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9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此僵持了不知道多久,也许几分钟,也许十几秒,极度痛苦的我根本无法把握这时间,也没有办法思考太多的东西。
  夜先生最终放开了我。
  他大概是怕我死掉,而聚血蛊也随之一起消弭,出于这样的考虑,他没有一昧地使用暴力,而是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间拍起了手来。
  他拍了几下,然后笑道:“聚血蛊比我想象之中的更加厉害,既然如此,我就多跟你玩玩。”
  他用手一挥,在大瓮之前,却是浮现出了聚血蛊的模样来。
  这只是虚影,能够瞧见它紧紧地抱着我的心脏部位,随着我的心跳而动,触手无疑是地游动着。
  夜先生一脸迷醉地望着这个,许久之后,他对旁边的白狼王吩咐道:“布阵吧,剥离这聚血蛊,需要用十八天的时间,相应的材料都准备好了吧?”
  白狼王毕恭毕敬地说道:“之前就按照你的吩咐准备了,您亲自布阵么?”
  夜先生点头,说这是当然,我不想有任何闪失。

  说罢,他转身离开。
  夜先生走了,白狼王也跟着走了,而那顶着我皮囊的青鹿王却没有走,而是留了下来,看着我。
  他尝试着与我聊天,显然是在学习我说话的语调和语气,我倘若是不理他,他便冲我笑,说你若是识相的话,就配合一些,而倘若是真的要让我翻脸,请记住,我的手段,并不会比白狼王差多少……
  经历了之前的磨难,我知道没有任何底牌,硬扛这事儿,并不明智,所以最终还是选择了服从。
  不过我表面服从,但背地里却不断挖坑。
  我在行为和语言之中,布下许多的陷阱,希望能够通过这些,提醒到陆言他们。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够这般做了。
  半个多小时之后,夜先生再一次的折返回来,将我连同大瓮直接端出了外面的一片平地之上,然后开始布阵。
  这法阵相当血腥,除了许多灵媒的布置之外,还杀生。
  之前我瞧见那小牛犊子一般的猛犬,一连被杀了十八头,鲜血在周遭开出来的血槽之中流淌着,狗头按照规律分布在了周遭。
  随后他们又开始杀人,依旧是十八个。

  夜先生一直在忙碌,随后开始跳大神,巫步不停,一直到了月上中天的时候,第十八个人头落地,他朝着天空猛然一扔,大声喝道:“聚血而生,乾坤走移,来……”
  一股恐怖的吸力,从地下陡然传来。
  啊……
  啊……

  我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吸力,从地下倏然传来,这种吸力与之前夜先生的那种并不一样,是出自于现实的,而并非神魂。
  但它作用的,并不是我本人,而是我身体里面的聚血蛊。
  我能感觉到紧紧抱住我心脏的聚血蛊,仿佛承受了巨大的力量,而在这个时候,它虽然能够抵挡得住,但却给予了我更多的负担,让我有一种由内而外的疼痛。
  心脏的疼痛,远比被剥了皮之后的疼痛要强烈许多,每一次的呼吸和心跳,都能够让我抽痛不已。
  我双目几乎都快要掉出眼眶外面去。
  啊……

  我在心中默默地狂吼着,而那夜先生则终于停止了他持续近三个多时辰的疯狂舞蹈,停下来的时候,脸上居然一滴汗液都没有。
  无比古怪。
  事实上,直至如今,我都不能够将面前的屈胖三,完全当做是夜先生。
  好些时候,我的心中都生出了错觉。
  我觉得屈胖三应该会回来救我,对他也生不出太多的恨意来。

  然而当幻觉消失之后,我有悲哀地发现,这个就是夜先生,屈胖三再也回不来了,需要解救的,是他本人,而并非我。
  我才是他脱困的希望,而现如今我也落得如此田地,已经是一败涂地了。
  夜先生停下了动作之后,脸色苍白,凝望了我许久,突然间涌现出一抹潮红来,然后吩咐旁边的手下道:“白狼王,你和青鹿王两人需要轮流值守此处,保证他的存活,任何补给都不要断,我不希望十八天之后,面对的是一具尸体,懂么?”
  白狼王和青鹿王双双躬身,说知道了。
  夜先生此刻显然也是十分疲惫,他吩咐妥当之后,转身离开,旁边立刻走来一个模样还算周正的女子,过来将他扶起,然后朝着村子后面走去。
  此刻已经是夜里,平地四周,皆燃有篝火,火焰熊熊跳跃,倒也是将平地照得一片光亮。

  我在极度的痛苦之中,还能够瞧见周遭累积的犬尸和人头。
  血腥密布,将这儿弄得跟屠宰场一般。
  然而即便如此,周遭还是有一股莫名的炁场和力量,使得附近连苍蝇等虫子都没有,寂静一片,唯有地下传来那恐怖的吸力,将聚血蛊不断拉扯。
  感受着这样的力量,我突然间生出了几分害怕来。
  事实上,一开始我并不信夜先生能够将聚血蛊剥离下来,毕竟这玩意是本命蛊,与我的性命相连,怎么可能扯开去?
  但是一想起夜先生对于神魂的精确把控,以及此刻的情形,我的防线动摇了。

  我在想,也许,聚血蛊真的有可能被剥离。
  而没有了聚血蛊,我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凭恃,这个时候的我,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咩有了任何的利用价值。
  所以我唯一的下场,就只有一条路。
  死。
  我心死如灰,而就在这个时候,白狼王却跟青鹿王起了争执,而两人争执的点,却是在看守我的顺序之上。

  两人在抢夺夜里的看管权,这两人大概一直都不太对付,所以你一言我一语,吵得还是挺凶。
  到了后来,却是青鹿王败下了阵来。
  他最终被迫选择了白天看守我,至于白狼王,则是夜里。
  不管如何,冤越一族终究还是白狼王的地盘,而且从我的观察来看,白狼王嚣张跋扈,青鹿王阴柔深沉,到底还是斗不过白狼王。

  我不知道两人为何会为了这个而争执,不过在瞧见青鹿王离开之后白狼王的表现,我终于明白了。
  青鹿王一走,白狼王唤来两人,让他们看住我,然后自己就在附近找了一个房间,直接休息去了。
  这家伙大概是知道夜先生布阵太过于疲惫,不会出来监视,所以就显得有些敷衍了事。
  他夜里睡觉,白天又不看守,肯定自由许多。

  从这里来看,我知道,白狼王对夜先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毕恭毕敬,面前服从,背后还是偷奸耍滑的。
  而青鹿王与他之间,似乎也不是很和睦。
  然而这些信息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我也没有办法利用这些做什么。
  我此时此刻,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等死。
  闭上眼睛,我在痛苦之中饱受煎熬,无论是身体的,还是精神的,感觉自己一辈子受的罪,在这几天都感受到了。
  日后若是真的还能活下来,回首起来,我的心境绝对有着巨大的不同。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又听到有人在叫我。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做梦,过了好一会儿,我感觉有人在拍打我的脸,睁开眼睛来,发现居然又是那个叫做维子的小姑娘。
  日期:2016-11-04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