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0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黑衣老者淡淡回道,“这有什么好奇的,一会儿杀了他之后,搜下三魂,该知道的,就全知道了。”
  我心里猛烈的跳动着,更觉得不安了,他们俩浑然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似乎一点都不在意此时陆振阳被我控制在手里的情况。
  这种疑问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我就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在意了。
  黑衣老者淡淡叹了口气,左手微微向上一撩,我甚至看不出来他用了什么神通,但一瞬间,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了,原本夹着陆振阳的手臂,一点一点的缓缓松开,而围绕在四周的金光,突兀之间也跟我身上的道炁断绝开来。
  没有道炁的支撑,金光神咒再厉害也无法支撑,缓缓消散开来。
  等陆振阳笑着从我怀里走出去的时候,我心里冰冷到了极点。

  天师境界,果然不是我能揣度的……
  我知道天师境界的可怕,但却不曾想到,居然可怕到如此程度,刚才那一瞬间,我就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脑子虽然还情形,但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连手指都无法动弹一下。
  更可怕的是,在他动手之时,我连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怪不得我动手的时候,他们两个人都那样的从容不迫,原来是早就知道这种结果。
  陆振阳这时候又转过身对我笑笑,亲热的在我肩头拍了一下,开口道,“行了,周兄,咱们不闹了,去你家坐坐吧。”
  我站着不动。那黑衣老者却是不耐烦了,伸手在我肩膀上一拍,我踉踉跄跄的往前走了出去,就跟刚才一样,我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茫然的往前走,引着他们一群人,朝我家中走了进去。
  而此时,我父母已经站在了门口,看到我面色凄惶的模样,急匆匆的跑过来。着急冲我问道,“三娃子,你咋的了?他们就是你说的那些人?”
  我很想张口让他们快跑,也很想转过身去跟陆振阳拼命,可我这时候却根本动不了嘴,更动不了手,唯一能做的,就是眼睛里面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而下。
  二老看到这一幕更慌了,我妈使劲拉着我的胳膊,急的眼泪也跟着出来了,不断冲我说道,“三娃子。爸妈都在这里呢,你别哭,别害怕……”

  我爸这时候却忽然转头跑回了家里,不一会儿,他又急匆匆的冲了回来,手里拿着一把锄头,站到我面前,挡住了陆振阳那些人,嘴里恶狠狠的咆哮道,“你们这些狗日了,要欺负我家娃,先问问老子手里的锄头!”
  我眼里的泪水滚落的更加厉害了,陆振阳他们那些人却面色古怪的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哈哈的笑了起来。
  陆振阳笑呵呵的走到我爸跟前,一点也不在意他手里的锄头,笑着说道,“伯父,我们只是来讨碗饭吃,你确定要这么不友好吗?”
  我爸手里的锄头攥的更紧了,“狗日的欺负我家娃,还想骗老子,废话少说,要动手就动手,不动手就滚蛋。少跟老子扯这些没用的。”
  老实巴交一辈子的我爸,以前跟我妈吵架时候都不敢大声还嘴几句,这时候却满眼的血丝,满嘴的污言秽语,像是社会上混了几十年的大恶棍老流氓,一点也看不出庄稼汉的模样。

  只是我站在背后,却能看到他紧张到发抖的小腿。
  周围众人又是哈哈笑了起来,陆振阳笑完之后,又对我爸问道,“那伯父,我就真的动手了。”
  “呸!”我爸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声音豪迈的像是绿林里头的总瓢把子,满不在乎的说道,“就你这小崽子,能有几分气力?还不够老子一锄头的劲儿,你们这些人一起上吧,想欺负我家娃,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讨到好。”
  陆振阳嘴角的笑容愈发浓郁了,淡淡说道,“我有没有气力,伯父你可不要太早下结论。”
  话音刚落,他身子一晃,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在我爸脸上猛的抽了一巴掌。等他抽完回到原地的时候,我爸手里的锄头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动一下,但整个身子却被抽的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黝黑的脸上高高的肿起了一片。
  “伯父,现在你觉得我有没有气力?”陆振阳还是那么和煦的笑着,看模样像是城里念书的大学生,嘴里却说着世间最恶毒的话。
  他并没有动用道炁,只用了自己身上的力量而已,所以我爸还能从地上艰难的拄着锄头爬起来。
  等爬起来之后,他再次把锄头举到了身前,嘴里的话语已经有些含糊不清了,但依然是那副混不吝的模样。恶狠狠的再次说,“小崽子,老子跟你差着辈儿呢,你真以为老子奈何不了你?”

  说完,他大喊一声,手里的锄头朝着陆振阳就轮了过去。
  他的速度很快,快的不像是一个五六十岁的庄稼汉,反倒像是一个护崽的老公鸡,平素里只能拿来锄田的锄头,像是一把宝刀,恶狠狠的朝着敌人斩了下去。
  只是等锄头锄下去之后,站在那里的陆振阳已经失去了踪迹,反倒是莫名跑到了他的身侧。
  陆振阳此时还好整以暇的慢慢说道,“伯父,你好像真的奈何不了我。”
  说完,他这才又是一巴掌抽下去,像随手拍了一下蚊子一样,抽到了我爸另一侧的脸颊上。
  这一下他用力极大,我爸的身子像是一个陀螺一样,在空中旋转了几圈,这才再次摔倒在地上,嘴角不断有鲜血涌了出来。
  可即便身受重伤,我爸半点害怕都没有,双手使劲的撑着。试图从地上爬起来,可惜他努力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最后只好气喘吁吁的翻了个身,躺在地上,冲着陆振阳一口唾沫吐出去,手里使劲儿的挥舞着。似乎想再给这狗日了一锄头。

  只可惜的是,他的锄头早不知道哪里去了,狂乱的挥舞半天之后,非但没伤着陆振阳一根毫毛,反倒是牵动了自己的伤势,嘴里大声的咳嗽起来。不断有鲜血往外面涌出来。
  那咳嗽声,像是一片片锋利的锉刀,在我的心头疯狂的锉动着,我拼命的想调动道炁,拼命的想念动咒语,拼命的想冲到陆振阳跟前。哪怕打不过他,死在他手里也可以。
  但我做不到,我什么也做不到,我调动不了道炁,念动不了咒语,连冲到陆振阳的跟前都做不到。
  我像个最落魄的乞丐,站在那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爸去拼命去送死,只能任凭自己懦弱的泪水横流。

  这时候陆振阳似乎对折磨我爸没兴趣了,一脚把他远远的踢了出去,从我家院门口一直踢到了院子里面,重重的摔在地上,那撕心裂肺的咳嗽声终于停了下来,再也听不到声音了。
  然后他好整以暇的拍拍手,走到我妈面前,笑容满面的说道,“伯母,我累了,你去给我下碗面好不好?”
  日期:2016-07-05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