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79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博翰叹息说:“古语有云,穷则思变。又想吃得饱,又想穿得好,一没技术,二没能力,男人只有骗女人,只有强迫女人帮他赚钱嘛。女人也是,金龟婿找不到,只有去卖肉了。其实这也只是占很小一部分。最大一部分还是因为暴力胁迫的原因走上了小姐的这条路。久而久之,也就成了她生存的一部分了,躺着就能赚钱,比什么都好。这也是中国解放时为何很多不愿从良的原因。”
  萧博翰停下来,喝了口茶,继续分析:“还有就是中国人的一种望人穷的心态造成了女人骗女人,自己走上了这条路,可同样希望天下女人都走这条路,所以骗姐妹,骗别人。还就是现在这个社会,很多人不是没有考虑将来,考虑尊严,而是现实将人变成,不相信将来,不考虑尊严。穷人从心里上就存在一种自卑感,为了发财,可以不顾一切,其实,他们是在为了活下去。再者,做小姐的人,他们的社会层次固定,他们如何认识那些不靠女人的男人?”

  鬼手也点头称是,萧博翰继续说:“还有,那些稍微有点门路的男人,又何须看上这些小姐呢?毕竟大家都知道,漂亮不当饭吃,老婆再丑,也顾家嘛。社会即成如此,也没有必要过分的在意这些群体。大家都是为了活一生,各自路不同,各自想不通。没有必要在意做小姐的人,没有必要理会那些该死的男人,没有必要鄙视做小姐的人,本质就是一个字,穷。”
  萧博翰一连串的说教,听得鬼手连接点头。
  鬼手说:“要不今天反正没有别的事,我带你去红楼一条街走走。”
  萧博翰想想也就同意了,他已经开始思考在接下来的运作中,恒道将来的走向,对于这些场子的去留问题,萧博翰一直都在思考,今天刚好就借这个机会,好好了解一下,给自己最后的决定找到一些更为有力的旁证。
  第三百一十五章:一代枭雄

  在很多城市里,往往把色情场所为"红楼",萧博翰对这些很大程度上都是一些理论知识,其实他并没头太过深入到这个行当,但鬼手就不一样了,他混迹在柳林市道上很多年,经常涉足各种娱乐场合,所以他也认识了城区不少美容美发厅、洗浴中心和宾馆旅社的老板。
  鬼手又说:“我先带你去看看宾馆附近的几家美容美发厅,进屋后,由我来和他们交谈,别人问你,你就说是我朋友,我们是为客户找包夜小姐的。”
  于是,在鬼手的带领下,萧博翰就先去一个外号叫“麻子”的店里去看,这其实也是在恒道势力范围之内的,这个店一直都给恒道缴纳保护费的。
  鬼手说那里的皮肉生意挺红火,每天店里至少有十几个“小姐”,都是老板从外省骗来的。他店里的"小姐"价格是:包夜每晚200元-300元,不包夜是按次算,一次80-100元。光是包夜,他一天就要赚3000多块钱,他们包夜的规矩是头天晚上10点半或11点将小姐送去,第二天早上6点接回去。
  萧博翰有点不太懂,就问:“为什么要去接回来?是怕小姐逃跑了吗!”

  鬼手边走边说:“是的,我知道`麻子`的心狠手辣,是从一个叫`遥遥`的陕西女孩口中的听说一个台湾生意人,每次来做生意都要包小姐逍遥。有一次,这个人头天晚上包了遥遥,第二天,他又点名要包遥遥,到晚上11点钟,我看到两个男人几乎是架着把遥遥送到那个客户住的房门口就走了。
  遥遥看见我走过来了,连忙拉住我央求:`鬼哥,我知道你心肠好,求你能不能帮我跟那个嫖客说说情,求他今晚放过我。`
  她哭着对我说:`我实在受不了那个嫖客的折磨,今天老板要我来,我不愿意,老板叫打手把我打得连站都站不稳了。`
  我将遥遥带到一个房间里,看到遥遥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我很气愤,但我们也是吃这饭的,收了人家保护费,不可能去砸人家的场子,我就叫她偷跑回家,遥遥直摇头说不敢,她的一个同伴曾偷跑回去,被老板抓回来,被打得半死不活的,躺着不能动还逼她接客。

  我说:“如果抓住你,你就说是我放你走的。”
  遥遥说:“我能往哪里去呢?我当初破身时都录了相的,我要是跑回家,老板把那些录相碟子寄回去,我在村里呆不下去的,我把爸妈的脸也丢尽了,让他们也没脸见人了。”
  见遥遥这样说,我只好去与包她的那个台湾朋友商量,要他另找一个`小姐`,那台湾人估计也听说过我,算是给我了一个面子,当晚才放过了遥遥。”
  说着,鬼手将萧博翰带进离宾馆不远的一家发廊。这家发廊一楼只有一间门面,“麻子”不在,一位年轻女人迎上前来说。她带他们从狭窄楼梯上二楼,只见里面别有洞天,共有8间装修很精致的房间,每间屋子里摆放着一张按摩床,一个木制大浴盆。
  站在那里,萧博翰华只能凭想象推测“麻子”在这里做皮肉生意的情景。
  见不着“麻子”,鬼手就带萧博翰来到对街的一家美发厅。这家美发厅有两间门面,两扇玻璃大门上分别写有:“工薪消费”“正在营业”招牌,他们推门进去,一个瘦高个子,一脸猴精相的男老板,用狡诘目光盯住他们。

  见老板并不认识自己,鬼手也没有自报家门,只是简单的说:“我是来帮我的客户找小姐的。你知道`麻子`到哪里去了?我的客户以前都是到他那里找小姐,他那里的小姐都是陕西过来的,怎么几个月没来,就找不上他了?他的生意那么红火怎么不做了呢?”、
  听到鬼手这些话,老板打消了怀疑,说:"他到广州去做了,听说那里的价格高,我们这里包一夜200-300元,广州包一夜500-800元。”
  听发廊老板这样说,萧博翰完全忘记了事先雄仔要他尽量不说话的约定,张口就问老板:“你这里的小姐戴不戴安全~套呢?”
  老板说:"有的小姐坚持戴套,嫖客不同意,说是吃包糖果纸的糖果,没味道!也有的客人故意把安全套戳破,小姐还坚持戴套,就与客人发生争执,有的甚至打起来了,所以,来我们这里都是事先讲明,戴套与不戴套的价格是不一样的,戴套的便宜些,不戴套就多给钱,明码实价,戴不戴套,由客人和小姐谈,自愿。”
  鬼手问:"你这里有没有小姐?"
  老板指着旁边坐着的一个披着齐肩发的女子说:“现在就她一人,不知你看不看得中?”
  鬼手假装很认真的看看,说:“她的年龄太大了,我的客户找小姐很挑剔,点着要20岁以下的漂亮小姐,最好是处丨女丨。”
  老板说:“现在处丨女丨难找啦!我正在托人到`蠢人学校`去找呢?我这里还有几个小姐上街去了,你晚一点再来看好吗?”
  日期:2016-07-05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