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9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昨天对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让我心头生出几分希望,所以再见到她,莫名之间,我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轻松了一些。
  小维冲我笑了笑,然后说道:“喝水,吃东西。”
  她说完,开始给我喂水。
  我没有拒绝,在她的帮助下,完成了进食,而完成之后,准备再一次的闭上眼睛,却发现那小女孩子左右看了一眼,然后伸出了右手给我瞧。
  她的掌心上面,写着一行字;“别怕,会有人来救你的。”
  这字迹娟秀,红红的,被汗水弄得有点儿变形,不过还是能够瞧出大约的意思来。
  毕竟字并不多。
  我的双眼一下子就瞪了起来,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随后被法阵的吸力弄得剧痛无比。

  我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下来,强忍着不叫喊,而小维在确定我我看到之后,将手掌握紧,然后提着竹篓子离开了这儿。
  我望着她的背影,久久不能平静。
  到底是谁,在她的手掌上写了这么一句话呢?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不敢想太多,但是瞧见这一句话之后,顿时就浮想联翩了起来,感觉整个人一下子就有了希望。
  那娟秀的字迹,看起来像是一个女孩子的字迹,但至于是谁,我也不确定。

  是哪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女侠么?
  还是……
  虫虫?
  大概是太过于绝望了,我突然间一下子想到了还在东海蓬莱岛上闭关的虫虫身上去。

  当然,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事实上,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不可能。
  难道是我的错觉?
  经历了太多的痛苦,以至于我都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处于现实与虚幻之中,精神仿佛错乱了一般。
  如此过了一夜,天色初明,我听到村前村后不断传来了犬吠之声,呜呜而鸣,显然是在为了昨天惨死的同胞哀嚎。
  青鹿王与白狼王完成了交接,不过看得出来,青鹿王似乎并不高兴,看向白狼王的眼神,都有一些难以掩藏的恨意,或者说他都没有刻意去隐藏,借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这一天,夜先生依旧没有出现。
  看得出来,他虽然占据了屈胖三的身体,但融合得并没有那么完美,以至于时不时都会发生排斥性的反应。
  这种情形,其实之前也有,不过我当时满心以为他就是虎皮猫大人,所以也没有当一回事儿。
  到了第二天夜里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与聚血蛊的意识连接,少了一分。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我却能够肯定。
  我知道,夜先生花费了那么多的精力,还耗费了这么多生命弄出来的法阵,已经起了效果。
  他的确有能力,将聚血蛊从我身体里剥离下来,然后弄到他的身上去。
  一想到这一点,我的难过不已。
  如此又过了几天,我整个人都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近乎于死亡,也就是每天听白狼王和青鹿王吵架的时候,以及吃饭之时,会清醒一些。
  不过除了第一天之外,后面也都是那个叫做小维的女孩子给我送饭,但她却没有再多说一句。
  我差点儿以为那是幻觉。
  真的是幻觉么?
  我不知道,说句实话,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过程,尤其是肉体的痛苦和精神的折磨,双重重压之下,倘若不是一股极为坚强的意志在在支撑着我,只怕我早就崩溃了。
  时间一直到了第七日。

  夜里时分。
  经过了这几天的平静,白狼王完全就懈怠了,一开始的时候,他夜里还会出现几趟,装模作样地视察,而从昨天开始,除了交接之时露个面之外,其余时间,我都瞧不见他。
  在夜里的时候,小维送饭来了。
  依旧是喂水喂饭,而在结束之后,她又给我看了一下她的手掌。
  掌心处写着一行字:“打起精神,就在今夜。”
  原本浑浑噩噩,宛如死人一般的我,在这一瞬间清醒了过来。

  我知道,如果这是真的,那这将是我最后的一次机会。
  小维走后,我全神贯注,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然而连续这么多天的折磨,已经让我心交力瘁,近乎于油尽灯枯,根本无法保持长时间的清醒,而我与聚血蛊之间的联系,也已经失去了大半。
  就在我快要昏迷过去的时候,突然间我听到重物倒地的声音。
  接着有一个娇俏可人的小脸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冲着我嘻嘻一笑,说小哥儿,要走么?
  这是一个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美丽女子,她的出场好像自带圣光一般,让我感觉她就仿佛天上的仙女。

  她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裙,很漂亮,个子高,眼睛微微眯着,并没有太多的惊慌失措,而是微笑着看着我,就仿佛很寻常一般地说话,在这样的女子面前,我都有一些自惭形秽,不过更多的,则是激动得不能自已的兴奋。
  因为我瞧见看守我的那两个白狼王下属,已经倒在了地上。
  而地上那血色弥漫的法阵,则被破开了一道缝隙来。
  我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然后点头说道:“走,走……”
  那青衣女子走上前来,右手一抖,却有一把折扇,倏然展开来,上面桃花一片,随后她往我身处的大瓮之前猛然一劈,那布满了符文的大瓮化作了两半,一股臭不可闻的气息从中间弥漫开来。
  这里面有药液,也有我这些天来的排泄物,气味臭得我自己都有点儿闻不下去,而那女子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又挥了一下折扇。

  我腰间捆着的那捆仙绳,终于断裂开来了。
  我当时的感觉,就仿佛是背上背负的大山,突然一下子就卸开了去。
  不过即便如此,经过了这些天来的折磨,我整个人的身体都垮掉了去,即便是没有了捆仙绳的束缚,也没有办法调动任何的气息,甚至连走路的劲儿都十分勉强。
  因为全身的皮都给剥去了的缘故,我双脚踩在地上,火辣辣的疼。

  白狼王虽然给我准备了药液,让我不至于因为被剥了皮失血而死,但并没有准备让我好受许多,所以那药液里面,添加了许多让我伤口无法愈合的药物,所以此刻从大瓮之中走出来,我浑身都留着发脓泛臭的鲜血,无比恐怖。
  然而这些在那女子的眼中,却都没有太多的惊慌。
  她只是稍稍地皱了一下眉头,然后指着脚下的其中一人说道:“换上他的衣服,然后我们走吧。”
  我点头,说好。
  说罢,我向前走了一步,结果身子一下子承受不住,朝着旁边歪歪倒去。
  我跌倒在了地上,那女子瞧见,伸手过来,说需要帮忙么?
  她的亲切让我感动,不过我却不敢拖累别人什么,毕竟我此时此刻的模样,连我自己都害怕,又何必去连累别人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