼王这帮家伙,根本就不把人当做人,维子恨他,并且期望着逃离,并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
  我又问了维子几个问题,她话语不多,说得也并不是很多。
  我后来就没有问了。
  因为感受到了安全感的我,绷得紧紧的神经突然间松了下来,极度疲倦的身体也就没有再撑住。
  我开始变困了,没多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睡梦中,我感觉到了力量在回归,感觉到了痛苦渐渐地离开了我,还感觉到了身体正在逐渐变化。

  日期:2016-11-05 08: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