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6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听女人说完,问了问女人老公的名字,又问了女人的名字,记下后,对女人说道:“大姐,你放心,这家矿的老板,我已经让派出所的人去找了,等找到,他该怎么承担责任,就怎么承担责任,一定替你丈夫替这次意外被压在下面的所有人,讨回一个公道!”
  女人听完,站起来又要给梁健跪下。这次梁健有了准备,她刚要跪,就伸手拦住了。梁健劝道:“我看您脸色也不好,您就在这里坐着等。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你丈夫他会没事的!”
  女人点头,泪水随着点头的动作,一滴一滴地砸下。
  梁健不忍心看她如此难受,便说话分散她的心思。他随口问了一句:“刚才您跟我说的这件事,您跟其他人说过吗?”
  女人抬手粗糙的手指抹过脸颊,颤着声音回答:“出事前我就跟村里的干部说过,村干部说是帮我去找矿老板,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去找。出事后,我跟之前就在这里的那位领导也说过,不过他不相信我说的,我才说了一半,他就把我赶走了!”女人说完,又低头抹眼泪。
  梁健忽然想到他刚来时,张启胜那一句“又来闹了”,或许指的就是这位大姐。再一细想,张启胜的态度似乎就有些问题。大姐话没说完,但未必没有来得及在他面前提及这个矿的问题,但张启胜却马上把人给赶走了。更关键的是,张启胜之前在遇难人数上,也没有尽快地跟梁健汇报真实情况。要不是梁健问了东方,可能到现在还蒙在鼓里!梁健越想越觉得张启胜有些可疑,起码在这件事情上,他的态度有些想息事宁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样子。但在梁健这里,出了任何事情,除非有不可抗力,否则必然是要追究到底,哪怕事实再残酷!

  正想着,矿井那边又有人被送了出来。梁健还没回过神,女人就将杯子一放,瘸着腿就跑了出去。
  送上来的是两个抱在一起的男人。尸体都已经僵硬。据送上来的救援人员说,这两个人是被埋在石头下面的,挖出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一个把另一个抱在怀里的男人,分都分不开。
  梁健刚听他说完,就听到一个人冲了过来,扑在了这两个男人身上,凄厉的哭声,撕心裂肺,让人闻者落泪,听者伤心。
  女人站在旁边,也低着头抹眼泪。梁健听到她说:“这是父子两个,抱着人的那个是父亲,被抱着的是儿子!儿子今年刚高中毕业,没考上,又找不到工作,就也到这矿里来上班了!真是作孽啊!老天不长眼啊!”

  梁健看着那个扑在遗体上面,已经哭晕过去的妇女,胸口就像是压了一块大石一般,难以透气。
  有人去将晕过去的妇女扶了起来,扶到了救护车里,输液抢救。剩下的那些家属,站在那里,望着那个被救援人员守着不能靠近的矿井口子,一脸的恐慌,他们捂着嘴,泪如雨下,却不敢哭出声。哭声不吉利,他们担心害了自己的男人。
  梁健再也看不下去,这样的场面太让人难受。
  正好这时,沈连清拿着电话过来,说广豫元找他。梁健接过,听到广豫元在电话里说:“梁书记,您现在在哪里?”

  “我还在青阳县这边。怎么了?”梁健皱着眉头回答。广豫元语气中的焦急和烦躁,让他心里一下子就沉重起来。从昨天到现在,已经很多事了,他真的不希望再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可是,天不如人愿。
  广豫元说:“这边出了点事,您要不先回来一趟吧。”
  “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吗?”梁健问。
  “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您回来一看就明白了。”广豫元说道。
  梁健想着这边既然已经打通,只要不再下大雨,这里应该问题不大了。而且,他在这里也不能提供实际的帮助,便准备回去。
  临走的时候,那位大姐又找到他。那双交织着希望和绝望的眼睛看着他,让梁健感到了千斤的压力:“梁书记,您可一定要为我们找回公道啊!”
  这一刻,梁健忽然有些害怕。他害怕自己会让眼前的人失望,害怕会让这里这些沉浸在巨大悲痛中的人失望……
  回到太和市,刚进城,广豫元的电话就来了。梁健接起后,他问:“梁书记,您到哪了?”
  “刚进城。”梁健回答。

  “那您先到正一初中来一趟吧,我也在这边。”广豫元说。
  正一初中,便是昨天安置那些灾民的地方。梁健没问什么事,直接让小五将车子往正一初中开。
  因为昨天的大雨,正一初中内教学楼和办公楼的顶楼都有不同程度的渗水漏水,所以今天已经停课了。学生都在宿舍内,宿舍楼的部分宿舍也有漏水情况,学校已经将学生安排到了教师宿舍楼去了。
  梁健到正一初中门口,初中的校长和广豫元都等在那里了。梁健下车,看到正一初中的校长,有些诧异,道:“黄校长,您怎么也在这?”

  校长苦笑了一下,还没说话,广豫元接了过去:“您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梁健揣着疑问跟着两人走。刚走到篮球馆附近,就听到了一些异样的动静,似乎有人在哭,尖锐难听。梁健皱眉看向广豫元,广豫元道:“还记得昨天我们在巷子里碰到的那户户主叫徐大伟的人家吗?”
  梁健想了一下,才想起来,昨天劝走王启德家属后,确实是碰到过一家三口,当时明德还跟人确认了身份,那个男的好像是叫徐大伟。
  梁健想起来后,问:“记得,怎么了?”
  广豫元脸上流露出一些愤怒,道:“徐大伟的父亲死了,他现在闹着说是我们的责任,直接把尸体拖到了这里!现在就摆在里面!”广豫元越说怒火越旺盛,说着说着就骂了起来:“我活了半辈子,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自己扔下自己的老父亲不管,现在人出了事,竟然还有脸把责任推到我们头上。”
  梁健皱着眉头,广豫元说得事情确实令人生气,可是……“我没记错的话,我们昨天后来还去了他家里查看,当时并没有人在啊!”梁健疑惑道。

  广豫元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一些后,回答:“听当时在场的人说,徐大伟家的主屋旁边还有一个小屋子,当时我们雨太大,我们又急急忙忙地可能没注意到。他们今天过去的时候,那间随随便便搭出来的小屋子已经塌了。徐大伟的父亲……都已经……都已经……”广豫元有些说不下去,又深吸了一口气,才接着说道:“人都已经被水泡肿了!”
  梁健抿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样的事情,简直骇人听闻。昨天他们遇到徐大伟的时候,他们大包小包,一家三口明显是知道危险所以躲了出去,可是这样的情况,他们竟然把老父亲留在了那里。而且,当时梁健记得明德还问了他们家里还有没有人的,徐大伟当时并没有说。哪怕说上一句,也就不会有这样的惨剧发生了!
  梁健没继续往里走,沉默了片刻后,问广豫元:“你找我回来,就是这件事?”
  广豫元苦笑了一下,道:“不是,是另外一件事,娄……”他话还未说完,就被梁健抬手打断,那个篮球场里传出的那让人恶心的造作哭声实在是吵得人心烦。他扭头问黄校长:“你们的保安今天还在学校吗?”黄校长忙回答:“在的。都还在的。今天虽然停课,但学生都还在学校里,所……”
  日期:2016-07-06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