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6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多时,汽车进了公丨安丨局大院,把车子停到办公楼前,曲刚道:“局长,你先去休息,我得马上去盯着。”
  “好吧,弄完就赶紧休息。”说着,楚天齐下了汽车。
  “好。”曲刚话音刚落,越野车在地上划了一个弧,向大院门口冲去。
  楚天齐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上午十点了,他简单洗了把脸,来到外屋,坐到了办公桌后。
  想了想,楚天齐拿起固定电话,拨出了一串号码。电话一通,他说了声“你来一下”,便挂断了。
  不多时,厉剑来了,进门就说:“局长,怎么没多休息一会儿?”
  “睡一会就管用。”楚天齐道,“我问你,今天人们有什么议论没?”
  厉剑回答:“议论?人们主要还是议论十八号政府开会的事,都说局长马上就官复原职了。”
  “本来我就没被免职。”楚天齐一笑,“我指的不是这事。”
  “你是说昨晚上的事呀?”厉剑道,“我早上特意各处转了两圈,目前没听到一点议论,人们应该还不知道吧。”
  “那就好。”说完,楚天齐又不无担忧补充,“不过也瞒不了多长时间。”
  厉剑点点头:“是呀,保不齐这事就捅出去了。一旦这事传开,那可就麻烦了,那些假窝点还不得纷纷转移、逃跑、消灭证据呀。说不准辛长龙、吴老七、老四的失踪,已经引起一些人的警觉了。”

  楚天齐也点点头:“我知道,容我再好好想想。你要随时关注这方面消息。”
  “明白,一有新情况,我就及时来汇报。”说着,厉剑站起身,“局长,还有事吗?”
  “没了,你去忙吧。”说着,楚天齐挥了挥手。
  厉剑“嗯”了一声,转身走出了屋子。
  收回目光,楚天齐的思绪又回到了假药案上。
  这次打假专案组抽调了好多人,其中也包括厉剑。只是厉剑负责局长出行,而且张天彪也故意不想让厉剑多参与。因此并没有被安排额外工作,但对于案子的进展,他倒是很了解。
  楚天齐这一段没有直接参与案子,但有厉剑、高强、高峰等暗中汇报,他对整个案子进展都了如指掌。尤其暂时置身事外,对好多事情反而会有新的不同发现。
  对于厉剑刚才所表达的意思,楚天齐当然明白,他又何尝不想呢,只是现在条件还不具备,他不能轻举妄动。
  假药案侦破工作到现在,已经抓住了辛长龙、吴老七、老四等人,而且吴老七、老四等都交待了好多问题。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虽然辛长龙暂时没有交待,但完全可以凭借现有人证、物证,去端掉好多类似老四那样的窝点,抓捕相关犯罪嫌疑人。就是端掉吴老七造假窝点,也是证据充足。
  只是那么一弄的话,就必须调动大量警力,而且还需要市局和相关县局的配合。动用这么多警力,尤其好多警力还不完全受控制,保不齐会在哪个环节出现纰露。如果类似老四这样的窝点暂时漏网一、两个还没什么,要是辛长龙那里的证据被毁,关键人物跑掉的话,对于彻底破获假药案就会非常不利。
  毫无疑问,吴老七代辛长龙生产的那些重新打码的假药盒、药瓶,肯定是用来装假药的。但到目前为止,辛长龙还没有任何交待,吴老七也只能提供接货人的信息,对于辛长龙真正的窝点也不知道。生产假药的窝点到底在哪?生产者是辛长龙,还是另有其人?辛长龙的背后还隐着什么人?都不得而知。因此,最好是得等辛长龙开口,等着交待了这些关键问题。

  已经对辛长龙进行了两次审问,但对方却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管你录音也好,真人也罢,反正我辛长龙既不认识什么吴老七,更不承认指控的那些事。这有些出乎楚天齐意料,也让他更加意识到,辛长龙身上的秘密很多、很重要。嫌疑人不承认,总不能对其上手段吧。现在可是要求文明执法、文明审讯,自己做为公丨安丨局长,总不能执法犯法吧。
  等到辛长龙开口固然最好,可现在这条造假产业链上,已经有多人失踪,这势必引起相关人员的警觉。他们现在大部分还在观望、打探消息,但也不排除有人已经采取了逃跑、毁灭证据等措施。一旦再拖几天,恐怕该跑的都跑了,该毁的就都毁了。
  也正是考虑到消息有可能外泄,尤其老四的窝点离县城最近,才首先突袭了那个所谓的“活死人墓”。这次行动,不但抓住了嫌疑人,也收缴了大量证据,而且时间也刚刚好,再晚几个小时可能就会扑空。但要想以这种小规模的方式,解决其它窝点恐怕就不行了,最佳方案就是同步解决。
  现在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所有问题都卡在了这个辛长龙身上,让楚天齐真是进退两难。但这个家伙面对着下线人员当面对质,竟然还能矢口否认,又能有什么办法令其就犯呢?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佼佼,你怎么得闲了?”
  “师兄,恭喜啊!”何佼佼俏皮的声音传来。
  “佼佼,开什么玩笑?我能有什么喜?”楚天齐苦笑道。

  何佼佼“哦”了一声:“师兄,这还对我保密呀。我早听说了,县里在十八号那天开会,研究对你停职的事,结果被市局常务副局长周子凯给否决了,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楚天齐很无奈:“这也算好事啊?”
  “当然了。市局可是说过让你‘休息’的,现在又阻止了县里的行动。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让你‘休息’的条件不成立了。”何佼佼显得很是高兴,“那就意味着你没有回避的必要,也间接表明何氏药业是被冤枉的。”
  “怪不得你上来就道喜,原来你是想套我的话呢。”楚天齐道,“恕我无可奉告。”
  “少打官腔,牛哄哄的。”何佼佼嗔一句,然后话题一转,“我想和你讲一件事,不知对你破案有没有帮助。”
  楚天齐问:“什么事?”。
  何佼佼回了四个字:“无可奉告。”
  楚天齐忙道:“佼佼,我现在是焦头烂额、进退两难。你有什么事,可不能藏着掖着,快讲出来吧。”

  “咯咯咯,现在你着急啦?”何佼佼娇笑着说,“要我讲也可以,不过那得看我心情了。”
  十二月二十二日夜,对辛长龙第三次审问又开始了,监听者、审讯者和被审者同前两次完全一样。
  辛长龙也有些奇怪:这才仅仅间隔一昼夜,怎么又开堂了,他们要玩什么花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