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84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吃完早餐后,秦书凯和李成华乘车回到了洪湖。
  中午,牛大根热情的招待了红河县的一帮客人,看得出来,牛大根之所以在百忙之中招待大家,完全是看着秦书凯县长的面子上,尽管在座的人不少,牛大根的注意力却始终在秦书凯身上,酒至中旬的时候,直接拉着秦书凯坐到了角落里的沙发上,细细的跟他攀谈起来。
  牛大根是早就想要跟秦书凯静下来好好的谈一下的,尤其是关于洪泽湖资源共同开发区的问题,毕竟是两方合作的,自行车的两个轮子要同频率跑动起来,速度才能快,若不是最近一段时间忙着龙虾节的诸多细碎工作,他早就想找机会单独请秦县长吃一顿,借机把诸多事情好好的说道说道了。
  牛大根提出,关于洪泽湖资源共同开发区的建设,洪湖这边还有几个月就要完工了,前一阵,他派了人到红河县看了一下那边项目的进展情况,结果发现那边的建筑落后了不少,希望秦书凯能抓抓紧,把项目的事情好好落实一下,把这件利于两县百姓的大事给办好。

  秦书凯皱眉说,牛书记,咱们兄弟之间又不是外人,有什么话,我从来都不会跟你藏着掖着,你是从红河县出来的领导干部,那边的复杂情况相信你也是了解的,这阵子,为了这个共同开发洪泽湖资源顺利建设的事情,我可是得罪了不少人,还特意安排了刘大江副书记负责监督工程的进度,这不是财政上比较紧张,资金不到位,工程进展自然就慢了下来。
  牛大根说,既然工程上遇到难处了,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呢?咱们不是一早就说好了,遇到难处一块商量解决吗?
  秦书凯心说,拉倒吧,起初咱们商量的时候,可是说的好好的,你牛大根要在项目出资上对红河县有所帮助,现在倒好,工程都进行到这种地步了,你见面从来不谈钱的事情,难不成为了公事,要我向你低头求人?
  牛大根显然心里也明白事情的脉络,秦书凯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陪着笑低声说,兄弟,资金支持你那边的项目建设,绝对没问题,只不过…….。

  见牛大根故意装出一副迟疑的模样,秦书凯说道,有话就说,咱们兄弟之间,用得着这么吞吞吐吐的吗?
  牛大根又冲着秦书凯笑笑,有些不好意思的口气说,兄弟,情况是这样的,你说这资金使用的问题历来是最为敏感的,兄弟我不是不信任你,我是觉的,这洪泽湖资源共同开发区的项目建设,我们洪湖县这边肯定是要出大头资金,这样一来,钱就要弄到你们红河县的账户上,然后在往下划拨,我的意思是,与其这么麻烦,不如采取一个更加直截了当的办法,既能把事情办好,又不费多少程序。

  听了牛大根的话,秦书凯心里多少已经猜到了牛大根想要对自己说些什么,只是他不做声,他要等着牛大根自己从嘴里把一些话给说出来。见秦书凯两眼瞧着自己,牛大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自己心里的打算和盘托出。
  牛大根说,希望秦书凯能把红河县那边还没完成的大半工程全都交给洪湖县这边的人手来做,这样一来,也省得资金拨付的麻烦了。
  尽管牛大根的理由听起来冠冕堂皇,秦书凯却一眼就看穿了他话里的本质,说来说去,牛大根不过是想要从这个工程上多赚些好处罢了,他手里的工程量越大,投入的资金越多,他本人方便抽取的好处费自然也就更多。
  秦书凯原本就没想从这个工程里赚取丝毫好处,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把洪泽湖资源共同开发区项目上的事情全都交到刘大江副书记手上打理,现在既然牛大根提出这样的要求,他便顺水推舟说,牛书记说的也有道理,既然牛书记已经提出了这么好的建议,我这里倒是没什么阻力,只不过……。
  牛大根以为秦书凯还有什么为难的地方,有些紧张的问道,秦县长是不是担心有人会不同意这样的安排?
  秦书凯摇头说,我是在考虑,牛书记垫支了我们红河县的项目,总得有个凭证,可明明这钱说是垫支给我们,其实花钱的还是你们,这笔账等到工程结束的时候,你可得想好了,该怎么划分清楚。
  牛大根见秦书凯原来是担心账目糊涂的问题,赶紧回答说,放心吧,既然垫支是我们自己使用的,这笔钱跟你们红河县的财政上就算是没有任何关联,等到洪泽湖资源共同开发区产生利益的时候,我们再把垫上的资金从双方共同获利的账目里划分出来就是了,只要你我提前定好了,这件事没什么难度。
  见牛大根的态度如此积极,秦书凯也很爽快的表态说,只要牛书记觉的这样做合适,我这边绝对是全力支持。
  牛大根见秦书凯答应了自己提出的要求,眉眼立马绽放开来,冲着秦书凯笑道,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秦县长回去后请派人跟我们这边联系一下,先估算一下红河县那边还有多少项目没有完工,我们这边稍微筹划一下,立马接手。
  秦书凯点头道,没问题。
  两人又谈到屠德宏的事情上。
  牛大根颇有些讨好的口气对秦书凯说,兄弟,上次你跟我提过的屠德宏的事情,我已经吩咐纪委把这人控制住了,可最近为他打招呼的人还真是不少啊,还有几个还是省里的领导,我这里为了执行兄弟的指示,可是顶住了不小的压力啊。
  秦书凯心知牛大根是为了向自己卖人情,呵呵笑了两声说道,牛书记,你这可不完全是为了帮我,屠德宏原本可以平安无事的,怪就怪在他的哥哥屠德隆在红河县相当狂妄,想尽歪招阻碍共同开发洪泽湖资源工程进展,这明摆着是跟你我过不去,你说这样的人,不给点颜色给他看看能行吗?
  牛大根听出秦书凯话里隐含的意思,关于对付屠德宏的事情,可不能全都算在他秦书凯一个人的头上,他自己也是有利益相关的。
  牛大根说,秦县长,我也是从红河县出来的领导干部,难道我会不了解屠德隆的狂妄,以前他仗着贾仁贵跟他是一伙的,两人联手把红河县的开发区给控制了,他眼里只有贾仁贵,哪里还有其他领导,做官做到这种地步,的确是有些过份了,瞎子都能看得出来,开发区里必定是有不干净的地方,他现在连累到自己的亲人,也算是咎由自取。
  秦书凯叹了口气说,牛书记,是啊,为了开发区区域面积被调整的事情,屠德隆背地里可是没少做小动作,按理说,他在自己的地盘里闷声发财,我们可以不管,可他铁了心要阻碍我们两家合作的洪泽湖资源共同开发区项目,我们可就不能不管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