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93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1-12 14:24:53
  这怎么个话儿说?
  原来,想当初慕容霸的表现太抢镜了,您想啊,咱不说别的,就说慕容霸的处子秀,13岁的娃,就敢拎着刀参加肉搏战,而且还打赢了,这还了得吗。因此慕容皝还活着的时候,就曾动过念头,想改立慕容霸为世子。幸亏身边儿的汉族大臣玩儿了命的磕头,说无故废长立幼,会引起朝政动荡,慕容皝这才作罢。
  也正因为有这么档子事儿,慕容俊接过他爹的班儿以后,怎么看怎么脚着慕容霸不顺眼。
  如果慕容霸长大以后是个平凡人,也就算了;偏偏慕容霸经过战场锤炼,硬是砸出个军政双优的将相之才,这让慕容俊情何以堪,哪能放心的了。
  因此慕容霸越是立功,慕容俊心里越是不爽。
  不爽归不爽,慕容俊暂时还拿慕容霸没辙,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立功不赏,你试试?
  因此慕容俊在慕容霸的问题上很是郁闷。
  大面儿上挑不出慕容霸的毛病,慕容俊开始玩儿起了小孩子把戏。
  什么把戏呢?

  说来都好笑,慕容俊很讨厌慕容霸的名字;往大里说,我是皇上,你称‘霸’,几个意思?你是想搞煽颠吗?往小了说,阿霸、阿霸叫着,忒特么像阿爸、阿爸。
  恰好有一天,慕容霸训练部队,马惊了,给他从马上摔下来了,把门牙崩了,慕容俊乐了,一道诏书掷下,说门牙崩了还霸什么霸?改名儿!
  慕容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想不通,门牙崩了和名字有什么关系?
  可是皇帝要改,那就改吧,皇上您说吧,要我改什么名字呢?
  慕容俊挺可恶,他给慕容霸改了一个连输入法都打不出来的字“垂夬”,据说是‘缺’的异形字;大家就当缺念吧。
  慕容缺。
  又过了一段时间,“缺”也不允许叫了,慕容俊又下旨让慕容霸把右半边儿的‘夬’字去了,叫“垂”,慕容垂。
  你不是“霸”么?哼哼,老子让你‘垂’。

  啥玩意儿会‘垂’,兄弟们都是成年人,可以自行脑补。
  改名之后,慕容俊给了慕容垂一个吴王的头衔儿,一脚给他从身边儿踹回了东北,眼不见心不烦。
  牛人就是牛人,慕容垂回东北后,小日子过的比在京城还滋润,跟辽东鲜卑们喝酒打猎,人皆爱之,慕容俊又怕其在老家坐大,一道旨意又给招回京城,监视居住。
  这么一折腾,说话儿,时间可就到了公元360年,这一年慕容俊的身子骨是一天不如一天了;眼瞅着无常追命,油尽灯干。
  照例,接班人问题提到了日程上。

  慕容俊原本立过一个太子,叫慕容晔,可惜这孩子没福,夭折了;于是又立了另一个儿子慕容暐为太子;可慕容暐这一年才10岁,这样慕容俊如何放心的下身后事?
  这里边儿最让他闹心的便是慕容恪、慕容垂兄弟。
  慕容恪用兵如神,慕容垂勇冠三军,怎么能把这俩兄弟摁住,让他们没有异心呢?
  慕容俊躺床上脑袋里苦思冥想,想着想着,笑了;就这么办——
  他命人传慕容恪入宫;待慕容恪进来,慕容俊让他坐在自己身边,拉着慕容恪的手说,四弟啊,二哥的身子骨不行了,可咱国家不太平啊,你看现在西有秦、南有晋,刀兵四起,狼烟滚滚;可是太子年纪还小,这幅担子他恐怕担不起啊!
  这话信息量有点儿大,慕容恪深呼吸,刚想张嘴说话;慕容俊不等他把话说出来,紧接着盯了一句,要不这皇位,你来吧!(“以社稷属汝。”)
  这场景似曾相识吧,没错,当年刘备也跟诸葛亮演过这么一出儿。

  慕容恪大惊,赶紧说,别介啊二哥,大侄子别看年纪不大,但聪明能干,必能克成大统!
  慕容俊假装生气,咱们哥们儿之间,就甭来这套虚的了!
  慕容恪赶紧保证,陛下若以为臣能当天下之大任,难道就不相信臣能辅佐少主么?
  慕容恪这句话出口,慕容俊的一颗心才放下,你能行周公之事,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慕容垂听慕容恪的,慕容恪有这个态度,势必会压着慕容垂不敢有造次之心。
  得嘞,放心了。
  公元360年,慕容俊驾崩。太子慕容暐继位;慕容俊的老婆可足浑氏为太后。慕容恪、阳骛、慕舆根等为辅政大臣。
  慕容恪是老实人,否则慕容俊的戏恐怕要白演了;史载“及俊死,群臣欲立慕容恪,恪辞曰:‘国有储君,非吾节也。’;于是立(慕容暐)。”
  按慕容恪的本心来讲,现在国家多事,大家应该把精力都放在正事儿上;但是这才叫‘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不,他不想惹麻烦,麻烦惹上他了。
  什么麻烦呢?

  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制造麻烦的人——和慕容恪同为辅政大臣的慕舆根。
  如果看过前文的兄弟,估计会对这个人有印象,此人是慕容氏的老臣,当年还在辽东时,慕容氏跟段氏、宇文氏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他就跃马横刀,驰骋战场了。待到慕容氏入主中原,慕舆根也跟着打了不少仗,功勋卓著;算的上慕容氏家臣中的老资格。
  既然是老资格,不免就有骄纵之气;尤其看不上作为年轻一代的宗室;认为这些人不过就是出身好些,其他的屁本事没有。
  这堆慕容们,尤其让慕舆根看不上的就是总领朝纲的慕容恪。
  慕容俊在世的时候,碍着面子,慕舆根不太好说什么;现在慕容俊走了,慕容暐还小,这时候不给慕容恪下绊子,更待何时?
  他下的这个绊子,说起来技术含量不高,但绝对需要心理素质。
  这天,慕舆根在家做好深呼吸,出门来寻慕容恪。
  见了面,先给慕容恪灌了一顿迷魂汤,王爷,您多牛叉一人,看您曾经给咱大燕国立下多少功劳,巴拉巴拉巴拉……
  慕容恪啥没见过,看他这么捧自己,就知道这里边儿绝逼有问题,不过他没动声色,不就是糖衣炮弹吗,看你接下来还能说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