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100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1-03 22:32:36
  上文中说倒尤二的老婆许倩要尤二去找其父母买新车。
  尤二怜惜父母的辛苦不同意。许倩立即变了脸,道:“这我可不管,总之他们当初答应的就必须要做到,说话不算话他们不怕天打五雷轰吗?”
  这样恶毒的语言让尤二突然心中暴怒,淤积许久的怨气一下爆发出来,将手头锅铲一扔,生平第一次朝许倩扬起了手!
  许倩立即爆发了,大声道:“好啊,你居然还想打我,老娘这么多年跟着你,过过一天好日子吗?结婚前你们就嫌弃我爸妈没有正式工作,结婚后又嫌弃我弟弟不去上班,我们许家的人就这么好欺负?尤二我告诉你,这次要是你爸妈不给我弟弟买车,我就跟你离婚!”

  尤二听了这话,如同被一桶冷水从头淋到脚,满腔的怒火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极度的悲哀。
  原来妻子之所以提这个要求,并不是想为自己的小家添置一台新车,而纯粹是为了他的弟弟!
  一直因为爱情和依恋走火入魔的尤二,第一次怀疑起来,到底自己在妻子眼里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到底这个延续了三年的三口之家,在妻子眼里算不算得上真正的家?
  如果说这个事情只能算是让尤二怀疑起自己的认知,那么一年多之后的另外一个事件就真正让他从鬼迷心窍中彻底清醒过来。

  日期:2016-11-03 22:35:12
  一年多以后,一个噩耗从家里传过来。
  尤二的父亲得了癌症,而且是晚期,母亲告诉尤二,父亲没有什么要求,就想看看宝宝。
  尤二听到这个消息几乎疯掉,立即请了长假准备带上老婆孩子回去探望父亲,谁知道许晴却不同意,说宝宝年纪小,不能接触病人,坚决不和尤二一起回去。
  尤二苦苦哀求妻子一定要带着宝宝和他回去一趟,因为父亲现在的状况,不知道能撑多久,带上宝宝回去,满足下老人最后的愿望。

  许倩不理尤二,径直回到卧室,砰地一声带上门,无论尤二如何哀求,就是不同意,良久,从门缝里塞出几百元,意思很明显:拿着钱回去看你父亲,我们娘俩是不会去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日期:2016-11-03 22:35:41
  尤二失魂落魄地回到老家医院,看到了病床上消瘦得不成人形的父亲。
  父亲虽然精神极度萎靡不振,但看到尤二一进来,眼神里马上充满着期待,对着尤二道:“儿你回啦,乖孙呢,让我抱抱……”
  尤二满腔的苦闷和内疚无处发泄,又不敢在父亲面前失态,挣扎着走出病房,扑倒在医院休息室已经泣不成声的母亲怀里,嚎啕大哭!那一瞬间,仿佛要将这一辈子所受的痛苦和委屈,全部爆发出来。

  心态稍微平静之后,医生告诉尤二,如果要想延续父亲的生命,就必须动一次大型的手术,手术费加上之后的治疗费一起大概三十多万,但有可能也就延续一两年的生命,当然,如果不动手术的话,最多也就几个月的生命。
  尤二和母亲,此刻唯一的心思就是筹钱,因为相对于钱来说,父亲的性命高于一切。但之前为了筹集结婚的钱,可以说朋友亲戚都借遍了,到现在还有二十多万没还,已经不好意思再去借了。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许倩拿钱,这些年尤二的工资不低,每年都有十数万,婚前一直没有什么开销,婚后有了孩子花销大点,但爷爷奶奶负担了一部分,每年实际都有结余。
  唯一大的开销就是房子装修和养小舅子的钱,即使如此,四五十万的结余应该还是有的。

  尤二马上给妻子打电话,告诉妻子父亲要动手术,需要三十万,让妻子拿钱出来。而且在电话里面说明了,这三十万只是垫付,等手术完成,会报销一部分,到时候报销的部分会全部交还给妻子。
  给妻子打电话之前,尤二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电话打过去之后,妻子一句话就让这个预感成为了现实。
  “三十万?你开玩笑吧,怎么不去抢?他生病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爸。最多三千,多的没有!”说罢直接挂断了电话。
  尤二接完电话当场哈哈大笑起来,笑完又哭,哭完又笑,几乎疯掉。
  日期:2016-11-03 22:54:37
  费了十年时间,他终于看明白了,他所挚爱的妻子,心里根本没有把他和他的父母当做家人,他妻子的心里,只有自己的娘家!
  尤二第二天回去,跪在妻子面前,想让妻子拿钱出来,妻子就是不同意,最多只同意拿一万,尤二没有办法,跑到公司筹了几万块,又找了中介,将老家的房子卖掉了,但老家的房子不值钱,钱还是不够,这时候已经在尤二结婚的时候借给了尤二父母五万块的许三站了出来,借给了尤二十万块。
  钱终于凑齐了,准备动手术了,但悲催的是:
  人,没了。
  尤二的父亲,或许是听到了儿媳不孝的消息,又或许是见不到自己的乖孙儿,再或许是不想加重妻子和孩子的负担,总之,他一个月之内病情恶化,离开了这个充满遗憾的人间。

  日期:2016-11-03 22:55:01
  尤二经历了人生中最痛苦的几天,整个人像行尸走肉一样,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草草地举办了一个小型的葬礼,送走了父亲。
  整个葬礼,许倩居然一直没有出现,原因就是孩子还小,不能见这种场面,而她要带孩子,不方便前来。
  唯一出现在葬礼现场的,是许倩的父亲,匆匆赶来、匆匆鞠了个恭、匆匆地赶了回去,连和尤二母亲简单的寒暄都没有,整个过程不超过十分钟。
  冷血,到了极致!
  日期:2016-11-03 22:55:23
  葬礼结束,尤二失魂落魄精疲力竭地回到家,尚且来不急喝一杯热茶,妻子许倩就满脸堆笑地靠了过来。
  尤二看着妻子,虽然她笑着,但却觉得如此的陌生。
  接下来妻子的一句话,让尤二的心,在下一刻,就如同白垩纪瞬间灭绝的恐龙,被一股绝望感彻底蒸发。
  她说:“二啊,你们这次不是准备了三十万没花的吗,是不是可以买车了?”

  尤二诡异地冲妻子笑了笑,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无需再说什么了。
  日期:2016-11-03 22:56:10
  几天后,在许三的陪同下,尤二向法院递交了离婚申请。
  尤二没有任何的要求,自请净身出户,离开这个实际上根本不存在的家庭,对他来说就是解脱了。
  当然悲催的是,就算他要求分割财产,也不一定能拿到多少,因为当时婚前买的房子和车子,都只写了许倩一个人的名字,而尤二的工资卡里到底有多少钱,是不是全部被许倩转移走了,他一点都不知道。
  尤二只希望尽快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他一直用心经营,而本该和他一起风雨同舟的妻子却视为外物的莫须有的“家”。

  整个事件就这样结束了,这个事件没有狗血、没有离奇,只有人性的冷漠和悲哀。
  当然朋友们会好奇,又没有亲子鉴定情节,为什么会和我们扯上关系。
  因为前文中我就提到过,我们中心主业是亲子鉴定,个别亲子鉴定师都自考了心理咨询师的证,也有一些因为经历了各种狗血事件导致抑郁症的客户,会到我们中心来寻求心理辅导。
  许三的一个朋友恰好是就是我们客户之一,在我们中心将自己的抑郁症缓解了,曾经在聚会时提到了我们中心,许三当时记在了心里。
  尤二在离婚之后,得了一定程度的抑郁症,无法从自责中清醒过来,许三想起了我们中心,从朋友那里要到我们的电话,预约好后就带着尤二来寻求心里辅导,在辅导的过程中,我们建立了友谊,尤二的抑郁症也通过一个多月的跟踪辅导最终得到了康复,换了个环境重新开始了生活。

  现在的尤二,走出了内心的魔咒,找了一个经历过伤痛的离过婚的女人,生活在了一起,这个女人非常顾家,当然顾的是自己的小家,对于尤二的母亲也非常孝顺,让尤二真正体会到了家庭的幸福。
  日期:2016-11-03 22:56:32
  整个事件中,相信大家最难接受的就是许倩对待婆家人和娘家人完全不一样的态度。
  我是一个男人,我的看法应该能代表一部分男人的想法。
  我不需要未来的妻子赚什么钱,有个工作不无聊,能够有更多的时间顾顾家庭,就够了。
  养家糊口,更多是男人的责任,但要经营好这个家,却一定要两夫妻一起努力,缺一不可。

  只有将自己的小家经营好了,人生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
  日期:2016-11-03 23:01:12
  整个事件就这样结束了,或者结局让很多朋友不满意,但是没办法,现实就是这样无奈,当然许倩之后的日子也过得并不好。
  而且我感觉自己对于这件事情有许多话没有说出来,今天早点休息,明天晚上我再仔细回想下这个事件,讲讲许倩的现状,发表一下看法吧。

  因为这个事件真的不普通,它真实地存在我们的生活中,只是这两种极端性格的人太少了,但是也有许多仅仅只是比他们好一点点,本质上差多不。
  希望这种性格的人少一些,生活才会和谐幸福一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