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2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住口!你是什么身份,敢这样和我世尊说话?”站在广孝身边的,正是不久之前将他从方士宗门当中解救出来的弟子灌无名。当初他被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联手打飞出去,那次他伤得不轻,饶是白头发这种长生不老的体制,也休养了两天才能下地的。
  见到锦袍男子对自己世尊不是那么恭敬之后,灌无名先是大吼了一声。随后向着锦袍男子扑了过去,灌无名空手和握着秦戟的锦袍男子动了手。两个人动手之后,没有几下锦袍男人便处于下风劣势。他手里的秦戟对灌无名完全起不到作用。三两下之后,他的秦戟被灌无名用手指在戟尖上弹了一下。
  一声金属相击的声音过后,锦袍男人手里的秦戟再次向后飞去。只不过他这次死死的撞着秦戟,连人带戟向着身后飞了过去。眼看着锦袍男子就要撞到他身后的一棵大树之时,锦袍男子突然怪异的笑了一下,当他的人接触到大树的时候,瞬间便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看到了锦袍男子消失之后,灌无名皱了皱眉头。带着防备的姿态走到了大树之前,仔细的看了一眼之后,回头冲着自己的师尊说道:“这里被事先打通了一个遁口,那个人从遁口走了。”
  对锦袍男子,广孝并不是十分的在意。他只是从地上捡起来一根黑衣人掉落的秦戟,端在手上看了一眼之后,叫过来守在吴王刘濞身边的内侍总管,让他将着根秦戟转呈到吴王的手上。
  “殿下。在下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用这种枪戟来作为法器的。”看着吴王也皱起了眉头之后,广孝继续说道:“这枪戟上雕注了符文,铁戟中泛着金血色。应该是在铸铁之时加入了生金、朱砂和生血。这样的法器一般的修士看到都会眼红,法器虽好,不过碍于兵器的形状。一般的修士又使用不便。”

  吴王听着微微的点了点头,直到广孝说完之后,刘濞才开口说道:“广孝先生是修成大神通的修士。所说之言自然有理。既然这种枪戟法器不是寻常修士之物,那么以先生的所见,刚才行刺本王的逆贼刺客是何身份?”
  广孝沉吟了片刻之后,对着吴王说道:“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修士,是士兵。如果在下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某位大修士在兵营当中,挑选有慧根的士兵。将这些人集中在一起,用修士之法训练他们杀人的技巧而已……”
  没等广孝说完,吴王的眼睛便瞪大了起来。他看了看自己身边这些成了名的修士,随后直接打断了广孝的话,说道:“广孝先生你的意思是,本王身边这么多修炼多年的修士,连几个只是军士都对付不了吗?”
  这几句话说完,吴王身边的这些修士的脸色一红,面露尴尬之色。广孝见到之后。微微一笑,冲着刘濞说道:“殿下此言差矣,天下的修士都是成仙得道为根本的。而那些军士只是修习了用术法屠戮的技巧,两者不可同日而语。不修本元,只是一味的追求术法的技巧,这样已经是堕入了魔道。”
  说到这里,广孝顿了一下之后,环顾了一遍守在吴王身边的这些修士。随后继续说道:“刚才的军士也只是藏匿和刺杀的术法好一点,面对面也未必是在场众修士的对手……”
  没等广孝说完,吴王突然想到了什么,没等这位和大方师起名的人物说完之后,刘濞已经再次开口打断了他的话:“等一下。广孝先生,如果像你说的那样,现在朝廷已经有了这样一支会用术法杀人的军队--那还得了……”
  虽然连续两次说话都被吴王打断。不过广孝的脸上并没有什么不悦的表情。他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刘濞解释道:“哪有那么简单,殿下。有这样慧根的人百中无一。如果天下人都修炼了术法,那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天下?”
  广孝的话虽然说的清楚,不过这时候吴王的心里不以为然。他一边接待广孝师徒住进了自己的吴王府。一边让他在朝廷里面的细作,去查有关这个军士修炼术法的事情。安排降不归和那一对双胞胎修养的事情自然有人去办,自然不需要吴王亲自操心。
  过了几个时辰天亮之后。就在吴国过境边。一个身穿锦袍的男子骑马快速穿过了国境,过了国境之后,马上的锦袍男人冲过了国境之后。悬着的一颗心才算落到了肚子里。当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正打算找个地方吃点东西休息一下的时候。冷不丁他座下的快马马失前蹄,也是锦袍男子的反应够快。那匹快马倒地的一瞬间,他已经从马镫中将脚抽了出来。随后稳稳的跳落到了地面上。
  锦袍男子站在地上的一瞬间,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便扑面而来。随后他骑的那匹马开始痛苦的嚎叫起来,回过头来的时候,见到那匹快马的四条腿已经齐刷刷的被利刃斩断。四溅的鲜血已经流满了半条路。
  “田继大人,不打声招呼,就这么走了吗?”两个几乎一摸一样的人影站在已经将死的马身上,两个人正是昨晚被这个锦袍男子打退的那一对双胞胎兄弟。两个人都在用一种嘲讽的眼神看着锦袍男子,顿了一下之后,双胞胎的另外一人开口说道:“昨晚的回礼还没有送给田继大人,你这么走了,我们兄弟俩那一口鲜血不是白吐了吗?”

  “看来昨晚我是看走眼了,不过两位的戏也演的太好了。不止是我,就连广孝那样的高人都能骗过去……”看着和昨晚的感觉完全不同的这一对双胞胎,这个叫做田继的锦袍男子心里开始微微有些慌张起来。当下他冲着已经断了气的马尸招了招手,随后就见挂在马尸身上的秦戟慢慢的冲着田继飞了过来。
  那一对双胞胎只是眼看着,没有要过去阻拦的意思。直到秦戟到了田继的手上之后,双胞胎中的一人才说了一句:“田继先生,你不会还以为昨晚的那一幕会再次发生吧?”
  田继一边将枪帽摘掉。一边对着这一对双胞胎说道:“那田某也不能坐以待毙,现在起码还有一线生机……”最后一个字说出来的时候,田继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后连人带枪都化作了一条惊鸿一般,向着双胞胎兄弟俩冲了过去。
  和昨晚不一样,双胞胎一人后退了半步。另外一人迎着田继扑过来的方向,反冲了过去。这人的手里带着一只精铁打造的手套,直接探出带着手套的这只手,向着扎过来的秦戟抓了过去。
  二人接触之后,爆发出来一声巨响。随后田继好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瞬间飞了出去。而那支精铁打造的秦戟已经断成了几节,散落在两个交手的那个位置。
  田继落地之后,才看到全身上下的血管都浮了出来。有些血管已经崩裂,满脸满身的都是鲜血已经看不出来本相。就这样,他还是挣扎着爬起来。晃晃悠悠的向着身后跑去。
  不过没等田继跑出去几步,就见眼前人影一晃。刚才那个手带铁手套的双胞胎之一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看了一眼田继的伤势之后,这人再次说道:“田继先生,我们主公有句话要问你。你的虎贲军有九处修炼之所,明面上的八处我们都知道。还有一处藏起来的在什么地方?是哪位大修士在给你们训练术法的?说出来。我们就放你走。”
  日期:2016-06-04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