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7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出对方的质疑,楚天齐道:“据何佼佼今天电话中讲,她也是今天才知道的,知道的也不具体。而且那个男孩,也是刚刚才赶到这里。”楚天齐说的是实话,何佼佼就是这么讲的,何佼佼说这事只有她爷爷和她爸爸知道。

  “哦”过一声之后,曲刚自语着:“这个辛长龙,真是恩将仇报呀。”
  楚天齐也点点头,表示认同对方的观点。
  辛长龙的讲述告一段落,停了下来。
  柯晓明问道:“你保证刚才讲的都是真的吗?”

  “我保证,千真万确。”辛长龙重重的点了点头。
  柯晓明又问:“既然承认吴老七是你小弟,那么在第一次审讯,听到播放吴老七作证录音时,你为什么死扛着不说?”
  辛长龙一笑:“我以为他死了,死无对证嘛。”
  “你怎么会认为他死了?”柯晓明追问。
  “车祸就是我策划的,目的就是要车上的人死。”辛长龙说的很平静,“六号那天,我还没起床,就有内线报告。说是吴老七那里去了一个陌生人,陌生人先是和他们打斗,后与吴老七单独相处。等二人从屋子里出来后,吴老七就承认那个人要和他们合作,让手下人称呼陌生人为九哥,吴老七还要带那个人来见我。当时我就觉得蹊跷,也觉得这事情值得怀疑。我倒不怀疑吴老七有意害我,不过我怀疑他受到了胁迫,从而引狼入室。

  在我印象中,江湖中没有那种形象的一个人,也没有所谓的九哥。现在想来,那个九哥,倒是和抓我的人有几分相像。当时我意识到这是危险因素,必须要尽早消除,于是便设计了那场车祸。只是阴差阳错,那辆车上并没坐着所谓的九哥,而却是上当受骗的吴老七。”
  听到这些内容,身处监听室的楚天齐暗自长嘘一口气,庆幸不已。庆幸当时没有听吴老七的,没有在现代车上,而是继续驾驶了那辆越野车。
  此时,曲刚也看似无意的瞟了楚天齐一眼,嘴角挂着笑意。
  捕捉到了对方的表情,楚天齐也回了一个微笑。
  辛长龙稍微停顿一下,声音继续:“听到车祸现场的消息,我意识到吴老七成了替死鬼,最起码醒不来了。不过我也暗自庆幸,庆幸那个九哥没人引领,就找不到我。”
  柯晓明接过了话:“所以,你就认为死无对证。可那天你却听到了吴老七的录音,你当时怎么想?”
  “那份录音,明显是被偷录的,听声音吴老七根本不像受伤的样子。而且我在被抓之前,可是知道吴老七受伤昏迷不醒的,我认为那时吴老七已经不治身亡了。”辛长龙语气很是自信,“所以,那份录音要么是在吴老七受伤之前录的,要么就是你们伪造的,你们不缺这方面的人才。”
  从犯罪嫌疑人口中说出这样的话,人们都感觉怪怪的。
  柯晓明又问:“昨晚吴老七都已当面对质,你为什么还装不认识,还不承认那些事?”
  “我当时认为,你们人才济济,既然有能力弄出以假乱真的录音,找来这么一个人,也不是难事。”辛长龙道,“当然,后来我觉得那个人就是真正的吴老七。但我仍然不愿承认,我要让这个案子始终疑点重重。”
  “为什么?”柯晓明追问。
  “那时我对何氏药业恨到极点,认为是他们杀害了我的父母妻儿,我就是要让他们一直背着这个黑锅,让他们不能彻底洗刷掉造假的嫌疑。”说到这里,辛长龙叹了口气,“哎,真是造孽呀,我竟然把恩人当成了仇人。”
  监听室里,楚天齐不由得感叹:“仇恨既能蒙蔽人的双眼,更能蒙蔽人的心智。”
  曲刚点头,表示认同。

  审讯现场换成了高峰的声音:“而你对真正的仇人却不知,反而……”
  辛长龙接了话:“认贼为友。我现在彻底明白,正是我那所谓的朋友,编造了这一系列谎言,也引我走上了一条犯罪道路。其实从一开始,他就瞄上了我,先是通过赌博接触,以催债为由逼我就犯。然后怂恿我盗取何氏秘方,导致我被开除,和他再一步走近。后来,他一边榨着我家的钱财,一边挑拨着我和何氏的关系,并利用我家人失踪的事,导演了火烧辛家大院、贼喊捉贼的把戏。再后来,他更是炮制出何氏灭我父母妻儿的谎言,彻底把脏水泼给了何氏药业。最后,又怂恿我‘曲线报仇’,通过造假药既发横财,又让何氏背上了这个大黑锅,至此我彻底上了他的贼船,想下都下不来。”

  “在你的讲述中,多次提到了这个朋友,他到底叫什么名字?”高峰追问着。
  现在到了一个关键点,现场和监听室二人都竖起耳朵,生怕错过重要的字眼。
  “朋友?朋友?”辛长龙连着冷哼两声,咬牙道,“喜子。”
  喜子?好熟悉的名字,人们多次听到过这两个字。
  “他的真名叫什么?他到底是做什么的?他的住所在哪?”高峰继续追问。
  辛长龙摇摇头:“说起来也可笑,这么多年,我竟然不知道他的真名,我也从来没想过要知道他的真名。刚接触那会,他好像是聚财何阳公司保安副经理,后来听说不干了。这么多年,我从来没去过他真正的住所,也不知道他的住所在哪里。”
  聚财公司?楚天齐和曲刚再次对望一眼,这个公司名字也太熟悉了。
  柯晓明提出了问题:“辛长龙,详细说说你的那些造假窝点、造假产业链吧。”
  “好,我详细说。不过有些只有喜子知道,我可能说的不准。”做过简单说明后,辛长龙开始详细交待起来。
  将近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对辛长龙的第三次审讯才结束。

  审讯结束后,曲刚随着楚天齐到了局长办公室。
  各自坐到椅子上,二人都点上了香烟。
  楚天齐首先说了话:“老曲,刚才辛长龙交待了整个造假产业链,提供了好多造假窝点的信息。虽然有个别地方还不确定,不过我们已经能够收网,而且必须收网了。你要召集得力干将,最短时间拿出详细方案,我们敲定后,马上实施。”
  曲刚点头:“是。我刚才已经在想这个问题,也安排了相关人等待命,从你这出去后,我们就连夜拿方案。从现有证据看,这个案子牵扯面非常广,不但涉及到许源县区域,也涉及到了定野市的所有县、市、区,省里其它兄弟市也有牵涉,很可能辐射了省外区域。

  至于省外区域,暂且不说,省内兄弟市也留待第二步解决。现在要先解决的,是定野市范围涉案窝点,我们会拿出一个方案,第一时间向市局汇报,请求市局的支持与配合,当然这中间需要一个过程。在市局做出决定前,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先解决许源县范围的这些造假窝点,打掉造假产业链上的一些重要节点。
  日期:2017-06-03 08: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