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6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内心有歉疚,愤恨,这些情绪沉重地压在心头,就好像头顶天空里的乌云,让他喘不过气。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后,目光从名单上移开,问张启胜:“这些遇难者的家属呢?”
  张启胜回答:“都让我给劝回去了。这个地方不安全,今天早上六点左右,距离这里大概几百米远的地方,才发生过一次小的山体滑坡。我不敢让这么多人留在这里,万一再出点什么事,那我真的万死莫赎了!”
  梁健看了看外面的天空,道:“这天,可能还会下雨。救援工作得要尽快才行。要是再下雨,这里很可能发生二次事故。”
  “但是人手不足啊!”张启胜道。
  梁健沉默了一下,问:“负责救援的人在哪里?”
  张启胜立即让身边站着的秘书去喊人。过了好长一会时间,才有一个浑身泥土,带着钢盔的人走过来,站在梁健面前。
  “梁书记,您好,我是任刚!”

  梁健点点头,道:“你好。大概还要多久才能把里面的人救出来!”
  任刚犹豫了一下,道:“按照现在的进度,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大概能在今天天黑之前完成救援工作!”
  梁健皱了下眉头,停了停问:“有没有办法能更快一点。”
  “除非增加人手。”任刚回答。
  现在全市的状况基本上都是半斤八两的局面,各单位都在全力运作,现在想要抽调人手过来,首先,肯定时间上没那么快,其次,未必能抽出人手来。而且,这救援工作不是谁都可以参与进去的,尤其是这种塌方的,如果没有接受过专业的救援训练,是非常危险的。不仅仅是自己危险,很可能还会连累别人也陷入危险当中。
  梁健皱紧了眉头,想了好半响,问任刚:“现在整个市情况都不是很好,专业人员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再抽调过来了,你看,能不能这样,把一些不需要什么专业技术的工作交给其他人做,你们就专攻那些比较重点关键的工作行不行?”
  任刚想了想,回答:“可以是可以。但即便是这样,我看现场好像也没人吧?”
  梁健扭头问张启胜:“你去联系下附近的村上,看看他们能不能支援一部分人过来。凡是过来帮忙的,按照市场劳工的价格发工资。”
  张启胜想说什么,被梁健喝住:“愣着干什么,这人命关天的时候,还不快去!”
  张启胜只好把话吞了回去,走到一旁去联系。不过,联系起来倒是很顺利。这可能跟此次矿井里被压的人都是附近村上的壮劳力有关系。所以,张启胜在电话里一说,对面的村干部立即就答应了。
  没多久,就来了一票人,不下三四十个,其中起码有一半都是女的。梁健看到女的也在里面,救援队的队长也说用不了这么多人,人多容易影响他们的救援工作。于是,梁健就想让张启胜将这些女的劝回去,可这些女的基本都是被困在矿井里男人的家属,所以说什么也不肯走,你要赶她,她就坐地上,任凭你使什么手段,她就是不动。无奈之下,梁健只好让张启胜带人将这些女人都安排在一个地方,起码不要影响救援队的救援工作。

  而那些男人,则是在救援队队长的安排指挥下,立即透露了工作。虽然这些人能做的不多,但到底还是加快了一些进度。到中午的时候,这一直沉默的救援工作,终于有了不一样的反应。有人飞奔着过来给梁健传递信息:“通了!通了!有人还活着!”
  梁健激动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拔腿就跟着那人往外面跑,外面不知何时,竟又飘起了雨丝。虽然小,但却依然让人心慌!
  梁健走到矿井洞口,被拦了下来。
  “梁书记,下面太危险,您还是在上面等着吧。”

  梁健不想下去增加救援人员的负担,就在上面等着。大约等了四十分钟左右,梁健等得心都快焦了,忽然下面一阵骚动,然后一个臃肿的身影缓缓从下面爬了上来。一个个子不高的救援人员背着一个看不清面目,浑身红黑混杂的男人艰难地出现。梁健和旁边守着的人忙伸手去接背上的人。
  背上的人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当中。梁健他们刚将人放到担架上,就有一群人涌了过来,努力地想辨识清楚这个人到底是谁。一会儿后,有个女人大哭了起来。
  梁健看着她一边哭,一边跟在担架旁,束手无策却又害怕不已的样子,他又看了看那些失望地散去,无力地站在雨中,不知所措的人,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和压抑。
  忽然,有人不知何时站到了旁边,小心翼翼地问他:“您是领导吧?”
  梁健看向她。一件很旧的雨衣下,裹着的是一个不高精瘦的女人。女人站在离梁健大约一米远的泥水里,姿态拘谨。

  梁健想她应该是遇难者的家属,心生怜悯,柔声问她:“这位大姐,你有什么事吗?”
  女人说:“您是大领导吧?我刚才听那边的人叫您梁书记?您是市委书记吗?”
  梁健点头:“我是。大姐,有什么事你说好了!”
  女人咽了咽口水,泪水忽然就涌了出来,在她那只见风霜的脸上,众横捭阖!蓦地,女人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那力道,梁健看着都疼,下面可不是什么松软的泥土,而是大大小小的碎石子。梁健慌忙伸手去扶她,可女人却怎么也不肯起来。梁健没办法,只好蹲下来劝她:“有事您就说话,您说您这么跪着,我怎么受得起?这不是折我寿吗?”

  女人一听有些慌,可就是不肯起来,带着哭腔说道:“您要是答应给我们做主,给我们讨个公道,我就站起来!”
  梁健点头:“你放心,只要你有理,我肯定给你做主,把公道找回来!”
  “您说话算话?”女人还有些不敢相信。梁健用力地点头:“说话算话!”
  女人这才肯站起来,许是跪下去的时候,伤到了膝盖,怎么也站不直,梁健忙让沈连清一起扶着她,往帐篷里走。
  坐下后,梁健让沈连清给她泡了杯热水,又检查了膝盖,确定没什么大问题后,这才开口说道:“大姐,您有什么冤情,现在可以说了!”
  女人还没说,就又开始抹眼泪。梁健心里着急,却也只能耐着性子,一边给她递纸巾,一边耐心等着。良久,她才好了些,终于断断续续地将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这一场大雨虽猛,但太和市大大小小的矿也有不少,却独独只有这座矿塌方了,这其中是有原因的。
  早在一个月前,这座矿就发生过一次小事故,当时只有两个旷工受了点伤,一个擦破了皮,一个手臂轻微骨折。矿老板息事宁人,赔了点钱,大家也就这么算了。
  女人的老公也是这个矿的,除了挖矿之外,平时还会做点检修的工作,这样能多挣点钱,好让孩子上个好点的学校。女人老公在事故后发现,矿井里的不少横梁都松动了,而且之前发生事故的地方,洞壁上有裂缝出现,虽然很小,但总是让人人心惶惶。女人老公就跟矿老板反应了,希望他能将安全工事加强一下。但是矿老板为了省钱,不但不加强安全工事,甚至还让旷工加快挖矿进度。这之后,女人好几次听到自己丈夫工作回来后跟女人提起,这矿道中的那些裂缝似乎又扩大了之类的话。女人还劝过自己丈夫,让他不要来这里上班了,钱虽然重要,但是要是人没了,要钱还有什么用。可是丈夫考虑到,自己女人明年马上就要高考,女儿成绩一直不拔尖,丈夫担心女儿考不上,所以想多备点钱,万一考不上,也好买个学校读读。他们夫妻二人在一起这么多年,就这一个女儿,男人一直将女儿当做掌上明珠一样,要星星就不摘月亮。没想到,他一坚持,而她一松动,这就出了这么大事情,现在男人生死未卜,女人心里越想,越觉得这次事故虽然有大雨的一部分原因,但最主要原因还是在矿老板不肯加强安全工事上面。所以,她希望梁健能帮她讨回个公道。

  日期:2016-07-05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