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0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妈看到他走过来,全身都在猛烈哆嗦着,她平素里是个凶悍女人,跟我爸闹起别扭来,能抓他一脸血,可此时她一点也凶悍不起来。只是满含着两眼的泪水,扑通一下跪在陆振阳的面前,哭喊着跟他求情,求他放过我。
  陆振阳脸上的笑容逐渐冰冷了下来,伸手指着自己的断臂,狰狞说道。“你让我放过他,可当当初可没放过我?这条手臂是谁弄断的你知道吗?是你儿子!凭什么我现在要放过他?嗯?你告诉我,凭什么我要放过他?”
  说完之后,陆振阳猛烈的吸了几口气,像个疯子一样,揉了揉脸之后。居然又笑了起来,再度对我妈说道,“所以啊,我肯定不能放过她……要不这样吧,你去给我下碗面,等吃碗面,我心情好了呢,说不定就会放过他?”
  我妈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眼睛里面猛然放出光芒,冲他问道,“真的?”?
  陆振阳不耐烦的摆摆手,“当然是真的,你快去。”

  我妈用她最快的速度从地上爬了起来,往厨房里冲了进去,就在这时候,陆振阳却好像玩累了一样,吐了口气对那个黑衣老者说道,“三爷爷,我不想玩了,把他家房子给毁了吧。”
  黑衣老者嘴角露出一丝狞笑,伸手往前一指,然后嘴里念出了一个单音法诀,一瞬间,连我都感觉到脚下一丝震动传过来。
  四周像是发生了一场地震,轰隆隆的一声响之后,我家房子彻底坍塌了下来。
  短短几秒钟之后,原本干净整洁的一个农家小院,只剩下了一片残壁断垣,冲进厨房里的我妈,还有躺在院子里的我爸,全都不见了踪影。
  “爸……妈……”

  凄厉的声音,终于从我的口中奔涌出来,连带而出的,还有一口郁结胸口的心头血。
  那黑衣老者并没有解开我身体的禁制,之所以发出声音,是我用尽了全身所有的道炁,甚至加上那种墨绿能量,疯狂挤压着心脏,才让一口心头血倒逆而出,在摧毁自己声带的同时下,发出了最后一声惨叫。
  可我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了。
  吼完之后,血水不断从我口中奔涌出来。撕心裂肺的疼痛伴随而出,可我根本感觉不到,我只想拼命的向前趴,只想去那一片残垣废墟中把我爸妈挖出来。
  我还想跪下来给陆振阳磕头,求他把我爸妈救出来。
  可这最卑微的一点念头我也做不到。

  我的身体依然不能动,血水和泪水糊满了全身,眼前的一切已经模糊看不清楚,可脑子里却痛的异常清醒。
  黑衣老者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他似乎是在征询陆振阳的意见,问道,“振阳,杀了这小子。咱们就走吧,玄学会那边肯定得到风声了,事不宜迟。”
  我呆呆的听着他们关于我命运的审判,心里却丝毫没有一丝涟漪。
  陆振阳似乎沉默了许久,最后才带着盈盈的笑意,开口说道。“我忽然不想杀他了,我身上这断臂要陪我一辈子,他怎么能这么简单的解脱死掉呢?三爷爷,废了他的修为吧,然后让他好好活着,以后只能看着我往巅峰迈进,而他自己,一辈子只能活在痛苦自责中。”
  黑衣老者似乎也被他的话吓到了,略作犹豫之中,也没再开口,只是走过来,把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
  随着他的动作,一股浓郁充沛的道炁,自我肩头而入,转瞬便到了我的天脉之中,摧古拉朽的将我经脉冲的七零八落之后,这股恐怖的道炁最后汇聚在我奇经八脉里,猛烈的一下爆炸开来。
  他不光是要毁了我的修为,更是要毁了我的天赋。
  身体的疼痛,此刻对我已经毫无影响,早在发出那声凄惨叫声之后,我就已经疼到了麻木。
  做完这一切之后,黑衣老者终于放开了对我的禁制,看着我身体软软的瘫倒在地上之后,他才从我身旁离开,径直走回陆振阳身侧,阴沉的说了一声,“行了。”
  陆振阳却是又走了过来,蹲在我身旁,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口中惋惜的叹着,“绝顶四脉的天赋啊,说没就没了,真是可惜啊……”

  这时候他的声音已经变得百无聊赖,似乎再也提不起兴趣了,厌恶的看了我最后一眼。旋即转身,带着黑衣老者等人,匆匆的离开了。
  冬季萧瑟的乡村里,也不知道陆家用了什么办法,即便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周围邻居们也没有任何人出现,仿佛根本就没人注意到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等陆振阳他们全都离开之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四周莫名传来了一阵挖掘机的轰鸣声,似乎又有人朝这边来了。
  一直到了此刻,我的脑子里居然还清醒着没有昏迷过去,我甚至没有听到陆振阳临走时候的话,也没有听到此刻的汽车声,我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把手撑到身侧的地上,一遍又一遍的鼓起力量想要爬起来,然后一遍又一遍的失败。
  也不知道试了多少次,终于让我颤颤巍巍的撑了起来。
  我来不及爬起来,也来不及检查自己的身体,更来不及感受此刻身上的痛苦。
  我只是麻木又平静的往前不断蠕动攀爬着,也不知道用了多久时间,我才终于爬到一片废墟的院子里,虚弱的开始扣动身下的砖石灰尘。
  往日在我眼中轻巧的像一片纸屑的砖块,此刻却沉重的像是一条山脉,无论我怎么努力,连一块石头也扣不动。

  可是我没有放弃,我咳嗽着,喘息着,依然朝着那一堆废墟使劲。
  这时候,几个穿着工人制服的人走到我身旁,为首那人低头朝我身上看了看,然后皱着眉头安排其他人道,“把这人抬走,送医院去。你们剩下的人开着铲车,快点把这里清理干净。”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很快就有两个人走过来,一人拉住我一条手臂。把我从地上拉起来,往一辆车里拖了进去。
  一直到此时,我才彻底崩溃了,拼命的伸着手试图挣扎,可那两个普通工人,相对此刻的我来说,就像两个天师一样,双臂稍一用力,就把我所有的挣扎都压了下去。
  我终于彻底的绝望了,模糊不清的往我已经变成废墟的家里看了最后一眼,然后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的我。一会儿变成老鼠,一会儿变成神仙,但更多的时候,我看见自己是一只愤怒的猴子,抬头看天,俯身看地,心里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暴虐,想把这天地都撕裂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慢悠悠的醒了过来,艰难的撑起身子一看,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精致带着香气的床上。
  身上虽然还有些酸痛,但更多的,却是暖洋洋的一种温暖,很舒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