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82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喂——你正经点啊!”周小蓓便动手掐他的脸,她都急得流眼泪了;韩宝来一摸,竟然把吴小凤赠他的手绢拿出来给她挹了挹泪水。周小蓓感觉给她抹泪的纸巾特别芬芳特别滑爽特别温暖,她一把抓过来,一看原来是一块绣花手绢。她抓狂了:“韩宝来,这是不是你跟那个寡妇的定情物?所以,你对我的事情一点也不关心,还在说风凉话!”
  韩宝来给逼急了:“没错。咱们是兄妹关系。你定亲,作哥哥的当然——”
  他话没出口,“啪”地一声,结结实实挨了一个响亮的耳光,她放声大哭:“好啊,韩宝来,你就这样羞辱我!你为了一个寡妇,你就可以翻脸不认人!在我眼里,我连一个有儿有女的乡下寡妇都不如!好吧,韩宝来,你尽管去讨你的小寡妇欢心,从此以后,从此以后,我们阴阳两隔,永不相见!”
  开始韩宝来还以为她愤然离去,可是最后一句分明说,她不想活了!韩宝来吓得一把搂住她,悲从中来,其中的委曲又怎么能跟她说?

  “小蓓,小蓓,原谅我!我不是人,我配不上你。你何必要自寻烦恼?这个世界上,除了爱情,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可以答应你。真的。我已经不配你。我不是一个好男人,我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完美,我是一个十足的恶棍。听话,他才能给你真正的幸福,只要你接纳他,他会变着法子让你开心的。”这些话,简直就是火上浇油,更激化了周小蓓的大小姐脾气,她铁青着脸,脸上现出死的愤怒:“韩宝来,你敢不敢?敢不敢跟我上车!”

  韩宝来吓得背脊一阵接一阵的凉,分明是要带着他一起殉情。此时,伫立在寒风中的夫妻俩早就忘记了山风呼啸,两人不约而同地走出来,手拉手地拦住两人,特别是张培萌,当年韩宝来为了他的女朋友,那是绞尽脑汁出尽了花招,现在轮到他自己,他竟然如此混蛋,张培萌破口大骂:“韩宝来,你这人真该千刀万剐!你***真是畜生不如!你这样对得起小蓓对你的真情吗?你怎么配跟小蓓殉情!你娘的真是吃多了猪油蒙了心,那寡妇有哪点好?什么空姐?穿上龙袍也不像龙太子。”

  曹云娜推搡了张培萌一把:“亏你还是他的铁哥们,你根本没读懂韩宝来好不好?小蓓,你还没看出来吗?我可能是局外人。你是当局者迷,我是局外人清。韩宝来一定有难言之隐。你没看他见到你的神情吗?他当时一看是你,嗬,那简直奋不顾身,车门一推,不顾一切地冲了出来,怕你有丝毫的闪失。这便暴露了他的真心。他是真心爱你的。他之所以毫不忌讳地跟寡妇搞在一起,故意把自己的名声搞臭。无非是让你瞧不起他,让你死了这份心,他独自忍受着这份孤独和痛苦。”

  “你说啊,你有什么难言之隐?恋爱自由,喊了几百年了,我们又不是孩子,我们自己的事难道我们自己不能作主吗?谁在干涉我们的终身大事?你倒是说啊!”周小蓓遏斯底里地摇着他,求他给个答案。
  韩宝来木讷地说:“我觉得你是我的女神,我只配做你的粉丝,崇拜你的粉丝。我怕负担不起你的真情,怕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而、而——”
  “而、而什么?而你想气死我。两条路给你选择:要么我开着车,从悬崖上开下去;要么你开着车,带我到大酒店开房。从此以后,你就真正拥有我,再也不用怀疑我会移情别恋。”周小蓓苦苦相逼,不容他有思考的余地。
  她把车钥匙平展在手中,紧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轻轻地合上眼,来了一个倒数十个数字:“九、八、七……”
  周小蓓五指神经质地拳曲了一下,吓得韩宝来慌忙一把抓过钥匙。周小蓓“哇”一声痛哭起来,一头扎进他怀中,全身颤栗,看来不是吓唬韩宝来那么简单,是做好了“毋自由,宁愿死”的准备!
  韩宝来开着车到一处开阔地段,将车倒过来,往县城方向开去。他行驶在前面,曹云娜开着宝马紧跟在后面,两台车一前一后开进了阳明山大酒店。韩宝来掏出金卡,他开了一间带娱乐室的豪华套间。四个人进去打麻将。当然不能打钱,他们提议输家喝水。打了一阵子,四个人互有胜负,撑得肚子实在难受,张培萌、曹云娜借上卫生间之际,双双借故溜走了。
  室内只剩下两个人了。周小蓓一双明亮的眼睛秋波泛起了涟漪,她的呼吸变得急促,她哪管他酒气熏熏,便在他的唇上燃烧起来。两人很快到了融为一体的阶段,酒店的门突然打开了。
  张玉屏穿着米黄色的风衣,拎着包出现在亮光中,她二话没说,把门关死了。她一屁股坐在圆角转椅子上,一言不发。
  韩宝来羞愧难当,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周小蓓倒是满不在乎:“妈,别生气了。生米都煮成熟饭了。你就默认了吧?”
  张玉屏不理她,板着脸问韩宝来:“韩宝来,你怎么说?”其实张玉屏刚才是接到韩宝来的线报(借上卫生间之际,给张书记发了一条短信)匆匆忙忙赶过来,制止她们的不理智行为。由于张培萌、曹云娜溜得太快,打乱了他的部署,才让张书记者看到这不雅的一幕。
  韩宝来要演好这一幕戏,他像过去挨批斗的地主:“对不起,张书记,我一时糊涂。”

  “你糊涂不要紧,你糊涂,可要害死你张阿姨、周叔叔,害死小蓓妹妹。你用脑子想过没有?要是在这上面出了问题,这是政治问题!你不要以为政治斗争是儿戏,重则锒铛入狱,轻刚开除公职、留党察看!”张书记气不到一处。
  “妈,有那么严重吗?又不是过去打倒一切。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你是搞政治的,婚姻自由,恋爱自由,你懂不懂?妈,我强烈反对你粗暴干涉我的婚姻!”周小蓓据理力争,她可是张玉屏的宝贝女儿,掌上明珠,她从来是很任性的,妈一直惯着她。
  “小蓓,这道题,你要好好算一算:你嫁入豪门,成为方家儿媳妇。那是多少明星梦寐以求的美好愿望?你现在有此良机,你应该好好珍惜。宝来,如果你懂事的话,你应该乐观其成。宝来,我一直也没当你是外人。你早就是我们周家一分子,你是小蓓的哥哥还要亲的哥哥,你就不能当她是你的亲妹妹?妹妹找到好婆家,你应该为她感到由衷的高兴。你怎么——”
  “妈!什么都好说,什么我都可以听你的,但这事请你少加干预。我今天总算明白了,韩宝来对我热一阵冷一阵,原来是你从中作梗。妈,你如果还要我这个女儿,你必须尊重女儿的选择。如果你硬是强逼女儿,女儿只有跟你,跟你划清界线。你做你的高官梦,我做我的平民百姓。今天话既然挑明白了,我只能跟你说这么多了!”周小蓓毫不退让,做出了最坏的打算。
  张玉屏眼睛睁得直直地,她半天说不出话来,突然惨叫了一声,口吐鲜血昏死了过去。这下可吓坏了韩宝来和周小蓓,两人七手八脚地进行急救,顾不得风言风语了,赶紧打急救电话送医院抢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