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6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东方说这话时,根本不敢看梁健。
  梁健震惊地看着他,根本不知道是该骂呢,还是该哭一场。这三个人和十七八个人,这不仅仅是数字上的诧异,而是十几条生命的差异,甚至是十几个家庭的差异。
  良久,梁健朝东方挥挥手:“你走吧。”
  东方离开,梁健一个人坐在沙发里,不能动弹。按照东方刚才的说法,这十七八个人几乎必死无疑。忽然想起,昨夜梁健还和娄江源在感慨这场雨的好坏,而此刻心里就只剩下难以言诉的沉重,他真的宁可不要那些转折,也不希望这场雨的出现。
  梁健将沈连清叫了进来,神情冷峻地看向他:“青阳县塌方的那个矿井的所有资料,你马上去找出来。我要知道老板是谁,背后是些什么人,这个矿之前的安全检查工作又是谁负责的,最近的一次安检是什么时候,这些资料我都要,你现在就去查,快!”

  沈连清立即出去。他还不知道矿井里压着的不是三个人而是十七八个人。
  当初梁健的关闭中小型煤企的政策过后,太和市那些中小型煤企后来的划归到了一家公司名下,青阳县的这个小矿井也在这个公司名下。但沈连清再稍微一查,却发现这个矿井是承包了出去的。然后他发现的,当初那些划归到这个公司名下的矿井一个个都承包了出去,只剩下少数几个规模还可以的,由这家公司在亲自管理。
  沈连清发现这一点后,本想立即打电话到煤工局那边确认一下,看是不是真的有承包这种事情,但转念又想,既然这个公司敢这么干,肯定是有人在后面给撑腰。否则私自转让或者将矿井承包出去,这可不是小罪!
  沈连清想了想,按捺住了,又将其余的信息一一收集齐了后,才去找梁健。
  此时,天空已经放亮,只是,将近八点的天空,依然灰蒙蒙的,厚重的云雾飘在上空,让人心里压抑的同时也有些担心,担心再有昨天那样的大雨袭击太和市。
  太和市不比沿海城市,西北部地区本身雨水不多,太和市更加了。对于一个不经常遭受雨水的考验的城市来说,肯定在这方面是疏于防范的。如今好不容易熬过了昨天这将近一天一夜的大雨,抛开其他地方不说,就说太和城区,它的整个排水系统都已经近乎瘫痪,这要是再来一场……梁健是真的怕!

  他一边翻开沈连清准备好的资料,一边问沈连清:“这外面路上的水退得怎么样了?车子能出去了吗?”
  沈连清回答:“目前还没有车能上路。书记打算去哪里吗?”
  “想去青阳县看看!”梁健说道。
  沈连清想了一下,道:“我听小五说,有些山地越野可能能上路,要不我去问问,看哪里能借到一辆!”
  梁健点头没说话。沈连清出去想办法,梁健则看起沈连清拿来的那份资料。他看到当初那个将所有中小型煤企名下的矿井全部整合到一起的威海实业将大部分煤矿都承包了出去的事实后,心里大为震怒。和沈连清不同的是,他并没有想着给煤工局打电话,他更为迅速地考虑到了,威海实业会有这种举动,必然和他背后势力有关系。

  威海实业的老板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梁健也曾经怀疑过,这个威海实业会不会和胡东来有关系,但这个怀疑一直找不到证据作为依据,所以梁健也只能放在心里。
  不过这一次,梁健必须得会一会这个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威海市也的老板。
  梁健打了个电话给明德,将青阳县那个塌方的矿井承包者的名字和电话发了过去,让明德立即实施逮捕。同时,也把威海实业的老板名字发了过去,查人底细的事情,公丨安丨部门总是要比沈连清方便一些,也更容易查到一些不容易查到的。
  外面街道已成海,梁健没去管明德怎么去抓那个承包者。等沈连清一回来,梁健就拿了东西和沈连清一起出发赶往青阳县。
  沈连清借的是一辆猎豹的皮卡。据沈连清说,这辆车是办公室一个同事家里的。他也是一次无意中在此人的朋友圈中看到了这辆车在涉水的照片,刚才梁健说要去青阳县,他就想了起来。
  车辆的排气孔似乎进行过改装,开在足有半米深的水中,毫无压力。司机依然是小五。早晨九点左右,街道上几乎可以说是空无一人的场景,还是头一回见到。
  车子一路畅通开出了城区,直奔青阳县。出了城区后,这路面积水的情况就好了很多,尤其是上了国道,出了一些低洼地段之外,很少见到积水。路上的车辆也多了起来。沈连清借来的这辆猎豹,动力十足,在小五的手里,仿佛像是一头脱缰的野马,开得风驰电掣。梁健和沈连清都习惯了小五的速度,闭着眼等待目的地。
  赶到青阳县那个塌方的小矿时,是十点半。中途的时候,车子在路过一个小镇时,在路边停了停,买了个早餐。此刻下车的时候,梁健手里还拿着半个没啃完的馒头。
  梁健一边快速啃了两口,一边走向被拦起来的地方。刚靠近,就被负责隔离这边的武警给拦了下来。沈连清亮出工作证件,立即就放行了。
  梁健他们过去的时候,张启胜正坐在临时搭的军用帐篷下面,坐在一张折叠椅中,歪着脑袋睡觉。梁健进去的时候,有人立即叫醒了他。
  张启胜揉着眼睛醒过来,还没看到梁健,就问:“怎么了?又有人来闹了?”
  叫醒他的人轻轻说了一句:“梁书记来了!”

  张启胜朦朦胧胧中扭头看到梁健,立即清醒。忙站起来,迎过来,问:“梁书记,您怎么过来了?不是说,城里现在水很深大部分地方还不能通行吗?”
  梁健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张启胜摇摇头:“整个矿井几乎有一半以上的地方都塌方了。救援队员已经连着抢救到现在了,才勉强打通了三分之一的地方,目前为止,还不能跟里面围困的人员沟通上。现在就担心一点。”
  梁健一听,追问:“什么?”

  “里面空气长时间不流通,空气里可燃性气体超过一定浓度后,极易引起爆炸!”张启胜沉声说道。
  这算是雪上加霜吗?梁健连苦笑的心情都没了,他看着张启胜,问:“围困人员的名单有吗?我看看!”
  张启胜忽然面现难色,欲言又止。梁健知道他在想什么,直接说道:“我见过东方同志了。”
  一句话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张启胜脸上白了一下,然后扭身让刚才叫醒他的那位年轻人将旁边桌子上的一张纸拿了过来。
  “这是有登记过的人员,但具刚才来过这里的家属说,这上面估计还得再加上三个人。”张启胜低着头不敢看梁健。

  梁健没说什么,沉着脸将纸上的名字一个个地记在了心里。他从进入官场开始,经历过的两次重大事故,一次是以前在江中省时的那次凉州大楼倒塌事件,当时也下过一场大雨。那次死的人很多。另外一次就是这一次,一场大雨带走了这许许多多的生命,毁了一个又一个家庭。而这场事故归根究底,原因可以说是在他身上。是他当初的疏忽,导致了这些矿井的重新作业,而后他因为一些私人情绪,并没有对这些重开的矿井加以严格监督,最终才导致了今日这样的惨剧。

  日期:2016-07-05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