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7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辛长龙被带到现场后,没有听到二位审讯者问话,却发现现场多了一台电视,就在他正纳闷时,电视上出现了画面和声音。电视上播放的是吴老七受审录相,主要内容就是交待如何与上线和下线衔接,如何对旧药盒、药瓶进行二次加工,重点突出了与辛长龙的合作。与第一次的录音和第二次的现场对质相比,内容几乎都一样,但却要详尽的多。他不禁心中冷笑:换汤不换药。

  监听室里,曲刚手指监控画面:“局长你看,辛长龙完全就是不屑。”
  楚天齐点点头:“是呀,现在有些不法分子,反侦察能力很强,心态也是出奇的好。另外,我们提倡文明执法,也成为有些人员有恃无恐的依仗。但终究阴暗是见不得光的,早晚会现原形,只是有些时候要费事一些。”
  审讯现场的电视画面停止了,响起了柯晓明的声音:“辛长龙,有什么感受?”
  沉默,辛长龙根本就是置若罔闻的架势。
  “有什么感受?”柯晓明又连着问了两遍。
  可能是被柯晓明吵到了,辛长龙“扑哧”一笑,给予了答复:“什么感受?我觉得这个电视节目很有意思,电视中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说到了一个人,好像是和我完全同名,也好像是在影射我。只是我很奇怪,那个家伙为什么非要诬陷我?我根本就没见过什么吴老七,又没把他孩子扔枯井,他怎么就非得给我扣屎盆子呢?算了,反正今天是星期日,便当是过礼拜天吧。”
  辛长龙话音刚落,电视画面继续播放。画面上先出现了暗夜,然后就是一个做的非常逼真的假人,再然后就是一个圆形的坟堆,接着就是小院,还有小院里堆的那些药盒和药瓶。一对男女出现在画面中,是被绑着的,随之画面切换成了一个灶台,灶台上的大锅放在一旁,灶台敞着口,是地道的入口。画面继续推进,进入地道里面,一箱箱、一袋袋标着编码的东西出现在画面中。
  现在播放的是夜袭“活死人墓”的录相,播放到那些东西被装到中巴车上的时候,画面停止了。
  “辛长龙,什么感受?”柯晓明提的还是同样的问题。
  这次辛长龙直接答了话:“能有什么感受?不就是废品收购站搬家吗?只是现在好多人就是爱摆谱,竟然用那么豪华的两辆中巴车装烂东西,真是一群败家子。”
  听到辛长龙的回答,柯晓明一时还真不好答对。
  监听室的楚天齐忍不住笑了,笑这个辛长龙装像。

  曲刚也笑着说:“这家伙真像个演员,总有答对。”
  “充其量就是个三流演员,你不觉得他是在装吗?装的太假了。”楚天齐道。
  审讯现场换成了高峰的声音:“别装糊涂了,那是不法分子回收的旧药瓶、旧药盒,这些东西是准备送到另一个地方的。”
  高峰声音停止,电视画面继续播放,出现了那个老四受审的画面,还有同期的声音:“这些东西都会送到七哥,不,吴老七那里。吴老七再进行加工,用旧的药水把原日期弄掉,再打上新的日期。”
  电视画面又停止,高峰声音替代了画面声:“辛长龙,听到了吧,他们要利用这些东西造假,造的要跟原厂的盒子一模一样。当然,这本来就是原厂的药盒和药瓶,只是让不法分子做了手脚,并且里面会装上了假的药片、药剂和药液。”
  辛长龙摇摇头:“头一次听说,这故事编的挺好玩。”
  “这是故事吗?那么多无辜的患者,就因为买了这些假冒的药品,不但钱财受损,而且生命健康也受到了威胁。”高峰的声音很冷,“你不觉得这些不法分子可恨,不觉得天理难容吗?”
  “可恨,太可恨了。”嘴上这么说着,但辛长龙分明是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情。
  看到这里,楚天齐按住操作台上的对讲器,说了话:“进行下一步骤。”
  “是。”听筒里传来了现场回复声。
  接着,高峰的声音继续响起:“辛长龙,不要以为什么都不交待,我们就拿你没办法。告诉你,依据现有证人证词、证据,已经足够给你定罪,而且会罪加一等。你看看墙上的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可不是随便写的。”

  辛长龙“嗤笑”一声,没有说话,但意思已经很明显:爱咋咋的,老子不吃这一套。
  “辛长龙,你现在才三十九岁。你的人生还有大半,难道你就想在高墙中度过余生,就不想着早点出来享受自由?”高峰反问着。
  辛长龙再次冷哼,脸上满是不屑。
  “就算你自暴自弃,就算你想终老监狱,可你想过没有,你的父母妻儿怎么办?”高峰接连*发问,“难道你就想让白发人空盼黑发人,就想让你的父母带着莫大的遗憾走到人生尽头?你的妻子为了你,受过多少伤,流过多少泪,咽下多少委屈,你都想过没有?你难道还要让他继续为你流泪,甚至流血吗?人不能太自私了。”
  透过监控画面,楚天齐清晰的看到,辛长龙面部肌肉动了几动,但仍然没有说话。
  高峰继续说:“这些年中,你对儿子尽过一个父亲的抚养责任吗?你扪心自问,你这个父亲合格吗?你儿子的童年,已经因你这个父亲而不完整了,难道你还要让他继续残破下去吗?你太残忍了,残忍的没有一点人性,更别提一丝温情了。你……”
  “少他妈废话,老子没有亲人,没有。”辛长龙忽然大声打断了对方。
  高峰冷笑一声:“哈哈,辛长龙,你刚才用到了‘亲人’两字,可你知道‘亲人’代表什么吗?亲人应该是你挚爱的人,应该是你极力呵护的人,而不是让你伤害的人,更不应该是你在伤口上撒盐的人。就冲你做的这些事,就冲你现在死扛的态度,你对得起亲人吗?”
  辛长龙怒吼:“老子说了,老子没有亲人,亲人早都死了。”
  柯晓明插话:“谁死了?怎么死的?”
  “都死了,都死了。”辛长龙咆哮起来,“让他妈仇人害死的。”
  “什么仇人?”高峰追问。

  “何……”辛长龙吼出一个字,忽然停顿一下,才又喊道,“他*妈的,挨千刀的,不得好死。”喊过之后,他又喃喃道,“都死了,都死了。”
  画面中,辛长龙一副心灰意冷的神情,渐渐还发出了“呜呜”的悲鸣。看着这家伙的样子,楚天齐眉头皱了皱,又舒展开来。
  曲刚看着楚天齐,道:“高峰有两下子。”
  楚天齐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一笑,但那笑容里写满自豪,分明是说:也不看是谁发现的人才?然后他冲着对方示意了一下。
  曲刚先是一楞,旋即明白,对方意思是:接着看,好戏在后头。
  此时,辛长龙感觉头疼欲裂,疼的想用双手去抓头发,也想用头去撞墙。但他刚一动,就被镣铐牵住了,根本就无法实现。现在他的脑海中就飘着一个字:死,这是他的心魔。正是这个字,在搅拌着他的*,就像要把脑袋从里面捅破一样。他的脑子一片混沌,他只是机械的喃喃着“死了,都死了”,至于对面那两个家伙说什么,根本与他无关。
  日期:2017-06-02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